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義忍】孔雀東南飛


「義勇先生,原來你在這裡嗎?」 「嗯。」 我小心翼翼地穿過茂密花叢間的小徑,來到了義勇的身旁。 鵝黃色的澄澈明月將夜光灑落在草原上,徐徐夜風也撥出些許寂寥的草動聲。 而非常碰巧的,我們所站的地方四周剛好有不少立足之地,也不會阻礙到仰望天空的視線。 在蒲葦原旁佇立的他,就像是在等待我的到來一般,站在能以絕佳視角欣賞到滿月的這處小丘上。 「我找了好久,怎麼趁著大家都在賞月時偷溜出來了?」 「沒什麼……」 雖然他的語氣跟往常一樣平淡,但仰望著明月不願望向我的側臉透露了一絲絲的彆扭。 我也明白他這樣的情緒帶有著什麼樣的涵義,也才特別從眾人情緒高漲的筵席中離開,孤身一人在昏暗的夜裡尋找他的身影。 或許是戀慕之情的默契也不一定,找到他的身影我並沒有花費太多的時間,也並沒有訝異於他的突然離席。 「……還在不開心?」 「沒有。」 義勇很少展露出不開心的情緒,就算是吃不到最愛吃的食物也不至於此。 雖然明白他鬧脾氣的原因是出在我身上,但知道只有我能夠讓他如此在意,我在心中默默地展開一絲笑意。 對我們來說彼此都是很特別的身分,也代表著這件事情上,解鈴還須繫鈴人。 「我那天真的有要事,很抱歉來不及通知你。」 「嗯。」 這一次沒有說出「沒關係」之類的話,倒是很老實地承認自己很在意這件事了。 對於空閒時間並不是這麼有餘裕的我們來說,平時維繫感情的方式便是頻繁的書信。 然而只要彼此都有空,便會把握私底下碰面的機會,無論是在誰的宅邸裡幽會或是一起外出都可以。 不過前幾天我們約好在蝶屋碰面的時間點剛好有緊急事件發生,我身為距離案發地點最近的柱,便順理成章地出發了解。 雖然事後證明並非鬼的所為,而是普通的人為案件,但被破壞的約會在我來不及聯絡義勇的情況下也只能草草取消。 這樣的事情在我們的生活裡層出不窮,原本預定好的行程被突然的工作打壞是常有的事情。 他也不是第一次鬧彆扭了,但我一直都可以理解他的感受。 因為我滿心期待打扮好妝容,在深夜裡拜訪水柱的宅邸卻無人應門的經歷……也是發生過幾次。 我永遠可以明白那種明知道不是任何人的錯,但就是覺得不開心的心情——也就是那種「明明約好了,卻見不到你」的失落感。 「義勇先生真是有點幼稚呢……對不起,不要再生氣了好嗎?」 我伸出小指讓勾住他,起初他不太想要回應我而故意全身放鬆,但很快地在我的撒嬌之下還是付出了一些力道勾回我的指頭。 「……我沒有生氣。」 「是這樣嗎?我本來獨自出來找義勇先生就是想做一些補償耶,既然沒生氣就不用了對吧?」 我吐了一下小舌頭,故意做出一些帶著小鬼臉的笑容挖苦他。 以往他對於我這樣的舉動還會有點緊張的,隨著交往的時間久了似乎也對我的調侃愈來愈有餘裕。 他露出了翩翩的苦笑,在月光映照下的深邃瞳孔更增添了一股姿色。 「……如果我現在生氣,就能得到妳的補償嗎?」 「原來義勇先生不只討人厭,還是個笨蛋啊。」 「我不是笨蛋……」 「呵呵……是這樣嗎?」 我放開勾住小指的手,改用十指緊扣的方式握住他。 感受到我釋放出的情意,他很快便用厚實的力量緊緊抓住了我。 「今晚的月色,真的很美呢。」 「嗯。」 我們的身體稍稍貼在一起,他的手也放在被羽織遮住的地方,輕輕摟著我的腰。 不放開持續牽繫的手,我們微微貼住胸口轉頭望向高掛星空的明月。 我空出的手也像是渴求著些什麼,自然而然貼伏在了義勇的身上,感受他的胸膛因呼吸產生的起伏。 「不過你也真會挑的,要找到這麼大片的蒲葦可不容易。」 「不……我只是看見紫色的花,覺得很適合妳而已。」 放開摟住我的手,義勇從身後的腰帶上掏出藏在羽織下的蒲葦花,上頭是泛著銀光的美豔粉紫色。 義勇輕輕地遞給我他摘下的花束,手上的動作彷彿誠實地訴說著這朵花有多適合我。 「這………這麼大一朵花你是怎麼藏的啊?」 「我很小心,盡量不壓到。」 看著好幾吋長的蒲葦花幾乎毫無損傷地被交到我手上,義勇的細心也如實地從中傳遞出來。 一股難以言喻的情緒湧了出來,那是帶著有些酸澀的喜悅之情,與盲目的迷戀只有些微的差異。 「義勇先生……果然是笨蛋。」 「我不是。」 「……還笨得可愛到惹人厭。」 明明是為了安撫他的低落才來找他的,現在卻變成了我被他的花言巧語給吸引。 看起來在生悶氣,其實卻一直找機會修復彼此的關係……我可以這麼理解義勇的行為吧? 「……那忍,要怎麼補償我?」 「咦?那是要建立在義勇先生有生氣的前提下吧?」 我再一次用帶著質問的笑容詢問他,想確認他眼神中帶有著怎樣的情感。 不過或許是我玩弄得太過頭,他似乎真的開始變得彆扭起來了。 「……對不起,我不開玩笑了,原諒我好嗎?」 「嗯……」 放開緊扣的手,我撫摸著義勇的臉頰,示意他把身子再放低一點。 身高的差距有點大的我們,有很多互動沒辦法在雙方都站直的情況下辦到。 他也很明白,當我做出這樣舉動的時候帶有什麼暗示。 等到義勇緩緩放低身段到能彌補身高差距的時候,我閉上了眼睛並輕輕地踮起腳尖。 沒有讓我等待太久,我很快便感受到柔軟的溫潤感從嘴唇上傳出。 或許是義勇比平常還要更溫柔一些的緣故,我不慎在接觸的瞬間稍微發出了嬌嗔的鼻音。 意識到這件事情的我趕緊退開,想重新調整一次情緒避免自己太過沉醉。 但張開眼睛的瞬間便見到義勇露出睥睨的微笑,彷彿在嘲笑著我剛才太過享受的神情。 「……很喜歡嗎?」 「才沒有……義勇先生是笨蛋。」 「……生氣了?」 「……也沒有生氣,只是覺得義勇先生很討厭而已。」 這一次義勇捧起我的下巴,眼神認真地有些銳利……像是每次幽會的夜晚時,在品嚐我之前露出的優越模樣。 「生氣的話,我就補償妳吧。」 「笨……笨蛋……」 稍微捶打了一下義勇的胸口,但我還是老實地閉上眼睛再一次等待他的吻。 明明是像這樣美好的明月景致,周圍又有著符合時節的絕美蒲葦。 現在的我卻無暇顧及這樣的美景,只願與眼前的義勇好好傾訴情意。 欣賞夜色的時間還很多,然而蹉跎了與義勇相處的每一刻,我的人生中就少了一刻義勇的記憶。 對現在的我來說,他已經是我無時無刻都有可能消逝的生命裡,最重要的慰藉。 「義勇先生……再一次。」 「嗯。」 吻完之後,我肆無忌憚地向他尋求所謂的「補償」,直到我完全滿足為止。 但我們都很明白,這樣的事物就算沒有任何一方不開心,我們都會由衷地贈與對方。 這是剩下的時間裡……我們能攜手走下去的最大默契。

