top of page

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義忍】今世的花荵


※轉生IF※



「媽,我們回來了!」

「歡迎回……親愛的,你今天怎麼這麼早?」


正處於一般學校的放學時間,卻在玄關迎接自己兒子時看見意外的身影。


「我今天請了假提早一些下班,就順道接他回家了。」

「是這樣嗎……?」


雖然今早有做過一些期望,但我沒想到他居然真的會特地請假……


「今天是結婚紀念日……我不會再忘記了。」

「哎呀哎呀,你還真有心……」


看見自己爸爸有些害羞的模樣,我們的小孩子對他的反應有些好奇,便開口問了我。


「媽…今天是結婚紀念日?」

「呵呵,對呀,他過了這麼多年才終於想起一次。」

「……抱歉。」


我們家的一家之主低下頭,慚愧得像是縮在角落的小生物一般,往年從來就沒打算生他的氣,此時反而讓我有些不捨。


「你真的是…你們去洗手吧,等姐姐們回來就差不多可以開飯了。」

「好。」

「……我等等來幫你。」


他牽著尚在讀小學的兒子前往洗手間,仔細地清理乾淨並讓兒子待在客廳後,便挽起袖子來廚房陪我了。


「……我本來想說去外面吃,沒想到妳這麼早開始就準備晚餐了。」

「你現在才知道家庭主婦的辛苦嗎?這位當了十幾年爸爸的中年男子。」

「不……我一直都知道妳很辛苦……」

「不要這麼沮喪啦,我趁機挖苦一下你而已……」


我伸出手摟住他,趁著他還沒從失落中回神前,偷偷地讓我們四目相交。

而長年累積下來的默契,他很快便明白我的意思,輕輕地回應我的擁抱並在嘴唇上輕輕點綴。


「嘿嘿,我其實…早上就有期待一下你會請假了。」

「……然後呢?」


「但畢竟你忘東忘西的,過去的前科我還是不太敢保證你會不會記得,所以我還是先煮了晚餐。」

「唔……」

「可是我沒勉強自己,我還是喜歡看我愛的家人們……還有我最親愛的丈夫吃著我的料理津津有味的樣子。」

「是這樣嗎?」

「就是這樣,不管是什麼紀念的日子……平凡的幸福就是最好的了……」


當我再度想親吻眼前的摯愛時,突如其來的小客人打擾了我們。


「媽……晚餐前我可以喝一點麥茶嗎?」

「啊……可以呀,天氣熱也別喝太急了。」

「嗯。」


或許是對我們親暱的舉動習以為常,兒子並沒有因為看見自己的爸媽黏膩在一起而感到尷尬。

他就這麼自然地打開冰箱,熟練地拿起茶杯倒著麥茶。

反倒是我們夫妻倆有些尷尬地,慢慢拉開彼此的距離。


「爸、媽,我今天跟同學一起去轉蛋,轉到超稀有轉蛋的樣子。」

「……嗯,你很開心嗎?」

「我不知道耶……有個女生很想要,我就送給她了。」

「嘿~那你有喜歡她嗎?」


聽到兒子的小八卦,我不禁在他跟爸爸的閒聊中插話。

本來想看見他面紅耳赤的害羞樣,沒想到他一點反應都沒有,跟經常害羞的父親比起來似乎更擅長跟人打交道啊。


「沒有啦……她已經有一個感情很好的男生了,我們只是好朋友而已。」

「這樣啊,那義一你有喜歡的女生嗎?」

「我嗎?我…我沒有……」

「哎呀哎呀……」


雖然他嘴巴上沒說,但他從小最愛黏著自己姊姊,早就暴露答案了。

跟二姊的感情一直都很好,大姊則是一直默默地守護他們兩個。

這種相處模式對我來說有種強烈的熟悉感。


「呵呵,總之下次有空的話,邀請朋友來家裡玩吧?」

「可以嗎?那我會跟他們說的!」


聽到可以邀請朋友來家裡,他目光突然閃閃發亮。

