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義忍】心外

「義勇先生,我可以詢問你一個問題嗎?」 「嗯。」 經過這幾天的連續攻擊,我終於還是忍不住問了。 「你有這麼喜歡珍珠奶茶嗎?」 「不……沒有。」 「哈啊……」 義勇先生的回答,可以說意料之外又意料之中。 就像想確認自己究竟屬於什麼狀況,又或是無奈之下只能選擇最自然的動作。 一口喝下眼前的珍珠奶茶……嗯,果然還是很好喝。 但嘴裡咀嚼珍珠的同時,也很自然地去思考義勇先生的異變。 從前幾天開始,只要出門他都會買一杯珍珠奶茶。 本來以為是他心血來潮想嘗試一些以往沒試過的東西,但一連幾天下來果然有點嚴苛——熱量上的。 過去他也不是這麼愛喝高糖飲料的人,直到今天我終於有點無法承受了,我想再這樣下去贅肉就會用驚人的氣勢冒出來吧。 「所以,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你一連好幾天都買你不曾買過的飲料來給我喝。」 「忍不喜歡嗎?」 「也不到不喜歡,但我想知道的是你這麼做的原因。」 「那是……兩個月前的事情。」 「要從這麼久以前開始說嗎?好啦,我就聽你說吧。」 坐在我身旁拿著珍珠奶茶的義勇先生,就這樣在有遮陽傘的戶外用餐區突然把思緒拋得老遠,好像在尋找什麼特殊的回憶一般。 這也是他的老習慣了,總是無法拿捏重點喜歡從頭開始說,我也不曉得自己為什麼能夠適應這樣的義勇先生了。 「在整理社團資料的時候,宇髄找我搭話……」 「嗯……啊!」 在聽義勇先生說話的同時我又不小心喝了大一口,這東西真的很邪惡啊。 「他問我:『跟你的前學生……未婚妻處得如何啊?』諸如此類的話,起初我不懂他的用意。」 「嗯嗯。」 我望向左手的訂婚戒指,那是義勇先生親手替我戴上的。 高中三年我把對義勇先生的情愫深藏在心裡,也深怕自己的企圖心被義勇先生發現,以往一板一眼的他肯定會嚴正地疏離我。 直到正式成為大學生的四月才敢用各種理由接近義勇先生,並趁機跟他告白……剩下的就是各種驚人的發展,如今的我不僅是大學一年級的學生,也是義勇先生的未婚妻。 「你太太不久前還是高中生啊!要是不好好研究現在高中生喜歡什麼,你很快就會吃到苦頭的,你就相信這個有三個老婆的人吧!」 「這是宇髄先生說的嗎?」 「嗯。」 「所以這陣子你突然送我的兔耳帽、手持風扇這類讓我毫無頭緒的東西……還有一直帶我去吃起士熱狗、捲捲冰什麼的……」 「我想說妳會喜歡。」 我嘆了一口大氣,這男人是有多老實啊。 「你直接問我喜歡什麼不就好了嗎?」 「因為宇髄說:『機靈的男人才會受歡迎。』,我才覺得……」 「義勇先生是笨蛋嗎?」 「唔……!?」 他露出一臉「意想不到」的訝異臉,我實在也不忍苛責他,只能說這些行為還挺有他的風格。 「你是不是在想『為什麼我這時候會被忍罵笨蛋?』之類的?」 「……不能否認。」 「首先,我已經不是高中生了。」 「……您說的是。」 「然後,太老了!這些早就退流行了啦!」 「什、什麼!?」 雖然不曉得他從哪裡調查了些什麼,但女高中生的流行變動是很快的,喜新厭舊的速度應該是義勇先生難以想像的程度。 就算我現在已經不是高中生,我仍然知道這些都已經是過時的東西。 「然後義勇先生最笨的是,為什麼會覺得我會喜歡這些?」 「我不知道……」 「你怎麼可以在這時候對自己的想法感到困惑啦!」 「抱、抱歉……」 真是的,這人怎麼可以這麼老實啊! 「聽好了,我,也就是胡蝶忍是義勇先生的未婚妻。」 「嗯……」 「義勇先生送我的東西,就會是我喜歡的東西。」 說完,我一口氣喝完了剩下的珍珠奶茶。 「那麼,再給你一次機會吧。」 我挽注義勇先生的手,拽著他從椅子上離開。 「我想跟以前的義勇先生約會,而不是盲目聽別人意見的那一個。」

標記:

50 次瀏覽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義忍】願念

「這裡就是……冨岡先生的老家嗎?」 看著老朽的屋瓦,可以感受到許久沒有人居住了。 久久未經保養的梁柱,也漸漸出現了蛀蝕的痕跡…… 要是再這樣下去不管,遲早有一天會承受不住自己的重量而垮掉吧。 「嗯。」 冨岡先生難得穿著隊服以外的衣服,看著他羽織底下的褶裙樣貌讓我感到有些新鮮。 只是他並沒有因為難得的休假,就變得比較善於溝通,用詞還是一樣精簡。 自從八重的事情之後,我們又一次在工作場合巧遇。 不過這

【義忍】蟬鳴※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哈啊……唔……咕!」 久違的幽會,只有我們獨處的房間裡又一次傳出歡愉的喘息。 要不是戶外有唧唧不斷的蟬鳴,在這風和日麗的午後早就被不小心經過的人聽得一清二楚了吧? 「胡、胡蝶……等等……唔!」 沒錯,只有我們的房間裡,響著讓我無法按捺情慾的喘息。 只是往常止不住淚吟的人是我,如今卻是冨岡先生用他誘人的嗓音在微微求饒。 「嗚……不行…

【義忍】引蝶

「這些應該夠了……」 為了籌措鬼殺隊日常的消耗品,我帶著竹簍在藤襲山外圍採收紫藤花。 此處一年四季皆盛開的奇特現象,對於有大量需求的我們來說是極為重要的資產。 平常都是拜託隱來幫忙這些工作,這次卻心血來潮想自行前往…… 或許有一部分是想暫時放下就任柱之後突然變得繁重的責任,藉此讓浮動的情緒冷靜下來。 把玩著手中精緻無瑕的紫藤花朵,一個我已下定決心卻不知該從何開始的計畫,一直繚繞在我的腦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