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義忍】夕顏

接近黃昏的陽光灑落在兩側深紅的煉瓦上,光芒的反射讓純白街道也染上了些微的紅磚色。 從早到晚絡繹不絕的人潮,加上熱鬧的叫賣聲,這是在仲見世商店街每天都見得到的景象。 但特別的節日剛好撞在同一天,能看見比平時更多的盛裝豪族及異人面孔。 我跟香奈乎還有小葵,在不至於影響蝶屋運作之下,被大家強制安排出一整天的假期。 為了好好答謝他們,我們上午也很努力地在淺草六區好好玩樂了一番。 「香奈乎,喜歡的話買下來也沒關係喔?」 而一來到仲見世,比平常更多的新奇事物就不斷奪走了香奈乎的注意力,炯炯有神地盯著各種店家擺出來的商品。 不過比起擁有,她似乎只是純粹地在觀察這些她不了解的事物。 好幾次開口詢問她有沒有想要的東西,都得到了她搖頭否定的答案。 雖然她還是有些讓人搞不清楚,但現在不丟擲姊姊留給她的硬幣就能給予回應,我覺得已經是很棒的成長了。 「香、香奈乎,這樣一直盯著別人的攤位不好啦。」 「哈哈哈,沒關係啦!幾位漂亮的小姐慢慢看就好了!」 「不……不好意思!」 小葵看到香奈乎又跑到別人的攤位面前,怕阻礙到其他真正有需要的人便上前把她拉開。 但親切的老闆娘非但沒有斥責,反而還親切地接待兩人。 對於這麼熱情的舉動,小葵還是很不自在地向對方鄭重道歉。 「幾個小美女待在這,說不定還能幫我招攬到其他客人呢。」 「老闆娘……您太誇張了啦。」 小葵緊張地急忙否認,害臊也全部展現在臉上而一片通紅。 但老闆娘絲毫沒有要饒過她的意思,仍繼續抓著這個話題。 「才沒有誇張,妳們都長這麼好看,是三姊妹對吧?」 「咦?我們……」 聽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小葵本來一樣打算揮手否定,但幾個字說出口後便支支吾吾起來。 想必她那小小的腦袋正在極力思考,怎樣的答案是最得體的吧? 「對,我們是一家人。」 看著小葵如此困擾的樣子,我明白這是她無法處理的疑問,便趕緊出聲幫她化解這尷尬的氣氛。 「果然啊,頭上也別著一樣的髮飾,是哪邊的貴族小姐嗎?」 「不,家父有稍微經商而已。」 為避免話匣子無法闔上,我點頭示意老闆娘後小葵便領著香奈乎跟我一同離開了。 「…忍大人,剛剛非常謝謝您。」 「這樣的答案比較不會引起誤會,更何況這也是事實呀。」 「忍大人……啊,香奈乎!」 結果小葵好不容易把香奈乎拉回身邊,一不注意又不見蹤影了,慌張地環顧四周才好不容易找到香奈乎。 看著她這樣慌慌張張地,如此難得的假期應該也很難好好享受,我便跟著湊上去稍微拉拉她的衣服。 「小葵,妳跟香奈乎好好逛吧,不用硬要陪在我的身旁。」 「可是……」 「等煙火放完,我們再到約好的地點會合就好了。」 如果不必硬要配合我的步伐,頻繁地把香奈乎拉回我們身邊,讓小葵好好陪伴香奈乎應該是讓她們兩個能好好享受的最佳辦法了。 小葵聽完我的話似乎有些猶豫,但仔細權衡訊息當中透露的含意後,變點點頭答應了我的提議。 「我明白了,忍大人也請趁這個時候好好休養。」 「嗯,妳們也是。」 目送走追逐香奈乎的小葵,令我不禁感到會心一笑。 自從通過悲鳴嶼先生的考驗加入鬼殺隊之後,經歷了許多心痛跟苦難,努力建立起來的幸福也像薄冰般隨時會崩解。 雖然有時候會感到迷網,但祈禱身邊的人們能夠快樂並從心所欲地活著,已經變成支撐我走下去的動力。 而今天是佛教所謂的四萬六千日,因此吸引大批前來淺草寺參拜的人潮。為了配合這天湧入的觀光客,慣例的酸漿市集也會這天展開。 不過今年更特別的是,每年兩國橋旁施放煙火的時節剛好在今天開始,演變成淺草的路上充滿了共襄盛舉的人們,攤商也遠比平常更加熱絡地招攬客人。 雖然自覺不是個愛湊熱鬧的人,為了在今天幫我安排出休假的大家,如此特別的日子我還是得好好享受才可以。 恰巧酸漿作為藥引也有各種作用,去一趟市集買一些品質不錯的盆栽回家也不錯。 這邊就悠悠閒閒地消磨時間,並體驗這個特殊時期的淺草吧。 然而當我走到市集裡面時,馬上就出現了讓我再熟悉不過的景象。 彷彿這種奇妙的場景,不久前才發生過一般。 「這位大人,對酸漿有興趣嗎?不僅可以拿來觀賞,也能當作解熱的藥材喔。」 「藥材……這是可以吃的嗎?」 「當然可以!大人想要買多少呢?快到關門時間了我可以算便宜些!」 身穿左右花紋不一的羽織,將修長黑髮繫成馬尾的青年,就這樣傻愣愣地盯著攤上滿滿鮮紅的酸漿。 