標記:

77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義勇先生,你看……外頭的雲霞好美。」 「嗯。」 忍從窗戶望向富士山,被夕陽映照的晚霞襯著山峰的影子,在薄霧之中仍能看見明顯的輪廓。 婚後這幾年來一直都沒有好好讓她放鬆,身處在如此悠閒的旅遊中,至今的我仍難以想像。 而眼前忍的笑容,卻比任何事物都還要更加真實。 「抽到招待券真的太好了呢,義勇先生。」 「啊啊……」 身穿旅館提供的浴衣,忍的樣貌除了跟往常一般嬌美外,又比平時更增添了一絲嫵媚。 前陣子

「那麼,冨岡先生我們該往哪裡走呢?」 再一次遇上岔路,我刻意提出了疑問,讓手持地圖的人決定接下來的路徑。 他面無表情地看著手上的地圖,隨後抬頭望向前方的岔路口,遲遲沒有做出回應。 「冨岡先生?」 「走這邊……」 在我又一聲的催促後,他終於像是下定決心一般指了其中一個方向。 我下意識伸手掩住自己的嘴巴,深怕不小心發出的微笑會透露出情緒,並顯得還在邊走邊吃的自己更加不優雅。 「那麼,就照冨岡先生的指示

「痛……」 頭頂被鬆軟的雪球正中紅心,崩解的白雪一下子就從冨岡先生的頭上滑落下來。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襲擊,他低著頭發出像是在抱怨的感想。 「冨岡先生,破綻太多了喔。」 我開懷地笑著,望著他笨拙回頭的埋怨眼神,更是藏不住眼裡的笑意。 其實我一開始只是想欣賞皚皚的初雪美景,並沒有打算捉弄冨岡先生。 但看到他開啟難得的玩心,抓起一球白雪捏起來時,便趁著他全身都是破綻的時候偷襲他。 「冨岡先生有打過雪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