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義忍】天文台參觀


※點文、設定:鬼滅學園※

「義勇先生,又偷抽菸了。」

「在學校要叫冨岡老師。」

「可是…我們在校外喔?」


今天是帶學生們來天文台參觀的日子,私立學校就是常有大大小小的行程。

趁著班上導覽的時間,我溜到了戶外無人之處稍微讓自己放鬆。


「不要說歪理…為什麼妳會在這裡?」

「啊?因為我們班也在另一邊聽導覽呀。」


眼前這名嬌小的女性跟我一起倚在欄杆上,漫無目的地望著遠方。

對於我們來說,整個校外參觀或許都有些無聊……


「別靠這麼近,會吸到二手菸的。」

「這裡這麼空曠,沒事的。」


她絲毫沒有離開的意思,迫於無奈我只好隨手把菸給熄了。

雖然基於教師的本份,應該在被發現偷懶時就帶她一起回去。

但相處久了,我很明白在對我任性的功夫上,全世界沒有人能勝過她。

稍微看了一下手錶發現還有不少時間,為了不浪費我偷閒的時間,也就只能放任她待著。


「吶……義勇先生。」

「…是冨岡老師。」

「剛剛在導覽的時候,又聽到一次牛郎織女的故事……」


她的語調有些黯淡,讓我不自覺去注意到臉上的表情。

那是看著比視線更遙遠的地方,眼神也充滿回憶與思念的落寞微笑。


「如果他們能遵循天帝的指示,乖乖遵守替兩人定下的規則……是不是就不用被強硬地分開了?」


她拉起靠在圍欄上的身子轉頭望向我,像是詰問般不發一語等待我給予的回應。


「或許吧?」


沒有發生的事情我無法預測答案,只能答出一個模稜兩可的回應。

她的許多暗示跟暗喻,我從以前到現在沒有一次搞得明白。


「呵呵…真像你的回答。」

「別挖苦我了。」


像是譏諷我的笨拙一般,她咧嘴而笑。

這種像孩童般的神態,隨著年齡增長卻愈來愈頻繁。

能夠讓她這樣無憂無慮地微笑,作為冨岡義勇也算是盡了本份了。


「啊!找到了!冨岡老師!」


這聲音是班上的村田,看來是翹班出來被發現了。


「那個…導覽員在找您,要請您回去班上了。」

「我知道了,等等就過去。」


我再看了一次手錶,替我沒爭取到的偷閒時間感到惋惜。


「你得回去了呢,義勇先生。」


…是冨岡老師,但這次我沒有再出聲反駁她了。


「是啊。」

「那麼,我們就一起回去吧。」

「妳的班級在另一側吧?」

「哎呀,我真迷糊。」


她故作可愛地敲敲自己的頭,隨後轉身往我的反方向走去。

但踏出兩步後,又猛然停下腳步轉頭看我。


「義勇先生,我……當初有好好遵守規則真是太好了呢。」


燦爛的笑容跟迷人的身段,眼前的她名為胡蝶忍。


「……看來妳也被抓到了,忍老師。」


在她轉頭望向我的瞬間,有三名女學生在急忙地環顧四周,我認得出她們是忍班上的學生。


「哎呀哎呀,這樣真的要分開了,那就晚點見啦。」


……學校裡有兩個胡蝶老師,學生總是習慣叫她的名字。

為了配合大家的習慣,我在學校也都跟著這麼叫——直到放學為止。


「晚上記得要陪我去產檢喔,義勇先生。」

「……是冨岡老師。」


放學後放下老師的身份,她便不是胡蝶忍、也不是那個教化學的女性。

而是我的未婚妻,忍。

標記:

26 次瀏覽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義忍】願念

「這裡就是……冨岡先生的老家嗎?」 看著老朽的屋瓦,可以感受到許久沒有人居住了。 久久未經保養的梁柱,也漸漸出現了蛀蝕的痕跡…… 要是再這樣下去不管,遲早有一天會承受不住自己的重量而垮掉吧。 「嗯。」 冨岡先生難得穿著隊服以外的衣服,看著他羽織底下的褶裙樣貌讓我感到有些新鮮。 只是他並沒有因為難得的休假,就變得比較善於溝通,用詞還是一樣精簡。 自從八重的事情之後,我們又一次在工作場合巧遇。 不過這

【義忍】蟬鳴※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哈啊……唔……咕!」 久違的幽會,只有我們獨處的房間裡又一次傳出歡愉的喘息。 要不是戶外有唧唧不斷的蟬鳴,在這風和日麗的午後早就被不小心經過的人聽得一清二楚了吧? 「胡、胡蝶……等等……唔!」 沒錯,只有我們的房間裡,響著讓我無法按捺情慾的喘息。 只是往常止不住淚吟的人是我,如今卻是冨岡先生用他誘人的嗓音在微微求饒。 「嗚……不行…

【義忍】引蝶

「這些應該夠了……」 為了籌措鬼殺隊日常的消耗品,我帶著竹簍在藤襲山外圍採收紫藤花。 此處一年四季皆盛開的奇特現象,對於有大量需求的我們來說是極為重要的資產。 平常都是拜託隱來幫忙這些工作,這次卻心血來潮想自行前往…… 或許有一部分是想暫時放下就任柱之後突然變得繁重的責任,藉此讓浮動的情緒冷靜下來。 把玩著手中精緻無瑕的紫藤花朵,一個我已下定決心卻不知該從何開始的計畫,一直繚繞在我的腦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