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義忍】喋喋喃喃

「義勇先生,讓您久等了。」 「沒有。」 才剛出家門,便在轉角的陰影處見到了佇足等待我的義勇。 先前都約好在百貨店附近碰頭,這次他則提前來到家門口來等我。 不過讓人意外的是,這些是義勇在事前主動請寬三郎捎信給我,經過確認之後才有的舉動。 「今天的忍……很好看。」 「咦?謝、謝謝……」 為了今天的約會我特別穿上了褶裙跟長靴,加上抵禦初春寒氣而搭配的圍巾。 雖然配色都是自己精心挑選的,但也沒想過能獲得如此迅速又老實的稱讚。 義勇已經不是第一次展現貼心的反應了,隨著交往的時間愈來愈長,義勇似乎也把許多小事銘記在心裡。 但我還是對此有些害羞得不知所措,可能要再花一段時間才能習慣這樣的義勇。 眼角餘光裡映入的那一襲深色調摩登服飾,也透露著他有多重視今天的行程……明明只是趁著難得的半天閒暇去城裡逛個街而已。 即使與一開始笨拙的他相比,有許多地方都像是刻意展現出精明的企圖,但我仍然不會認為是單純討好我才這麼做的。 「妳的手有點冷。」 「嗯……因為天氣變冷了嘛。」 像是有了默契一般,兩人並肩跨出步伐的瞬間義勇便牽起了我的手。 他的手與往常般熾熱,卻輕易地感受出手心溫度的微妙差異。 說著天氣變冷的同時,義勇也將我的手握得更緊一些……像是想把手裡的溫度傳遞給我。 「今天的義勇先生,也很好看。」 「謝謝……」 不只是肩負的責任,冠上柱的名義後,在休假時與義勇單獨出遊起初是一件有莫名壓力的事情。 但每一次義勇的用心付出,都讓我漸漸能把身為喜歡義勇的自己與鬼殺隊蟲柱的自己分割開來,同時肩負兩種身分不再是難為的事情。 而看著被我稱讚,即使眼神依舊銳利卻不慎臉頰泛紅的他,我不禁得意了起來。 「義勇先生一被稱讚,臉就好紅喔。」 「……妳也是。」 「唔……對啊,是為什麼呢?」 我早已明白,自己稍稍埋在圍巾裡的臉蛋被他一句稱讚就會開始發紅。 過去還會否認這件事情的我,如今卻能夠坦然接受這樣的事實。 我會產生這樣的變化,始作俑者再明顯不過了。 「因為忍很開心。」 「哎呀,義勇先生這麼有自信好嗎?」 義勇吐著淡白色的霧氣,鼻頭因為低溫而泛著淡紅色,臉蛋看起來比平常更顯稚氣。 相對而言,那炯炯有神的靛青色雙瞳卻無一不透漏著成熟果決的韻味。 「妳的心情……全部表現在手上了。」 「唔……義勇先生是變態。」 「是嗎?」 他嘴巴裡提出了疑問,看起來卻一點都不像想得到真正的答案。 更像是在對我說:「忍不說我也知道答案。」 事實上我也相信心中的情感,真的已經透過十指交扣的手傳遞給他了。 「這麼熟練的義勇先生,果然好讓人不習慣。」 「……這都是忍教我的。」 很會回嘴的義勇先生也很讓人不習慣,明明以前說個幾句就會語拙的人,如今卻能夠好好地與我一來一往。 但有些讓人在意的是,面對我以外的人義勇先生仍然是那股愛理不理的態度。 至今一直沒有開口詢問,如今我終於好奇得想知道他的答案。 倒不如說……我想從他的口中聽到,我一直隱約猜到的答案。 「義勇先生如果對其他人也能展現這種態度就好了。」 「……辦不到,因為其他人不是忍。」 聽到這個答案說不開心是騙人的,這可以說是他最誠懇的告白了。 他不擅長說甜言蜜語,也很少聽他說「喜歡」跟「愛」什麼的,我也不覺得這些話適合他。 比起那些直觀可見的情感,「某個人是特別的」才是他那藏在平靜湖面下,不用心體會就感受不到的深刻戀慕。 「呵呵,義勇先生這麼說我可是很開心的。」 「嗯……」 「我也是因為是義勇先生,才能這麼老實的。」 義勇的耳朵並沒有放過我那微弱的竊笑聲,就像是被觸動到了什麼停下了腳步。 隨後用目光掃過了四下無人的巷子裡,輕輕將我的圍巾稍微拉下。 「忍,可以嗎?」 「嗯……趁著現在還沒有人的話……」 我明白義勇提問的涵義,便默默閉上了眼睛抬起自己的下頷。 平常我會稍稍踮起腳尖讓自己與他的身高差異再縮短一點,此時身穿長靴則只要潛心等待即可。 感受到手指輕輕拂過自己嘴角,隨後臉頰被義勇的大手給捧住。 不消多時,溫熱的柔軟觸感覆滿了我的雙唇。 就像是變成了反射性的動作,我沒有經過任何思考便放心地微微開口去讓接觸變得更徹底。 舌尖彼此交纏又深入地持續一段時間,好不容易分開後接觸到微寒的冷空氣,才讓我緩緩張開雙眼。 「義勇先生,真的變很熟練呢。」 「嗯……」 我們整理了因為太過激烈的吻而稍微凌亂的衣衫,開始重新踏上緩慢的步伐。 雖然至今仍然沒有討論到今天的約會究竟應該做什麼,但如果是現在的義勇先生,肯定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現在的他,已經不是起初那個笨拙的義勇了。 無論是放任因為穿上華美新鞋而磨破腳皮的我,還誤以為我是肚子餓心情不好的義勇; 還是好不容易懂得送禮,卻不明白髮簪跟梳子的意義,獨留我空歡喜的義勇; 甚至是嘗試打扮卻毫無品味,我換了套衣服卻問我是不是變胖的義勇…… 如今,這些有些難堪的經驗,都成就了現在的義勇。 以往每一次讓我感到不開心的地方,只要我說出口義勇都好好記在心裡。 雖然偶爾還是會展現他笨拙的一面,卻一直能夠感受到他想在胡蝶忍面前展現出更好一面的心情。 而也就是這樣的冨岡義勇,讓這樣的胡蝶忍能夠毫無顧慮地暫時放下蟲柱的身份。 在只有彼此存在的私人場合裡,去當一個既普通又幸福,喜歡著冨岡義勇的胡蝶忍。