而且老闆擅自包裝並稍微強迫推銷一下,他就準備把錢包掏出來要付錢了。 「這樣一共是二十錢,多謝惠……」 「冨岡先生。」 搶在他準備付出超出其價值太多的金額前,我喊聲阻止了這筆不划算的交易。 「……胡蝶。」 「這邊交給我來結帳吧。」 我將相應的貨幣交到了老闆的手上,並輕巧地取走他準備遞給冨岡先生的小袋子。 「這金額沒錯吧?如果是符合市價的話。」 「噫……謝謝惠顧……」 被我的視線所威逼,老闆有些窩囊地收下後沒有再提出異議。 接著做出除了禮儀外毫無任何敬意的答謝後,我便領著冨岡先生離開了。 稍微帶離那個想趁機敲詐的攤販後,我向他表達些許的埋怨。 「冨岡先生差點就被占便宜了,為什麼要花錢買這樣的東西啊?」 「……不,沒什麼特別的用意。」 「沒什麼……你這人真的是……」 他一襲深黑色的制服,腳上的泥濘看起來像剛奔波完,似乎也不是來享樂的。 由於無法想像他開心體會夏日時光的模樣,便有些好奇地詢問他。 「冨岡先生今天來淺草,有什麼目的嗎?」 「我剛巡邏完,看這裡人很多。」 「欸……該說一點都不意外的答案嗎。」 即使是天大的好日子,也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 除了進食跟睡眠之外,有時候也會懷疑他是否有其他讓自己放鬆身心的時間。 「冨岡先生接下來有要事嗎?」 「沒有。」 「那麼就陪陪我去參拜吧,不會花太多時間的。」 我想不起來開始喜歡起怪談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 但這一些特異的故事,偶爾會給我一個去相信人死後還有意識存在的可能性。 要是這個可能性存在的話,許多辛苦奮戰而來的事物都會變得更有價值。 神佛什麼的,我無法肯定自己骨子裡究竟相不相信。 但有時候我必須去嘗試理解祂們,才能接受像姊姊這樣的好人總是先一步死去的事實。 而不管他們存在或不存在,人世中的很多道理都毫無脈絡可循。 不過跟著有各種緣分的人一同參拜,意外地能在過程中湧出不少力量。 我無法證明替他人祈求是否會帶來正面的效果,但假設有一些用處的話,還是會想替身邊的人祈福。 當然,我也不能否認,這其中帶有一些些私心。 「沒想到參拜的流程,冨岡先生還挺了解的。」 「多多少少。」 我們一同進入人滿為患的寺內,遵循著古老的習俗利用水舍跟香爐淨身。 一直到點上香並供奉香油錢給聖觀音,甚至是最後的行禮,冨岡先生都做出了符合禮俗的流程。 「我還以為你會在觀音菩薩面前拍手呢。」 「……我還分得出寺廟跟神社的差別。」 「讓我猜猜……大概又是小時候的回憶?」 「唔……」 「看你那反應,有夠好懂的。」 如果這人有什麼特別有常識的地方,多半都是小時候教養而來的。 幾次對話下來,大概也能猜出他在加入鬼殺隊的前後過著怎樣差異甚大的生活。 「這次冨岡先生有把武器藏好了,還是有學習能力的嘛。」 「因為今天人很多。」 「……問題是出在這嗎?」 我一路踩著木屐的腳喀喀作響,冨岡先生則不疾不徐地跟在我身旁。 比起我精心打扮的華服,縱使有把日輪刀藏起來,他一身制服還是顯得相當拘謹。 但這種情況早就遭遇了不少次,也從未看過他身穿便服,久而久之也就習慣這樣了。 「接下來就要抽籤,我們快趁還沒閉堂趕快去吧。」 「……嗯。」 我們各抽了一隻籤詩出來,好奇心作祟之下我偷偷看了他抽到什麼。 「冨岡先生,是五十六號呢。」 「嗯。」 「我看看……『生涯喜又憂,未老先白頭,勞心千百度,芳遇貴人留。』,看起來挺不錯的呀。」 「末小吉……」 「哈哈,這種不上不下的評價,倒是挺適合冨岡先生的。」 或許是被偷偷挖苦了一下,我還來不及仔細看解籤的內容,冨岡先生便收進袖口裡面了。 但急忙一瞥下,還是注意到了一些令我在意的內容:『盼望的人遲遲才會出現、交往及結婚馬馬虎虎』 我自己也很明白,會去在意這些地方的原因為何。 輪到我要打開籤詩的時候,冨岡先生則是一臉不滿地盯著我,彷彿只有他被看到不公平一般。 但我有些擔心自己閱讀籤詩時的表情被看出端倪,便稍微轉過身來讓他無法直視我的臉。 「想偷看少女的祕密可是不行的。」 「我沒有這個意思。」 「開個玩笑而已……家道生荊棘,兒孫防虎威,香前祈福厚,方得免分離。」 「妳也是……末小吉。」 「少、少囉嗦。」 沒想到自己也抽到了一個不上不下的籤,冨岡先生也趁這難得的機會偷偷反擊了一下。 「好了好了,冨岡先生應該看夠了吧。」 