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義忍】惡魔獵人開場**


惡魔獵人PARO

.

.



「小忍,你什麼時候才要帶男友給我們看看呀?」

「姊姊……我說好多次我沒有交男友啦。」

「真是的……都已經露餡這麼多次了,不管什麼對象我們都喜歡喔。」

「唉……就說那是電視的聲音了啦。」


我發出名為嘆息的抗議,希望姊姊不要繼續在這個話題上糾纏著我。


「妳每次都說是電視,電視哪有這麼剛好都喊著『忍』啦。」

「那、那是……」

「他聲音聽起來不錯耶,小忍妳就帶回來給我們認識一下嘛!」

「……要怎麼樣妳才會願意放棄?」

「唔……讓姊姊去一趟妳住的地方看看?」

「……我需要考慮一下,先掛電話了。」

「咦!?小忍……」「嗶。」


這已經是不知道第幾次,因為講到男友的話題被我硬生生掛斷電話了。

看著躺在我大腿上的男人,是個我不在身邊就睡不好、不逼迫就不願意穿上衣服、還有著一頭蓬鬆到像是獸毛的長髮。

將手機放下之後,我撫摸了一下他似乎睡得很安穩的側臉,並順著臉頰的輪廓將手指沒入髮絲之間。

感受到外力的接觸,深藏在黑髮之下的小耳朵因此竄動了一下,原本閉上的雙眼也迷濛地睜開抬頭望向我。


「唔……」

「看你睡到口水都快流出來了,回床上去睡吧。」

「那忍呢?」

「我再整理一下就睡了,乖……義勇你先去吧。」

「嗯。」


他揉著自己的眼睛迷迷糊糊地往床鋪走去,從衣褲間縫隙露出那一大團毛茸茸的尾巴,則隨著腳步擺動飄舞著。

討厭穿著衣服的他,將身上那件被我逼著穿的長袖衛衣甩到地面上後一臉滿足地躺到了床上,選擇一個最安穩的位置便蜷曲身體再次進入夢鄉。

在沙發上看著這一切的經過,雖然覺得他老實得可愛,卻又讓我再一次憂心於姊姊頻繁的關切。


「唉……」


又一次不小心發出長嘆的我,還是不曉得該怎麼樣跟姊姊說明我的狀況。

跟義勇同居的生活老實說是挺開心的,在他的幫助下即使我不用過於努力也能過著優渥異常的生活,最大的問題是難以跟家人解釋自己為什麼住在這麼豪華的地方。

這幾年靠著惡魔獵人這個奇妙職業所累積的財富,以我這個年紀來看可以說是非常異常的數字了,但要跟家人解釋自己從事什麼行業,一想起來就麻煩得讓我直接放棄。

結果幾年過去了,搬到了外地,這件事情還是依然無法啟齒。


縱使不想讓姊姊到這個家來,但帶著所謂的「男友」回家又顯得有些不切實際。

看著義勇進入睡夢中仍然不斷抖動的獸耳跟縮在自己大腿旁的尾巴,不管怎麼看都不能作為男友帶回去給家人認識。

但我也明白姊姊他們擔心也是正常的,我過得開心也是只有自己知道,還是得要有足夠的證據展現出來才能讓他們放心。


雖然義勇的身分有點特殊,甚至不能算是個「人」……跟他在一起是無庸置疑的幸福,但這股心情卻難以跟自己摯愛的家人分享。

他什麼都很好,既乖巧又聽話也總是會優先替我著想,但那個藏不住的耳朵絕對是個大問題。

外出可以一直穿著連帽衫或戴著帽子遮掩,但帶回家裡總不可能用這麼邋遢的造型見人。


另一方面就是雖然生活在人間也好幾年時間,曾經作為惡魔的義勇還是有許多沒常識的一面。不僅如此,對這個世界的認知也幾乎是透過我來瞭解的。

縱使耳朵可以用造型來解決,要讓他如何應對姊姊跟香奈乎,甚至是爸媽……光是想像那個畫面就讓我感到頭疼。

更不用說他不到一年之前,身份都還是屬於那個家裡面跟我一起生活的寵物,有太多難以一時之間難以釐清的問題了。


看著義勇安詳的睡臉,再回頭想起姊姊長期以來的叮嚀:

「我希望小忍可以像普通的女孩子一樣,過上幸福的生活呀。」


想到自己有些異常的生活環境,絕對說不上普通……但說上幸福,我想還是綽綽有餘的。

不自覺笑了出來後,我把髮飾摘下來並關上了主燈,鑽到了被窩裡與義勇同床共枕。

感受到我上床的義勇,很快地便改變自己半縮的姿勢溫柔地將我摟進懷裡,溫熱的體溫也隨著他半裸的上身一五一十地傳遞過來,讓我很快進入到甜美的夢鄉裡。





標記:

58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義勇先生,你看……外頭的雲霞好美。」 「嗯。」 忍從窗戶望向富士山,被夕陽映照的晚霞襯著山峰的影子,在薄霧之中仍能看見明顯的輪廓。 婚後這幾年來一直都沒有好好讓她放鬆,身處在如此悠閒的旅遊中,至今的我仍難以想像。 而眼前忍的笑容,卻比任何事物都還要更加真實。 「抽到招待券真的太好了呢,義勇先生。」 「啊啊……」 身穿旅館提供的浴衣,忍的樣貌除了跟往常一般嬌美外,又比平時更增添了一絲嫵媚。 前陣子

「那麼,冨岡先生我們該往哪裡走呢?」 再一次遇上岔路,我刻意提出了疑問,讓手持地圖的人決定接下來的路徑。 他面無表情地看著手上的地圖,隨後抬頭望向前方的岔路口,遲遲沒有做出回應。 「冨岡先生?」 「走這邊……」 在我又一聲的催促後,他終於像是下定決心一般指了其中一個方向。 我下意識伸手掩住自己的嘴巴,深怕不小心發出的微笑會透露出情緒,並顯得還在邊走邊吃的自己更加不優雅。 「那麼,就照冨岡先生的指示

「痛……」 頭頂被鬆軟的雪球正中紅心,崩解的白雪一下子就從冨岡先生的頭上滑落下來。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襲擊,他低著頭發出像是在抱怨的感想。 「冨岡先生,破綻太多了喔。」 我開懷地笑著,望著他笨拙回頭的埋怨眼神,更是藏不住眼裡的笑意。 其實我一開始只是想欣賞皚皚的初雪美景,並沒有打算捉弄冨岡先生。 但看到他開啟難得的玩心,抓起一球白雪捏起來時,便趁著他全身都是破綻的時候偷襲他。 「冨岡先生有打過雪杖嗎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