在確認這件事情的真實性之後,便興奮地拿著麥茶回到客廳,應該是迫不及待地跟他們聯絡了吧。


「只看外表的話,真的跟你長得一模一樣呢……笑起來的時候也如出一轍。」

「二女兒也很像妳啊…根本同個模子刻出來的。」

「是呢,真的好神奇……大女兒則是跟姊姊長得很像……」


或許是冥冥中的安排吧,年輕時身邊總有著許多熟悉的身影。

現在組成家庭後,下一輩也陸陸續續出現我們習慣的樣貌,就像是……有著相同靈魂的人一般。


「那個……親愛的?」

「怎麼了?」

「我們能活在和平的年代並幸福地活著,真是太好了呢。」

「……是啊。」


再一次,我們深深地擁吻。

一直以來,我們都像是把上一輩子沒做到的事情,在這輩子一一補足。


這輩子相遇以來,我們不無時無刻把這個緣份當成上蒼給的餽贈。

不僅是因為能永遠聚首,更是為了感謝祂給予我們了結遺憾的機會。


「我們這輩子…能結為夫妻真的太好了,義勇先生。」

「啊啊……」


然而正當我感謝著上天給的一切,想再度溫存於這股小小幸福時,門鈴卻響了起來。


「咦?姊姊們忘記帶鑰匙了嗎?」

「……啊。」

「怎麼了?」

「對不起,我上個月邀請了蔦子姊帶小孩來家裡,忘記跟妳說了。」

「……在結婚紀念日?」

「抱歉…我上個月還沒想起來……」


我不曉得一般人會怎麼樣應付這樣的狀況加上一名冒冒失失的丈夫。

但對於我來說,任何生活中發生的大小點滴,都是值得細細品味的。


「那就,只好讓他們一起幫我們慶祝囉?」


我用手指輕輕點了一下他的鼻頭,示意他去招呼姊姊跟姊夫。

並且讓自己去煩惱原本五人份的晚餐,要怎麼樣變成八人份。

但這小小的煩惱,正是證明我們有多幸福的最佳鐵證。




標記:

117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義勇先生,你看……外頭的雲霞好美。」 「嗯。」 忍從窗戶望向富士山,被夕陽映照的晚霞襯著山峰的影子,在薄霧之中仍能看見明顯的輪廓。 婚後這幾年來一直都沒有好好讓她放鬆,身處在如此悠閒的旅遊中,至今的我仍難以想像。 而眼前忍的笑容,卻比任何事物都還要更加真實。 「抽到招待券真的太好了呢,義勇先生。」 「啊啊……」 身穿旅館提供的浴衣,忍的樣貌除了跟往常一般嬌美外,又比平時更增添了一絲嫵媚。 前陣子

「那麼,冨岡先生我們該往哪裡走呢?」 再一次遇上岔路,我刻意提出了疑問,讓手持地圖的人決定接下來的路徑。 他面無表情地看著手上的地圖,隨後抬頭望向前方的岔路口,遲遲沒有做出回應。 「冨岡先生?」 「走這邊……」 在我又一聲的催促後,他終於像是下定決心一般指了其中一個方向。 我下意識伸手掩住自己的嘴巴,深怕不小心發出的微笑會透露出情緒,並顯得還在邊走邊吃的自己更加不優雅。 「那麼,就照冨岡先生的指示

「痛……」 頭頂被鬆軟的雪球正中紅心,崩解的白雪一下子就從冨岡先生的頭上滑落下來。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襲擊,他低著頭發出像是在抱怨的感想。 「冨岡先生,破綻太多了喔。」 我開懷地笑著,望著他笨拙回頭的埋怨眼神,更是藏不住眼裡的笑意。 其實我一開始只是想欣賞皚皚的初雪美景,並沒有打算捉弄冨岡先生。 但看到他開啟難得的玩心,抓起一球白雪捏起來時,便趁著他全身都是破綻的時候偷襲他。 「冨岡先生有打過雪杖嗎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