我揮了揮手讓他把視線別開,這樣我才能好好地細讀上面所說的內容。 『事情不會如同想像中順利,但聽長輩的話就會一切沒事。抱持強烈的信心,得到福德便能與原本會分離的人聚首。』 「這真是……貼切得過份呢。」 「胡蝶?」 「沒事……既然都是吉籤就不用逗留了,我們離開這裡吧。」 將籤詩收起來後,我催促冨岡先生一同離開。 而就在此時,沒什麼雲層的天空卻下起了毫無預警的夕陽雨。 離商店街還有一小段距離之下,我們只能先依著寺內其中一處屋簷躲雨。 一開始還會擔心小葵他們會不會淋到雨,但想到小葵那能幹的性格便放心了。 反而是我跟著冨岡先生一起躲著下得有些久的雨,看到閉堂時間仍舊人來人往的淺草寺,開始說起一些多餘的事情。 「冨岡先生,你知道今天為什麼這麼多人來參拜嗎?」 「不知道。」 「呵呵……難得這麼老實。」 我伸出手去接了幾滴又大又重的雨滴,細心去感受老天給予這突如其來的獨處,究竟有何用意。 「據說在今天參拜,便能獲得四萬六千份的福報。而換算下來大概就是一個人每天都去參拜一百多年才能獲得的量。」 「……是嗎?」 「雖然這可能只是宣傳的一個手段,但如果相信有這麼一回事,說不定真的就能產生力量也不一定。」 「嗯。」 說到這,臉頰莫名地開始悶熱起來,許多話也想一口氣慢慢道出。 「冨岡先生剛剛在參拜的時候,是想著什麼事情呢?」 「沒什麼特別的。」 「是嗎……我替大家好好祈福了一番。」 這對我們來說,都是最標準的模範解答了吧? 然而這些無關緊要的疑問,大概只是滿足我對他心靈內部的窺視欲罷了。 「有句話是說,人與人擦肩而過的緣分,也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 「有聽過。」 「那麼我跟冨岡先生能在這邊一起躲雨,又是花了多少時間獲得的緣分呢?」 冨岡先生似乎有點訝異地望向我,一陣欲言又止後還是沒擠出任何的話語。 而我也無從得知,他原本究竟想說出怎樣的回應。 「…我去買傘。」 「沒關係……就這樣等雨停就可以了。」 在短暫的沉默後,本來冨岡先生想趁機離開,但我卻找了個毫無意義的藉口留下他。 而徒增的尷尬,也使得我們接下來能說的話變得更少。 但錯過了離開的時機後,即使雨停了、太陽下山並點上了電氣燈,我們還是不曉得為了什麼原因並排在屋簷下待著。 潮濕的空氣配上入夜而逐漸寂寥的寺廟,隨著愈長的寂靜就愈難找到開口的機會。 一直到今天的第一發煙火在遙遠的天空中出現,才劃破了這漫長的寧靜。 「啊……開始放煙火了。」 「……玉屋。」 「噗,看你一臉正經地說這孩子氣的吆喝聲……而且一點氣力都沒有。」 「看煙火……不是都要喊嗎?」 他有些疲憊的臉龐,此時露出些許的孩子氣。 雖然一樣是看不出太多表情變化的笑容,但我挺中意他放鬆下來的氛圍。 或許是剛下過雨,夜空中的煙火顯得有些零星。 但突然想找些事物來陪襯美景的我,才想起來自己一直攜帶著下午買的酸漿。 我拆開包裝,從中取出兩顆外殼有些褐紅的酸漿,並剝下來取出其中鮮橘色的果實。 「雖然那老闆有些不老實,但品質還算上乘。」 「這是……?」 「吃吃看吧。」 我塞了其中一顆到冨岡先生的嘴邊,起初有些不知所措但還是乖乖地放進嘴裡。 「好酸……而且有苦味。」 「再繼續吃一下吧。」 「……慢慢有甜味了。」 「呵呵,雖然通常都當做藥材就是了。」 看著他有些複雜的神情,我也吃下另一個飽滿的酸漿果實。 雖然作為藥引已經嘗試過很多次,當成零食來吃倒是新的體驗。 「吶,冨岡先生,雖然這麼問有點晚了,你今晚還有其他要事嗎?」 「沒有。」 「那就好,我沒特別的用意,怕真的擔誤到你而已。」 「不會。」 含著嘴裡酸甜的果實,我在內心仔細思量今天發生的事情。 隨著把它吞下肚,有些話我也決定就這麼埋藏起來。 向冨岡先生搭話的瞬間,其實我內心有些雀躍; 參拜的時候,有一瞬間我閃過替自己的私心去祈福的念頭; 下起雨之後,我對老天爺的安排感到開心; 就連最後,我真正的想法也是能獨處更久就好了。 能擁有過這份心情,對我來說這樣就夠了。 我偷偷拿起籤詩讀完未解之處,結婚或交往都是壞結果。 雖然我不全盤相信,但就當作這首詩給了我一個死心的理由吧。 這一天的任性,對我這一輩子的人生來說,也已經夠了。 有些心意,埋在心裡永不見天日是最好的。 假如福報真的有它的意義,我也會抱著一絲期待,去期盼四萬六千份的福報會帶給我怎樣的影響。 但對現在的我來說,能在此時偷看到冨岡義勇被煙火映照的側臉,就沒什麼奢求的了。

