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義忍】女僕咖啡廳的和服


※點文、現PARO※


「須磨小姐,這就是這週主題要用的衣服嗎?」


看著陳列在更衣室的一件件和服,雖然材質看來不是很實在,但典雅的氣氛還是跟平時飄逸的女侍服有截然不同的感覺。

在這間咖啡廳打工也很長一陣子了,除了時常會舉辦一些主題活動以及有些可愛性感的制服外,實際上服務跟餐點都一點也不馬虎。

本來只是當作沒課時的短期打工,沒想到做著做著就快一年了,當中也發生了不少事情……


「是啊,妳就挑一件去更衣室吧。」


本來認為以宇髓店長的個性,和服日會是和風女僕裝之類的,出乎意料是滿正式的設計。

雖然是租賃用的簡便衣服,為了能獨自穿著也加上許多便利的設計,穿起來照鏡子還是挺有模有樣的。


「意外地…還不錯嘛。」


看著鏡中身穿櫻花樣式和服的自己,心中燃起了比想像中更多的少女心。

但另一股小鹿亂撞的心情,也於此時慢慢萌發出來。


「話說回來……他今天也有上班呢。」


抱持著只有我才有的邪念,我便小跳步地離開更衣室準備迎接今天的工作。

接下來就如同過去共事的每一天,在更衣室外頭撞見今天一起當班的冨岡先生。


「啊……冨岡先生,早安。」

「…早安,胡蝶。」


然而不出我所料,樣貌跟儀態都有些古風的他,非常適合已經穿在他身上的素色和服。

由於大學課程的時間類似,我跟他的打工時間經常是完全重疊的。

除了工作時間之外,兩個人私底下交流的時間也愈來愈多。


該怎麼說呢……冨岡先生是個有些神奇的人。

一開始很難揣測他在說什麼,講話總是沒頭沒尾的。

這在餐飲業來說是致命的缺陷,在這裡卻因為不差的外表,意外吸引許多喜愛沉默屬性的女性顧客。


然而相處久了,會發現他是個想很多但不擅表達的人,個性也比想像中更豐富。

如果要簡短地兩個特質來形容他,第一個想到的毫無疑問就是『多管閒事』吧?


只要時間許可,他都會特地在晚上陪妳去車站搭車;

也會在突然的陣雨時,主動遞雨傘給妳然後自己消失無蹤;

甚至會不發一語地陪在發燒的妳身旁,直到妳自己病況好轉而自己醒來……

真的是很愛多管閒事的人呀,只希望這性格不要引起他人的誤會才好,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像我這麼心胸寬大,能忍受他這些多餘舉動。


在仔細觀察他難得一見的造型時,同時我也注意到了他的視線,似乎在擔憂什麼不斷打量著我。


「那個,冨岡先生…怎麼了嗎?」

「胡蝶妳……今天多加小心。」


本來我還在思考他這句話的意思,但馬上就意識到他視線集中的位置。


「等等,冨岡先生你在盯哪裡!」

「抱……抱歉!」


發現他視線一直集中在胸部跟臀部附近時,我反射性地遮擋了自己的身體。


「到底是怎麼回事啦……說明一下可以嗎?」

「不……就是……」


冨岡先生也別過頭去,急忙地想要解釋卻如以往找不到正確的措辭。


「就是…沒穿內衣的話……要小心……」

「……啊?」


到此時我大概就明白了,難怪他之前得知要舉辦和服週的時候,緊張地想否定宇髓店長的提議,原來是擔心這件事情啊…這人真的是…


「冨岡先生,現在都令和了喔,你還活在明治時期嗎?」

「……唔?」

「內衣什麼的一定都會穿的,原來冨岡先生都在想這些下流的事情。」

「不…我是……」


知道我在調侃他時,與強硬的嘴上功夫不同,臉龐倒是迅速地紅了起來。


「抱歉。」


但很快地,他就因為自己的失態向我道歉了。

就如同一直以來我認識的他,那個『耿直』過頭以致有些蠢的冨岡先生。


「所以,都會穿內衣褲?」


他道歉完之後,有些認真地抬起頭接著詢問我。


「是…是啊?怎麼了嗎?」


我有些不知所措地回答他這個問題,他看起來比剛才露出更深一層的羞愧感。


「胡蝶,抱歉,替我跟宇髓說我會晚幾分鐘上工……我先回更衣室。」


他急急忙忙走回男子更衣室,我大概也搞懂發生什麼事情了。

看來我剛剛說的要修正一下,比起耿直跟蠢,我想更適合他的形容詞……大概是『可愛』吧。




標記:

94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義勇先生,你看……外頭的雲霞好美。」 「嗯。」 忍從窗戶望向富士山,被夕陽映照的晚霞襯著山峰的影子,在薄霧之中仍能看見明顯的輪廓。 婚後這幾年來一直都沒有好好讓她放鬆,身處在如此悠閒的旅遊中,至今的我仍難以想像。 而眼前忍的笑容,卻比任何事物都還要更加真實。 「抽到招待券真的太好了呢,義勇先生。」 「啊啊……」 身穿旅館提供的浴衣,忍的樣貌除了跟往常一般嬌美外,又比平時更增添了一絲嫵媚。 前陣子

「那麼,冨岡先生我們該往哪裡走呢?」 再一次遇上岔路,我刻意提出了疑問,讓手持地圖的人決定接下來的路徑。 他面無表情地看著手上的地圖,隨後抬頭望向前方的岔路口,遲遲沒有做出回應。 「冨岡先生?」 「走這邊……」 在我又一聲的催促後,他終於像是下定決心一般指了其中一個方向。 我下意識伸手掩住自己的嘴巴,深怕不小心發出的微笑會透露出情緒,並顯得還在邊走邊吃的自己更加不優雅。 「那麼,就照冨岡先生的指示

「痛……」 頭頂被鬆軟的雪球正中紅心,崩解的白雪一下子就從冨岡先生的頭上滑落下來。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襲擊,他低著頭發出像是在抱怨的感想。 「冨岡先生,破綻太多了喔。」 我開懷地笑著,望著他笨拙回頭的埋怨眼神,更是藏不住眼裡的笑意。 其實我一開始只是想欣賞皚皚的初雪美景,並沒有打算捉弄冨岡先生。 但看到他開啟難得的玩心,抓起一球白雪捏起來時,便趁著他全身都是破綻的時候偷襲他。 「冨岡先生有打過雪杖嗎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