標記:

80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義勇先生,你看……外頭的雲霞好美。」 「嗯。」 忍從窗戶望向富士山,被夕陽映照的晚霞襯著山峰的影子,在薄霧之中仍能看見明顯的輪廓。 婚後這幾年來一直都沒有好好讓她放鬆,身處在如此悠閒的旅遊中,至今的我仍難以想像。 而眼前忍的笑容,卻比任何事物都還要更加真實。 「抽到招待券真的太好了呢,義勇先生。」 「啊啊……」 身穿旅館提供的浴衣,忍的樣貌除了跟往常一般嬌美外,又比平時更增添了一絲嫵媚。 前陣子

「那麼,冨岡先生我們該往哪裡走呢?」 再一次遇上岔路,我刻意提出了疑問,讓手持地圖的人決定接下來的路徑。 他面無表情地看著手上的地圖,隨後抬頭望向前方的岔路口,遲遲沒有做出回應。 「冨岡先生?」 「走這邊……」 在我又一聲的催促後,他終於像是下定決心一般指了其中一個方向。 我下意識伸手掩住自己的嘴巴,深怕不小心發出的微笑會透露出情緒,並顯得還在邊走邊吃的自己更加不優雅。 「那麼,就照冨岡先生的指示

「痛……」 頭頂被鬆軟的雪球正中紅心,崩解的白雪一下子就從冨岡先生的頭上滑落下來。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襲擊,他低著頭發出像是在抱怨的感想。 「冨岡先生,破綻太多了喔。」 我開懷地笑著,望著他笨拙回頭的埋怨眼神,更是藏不住眼裡的笑意。 其實我一開始只是想欣賞皚皚的初雪美景,並沒有打算捉弄冨岡先生。 但看到他開啟難得的玩心,抓起一球白雪捏起來時,便趁著他全身都是破綻的時候偷襲他。 「冨岡先生有打過雪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