標記:

24 次瀏覽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義忍】願念

「這裡就是……冨岡先生的老家嗎?」 看著老朽的屋瓦,可以感受到許久沒有人居住了。 久久未經保養的梁柱,也漸漸出現了蛀蝕的痕跡…… 要是再這樣下去不管,遲早有一天會承受不住自己的重量而垮掉吧。 「嗯。」 冨岡先生難得穿著隊服以外的衣服,看著他羽織底下的褶裙樣貌讓我感到有些新鮮。 只是他並沒有因為難得的休假,就變得比較善於溝通,用詞還是一樣精簡。 自從八重的事情之後,我們又一次在工作場合巧遇。 不過這

【義忍】蟬鳴※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哈啊……唔……咕!」 久違的幽會,只有我們獨處的房間裡又一次傳出歡愉的喘息。 要不是戶外有唧唧不斷的蟬鳴,在這風和日麗的午後早就被不小心經過的人聽得一清二楚了吧? 「胡、胡蝶……等等……唔!」 沒錯,只有我們的房間裡,響著讓我無法按捺情慾的喘息。 只是往常止不住淚吟的人是我,如今卻是冨岡先生用他誘人的嗓音在微微求饒。 「嗚……不行…

【義忍】引蝶

「這些應該夠了……」 為了籌措鬼殺隊日常的消耗品,我帶著竹簍在藤襲山外圍採收紫藤花。 此處一年四季皆盛開的奇特現象,對於有大量需求的我們來說是極為重要的資產。 平常都是拜託隱來幫忙這些工作,這次卻心血來潮想自行前往…… 或許有一部分是想暫時放下就任柱之後突然變得繁重的責任,藉此讓浮動的情緒冷靜下來。 把玩著手中精緻無瑕的紫藤花朵,一個我已下定決心卻不知該從何開始的計畫,一直繚繞在我的腦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