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義忍】失鮭記


「冨岡先生,對不起嘛……」 經過了好幾個街口,從餐廳出來之後義勇先生一直維持這樣的狀態,既不回話也不願眼神交流。 這次真的做過頭了嗎……看著他面無表情又完全不回應,心中的那股餘裕便逐漸被消磨殆盡。 他愈是不回話就愈讓我焦急,儘管我們兩人的手依舊緊牽著,卻絲毫感受不到他願意主動互動的想法。 「冨岡先生……還在生氣嗎?」 「……」 要是平常面對這樣的調侃,他肯定會不太滿意地回我:「我才沒有生氣。」 什麼都不願意說,反而讓我感到他的怒氣正在蔓延。 眼看今天難得的私人時間就要被我給搞砸,急著想補償的心理讓我愈來愈無所適從。 「義勇先生……」 「……」 難得能放下柱的重擔,僅有一天的休息時間我們先選擇午間在外面一同用餐。 然而演變成現在這樣的起因就是在剛剛的料亭裡,我如往常般捉弄他的舉動。 義勇先生按照慣例地點了他最喜歡的鮭魚蘿蔔,也一樣用著可愛又噁心的笑容美味地享用。 看見他拼命地動筷子,卻遲遲不願意把裡頭最肥美的一塊鮭魚吃下肚。 我一直明白他是個會把喜歡的東西留到最後品嚐的人,便趁隙想捉弄他,將他特別保留下來的鮭魚吃下肚,想看看他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起初他先用悵然若失的表情看著我的嘴,我還因為效果非常明顯而感到得意,但後續他不願意再跟我說上任何一句話,我才知道自己真的闖禍了。 原本以為他過一陣子就會氣消了,但我牽著他走了許久仍然維持這個狀態,無論怎麼樣向他道歉甚至撒嬌都沒有用。 以往他再怎麼樣生悶氣,只要喊他的名字就會慢慢恢復,接著就會用溫柔的聲音喊出我的名字並原諒我。 這一次他完全拒絕溝通,加上沒有我拉住便不願意跨出任何一步的態度。 讓我知道這一次不同了,沒辦法靠一些小手段來解決自己捅出的簍子。 我停下腳步,想仔細看看他還在生氣的臉龐。 但當我想注視他的雙眼時,他便刻意地撇開頭不願面對我。 我們的身材差異是如此明顯,根本沒有辦法強迫他回應我的眼神。 不想讓這樣的對峙持續下去,我決定老實地傾訴我心中的歉意。 「義勇先……呀!?」 當我想邊說邊整理心中的想法時,出入附近百貨店的人潮突然湧現出來,我也因為一陣推擠而被迫中斷正在說的話。 然而就在此時,早先時候一直不願意做出任何反應的義勇先生,突然之間將我用力地拉往他的身邊。 用手臂護著我的同時,一邊慢慢地讓我往人少的角落靠近。 等到人潮慢慢散去之後義勇先生逐漸放鬆自己的手,我卻不願意放棄這樣的一刻緊緊地擁住他的腰。 「義勇先生……對不起……不要再生我的氣了。」 「……」 「今天晚上我親手做鮭魚蘿蔔給你吃好嗎?」 「……!」 雖然一樣沒有出聲,但義勇先生聽到關鍵字之後一瞬間的顫抖,讓我明白他對此是有反應的。 「這樣你可以原諒我嗎?」 「……不可以。」 雖然他有些不饒人地拒絕我,但還是輕撫著我靠在他胸前的頭頂。 而他也終於在此時願意看著我的臉,神情還是充滿埋怨但看起來已經沒這麼生氣了。 「那塊鮭魚不會回來了……」 「唔……」 「不過我會期待今天晚上的。」 「那我們趕快去買菜!」 「等、等等……」 「義勇先生可不能反悔喔!我做多少你應該都吃得下吧?」 「我可沒這麼說……」 我拉著他的手往市場的方向前進,看見他露出無奈的笑容後我的壓力頓時消散。 我知道他偶爾會生我的氣……但我也知道,他永遠會包容這樣的我。 也正因為如此容易心軟的他,我才能展現平時隱藏起來的一面。 「義勇先生,今天晚上就借用你家的廚房了。」 「……今晚不回蝶屋嗎?」 「嗯,因為既然是道歉的話……還是得更有誠意才行吧?」 相處這麼多年,彼此都很明白對方在心中的地位,這可不是普通的道歉而已。 而我也很清楚,要征服義勇先生可不能只征服他的胃啊。

標記:

39 次瀏覽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義忍】願念

「這裡就是……冨岡先生的老家嗎?」 看著老朽的屋瓦,可以感受到許久沒有人居住了。 久久未經保養的梁柱,也漸漸出現了蛀蝕的痕跡…… 要是再這樣下去不管,遲早有一天會承受不住自己的重量而垮掉吧。 「嗯。」 冨岡先生難得穿著隊服以外的衣服,看著他羽織底下的褶裙樣貌讓我感到有些新鮮。 只是他並沒有因為難得的休假,就變得比較善於溝通,用詞還是一樣精簡。 自從八重的事情之後,我們又一次在工作場合巧遇。 不過這

【義忍】蟬鳴※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哈啊……唔……咕!」 久違的幽會,只有我們獨處的房間裡又一次傳出歡愉的喘息。 要不是戶外有唧唧不斷的蟬鳴,在這風和日麗的午後早就被不小心經過的人聽得一清二楚了吧? 「胡、胡蝶……等等……唔!」 沒錯,只有我們的房間裡,響著讓我無法按捺情慾的喘息。 只是往常止不住淚吟的人是我,如今卻是冨岡先生用他誘人的嗓音在微微求饒。 「嗚……不行…

【義忍】引蝶

「這些應該夠了……」 為了籌措鬼殺隊日常的消耗品,我帶著竹簍在藤襲山外圍採收紫藤花。 此處一年四季皆盛開的奇特現象,對於有大量需求的我們來說是極為重要的資產。 平常都是拜託隱來幫忙這些工作,這次卻心血來潮想自行前往…… 或許有一部分是想暫時放下就任柱之後突然變得繁重的責任,藉此讓浮動的情緒冷靜下來。 把玩著手中精緻無瑕的紫藤花朵,一個我已下定決心卻不知該從何開始的計畫,一直繚繞在我的腦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