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義忍】意外變成14歲的忍※


※成人向、有性描寫※ ※點文、超級無敵OOC,幼體化題材※

.

.


「義勇先生……慢一點…」「先不要…再進來了……」

「忍,我已經停下來了。」

「那為什麼…感覺…又更裡面了啦……」

「抱歉……」


義勇托著我的臀部跟大腿,讓他的性器被我自己的體重慢慢埋入,但只到一半我便難受地哀求他停止。

起初前端進入秘部時,只是比往常更難調整呼吸而已,本來以為很快就會轉變為快感……

誰知道在深入之後,不只裡面……甚至感覺周圍的內臟都要變成義勇的形狀了。


「所以…義勇先生…又變大了……嗎?」

「……抱歉,因為忍現在的樣子…」


我很快明白那匍匐蔓延而來的熱脹,是義勇那毫無盡頭地蠢動勃發的性器。

身體雖產生前所未有的強烈快感,但同時也被在其之上的壓迫感覆蓋住,外加隨著義勇的脈動而帶來的陣陣刺痛,讓我被無法負荷的感官刺激給逼出大把的眼淚。

嘴裡的聲音,反覆在舒服的嬌喘跟不適的哭吟中交替,也跟著無法運轉的腦袋不斷分泌生理產生的唾液。


至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一點都不重要了,管他是血鬼術還是什麼原因……

早上起床身體就退化成十四歲左右時的狀態,並能感覺到自己好不容易累積在體內的毒素消失殆盡。

一整天都在尋找著解方卻苦無對策,本來想先睡一覺到隔天再想辦法,卻忘了今天與義勇有幽會的約定。


義勇知道我的狀況,本來想讓我休養而離去時,看著他比平常巨大的身材差異我卻忍不住請求他抱住我。

我被他盤腿摟在懷裡,比平常更寬闊的胸襟讓我興奮不已,加上有一陣子沒見到面,簡單的撫摸都能讓我下腹隱隱作痛。


解開我的腰帶後,他開始輕舔著我尚未發育完全的胸脯,粗大的手指也開始慢慢剝開我那緊緊閉合的陰戶,精巧地去玩弄深埋在裡面的茱萸。

雖然想抱怨義勇是個喜愛年幼肉體的變態男子,但這些全部都是我自己口頭提出的請求,沒想到自己身體縮小了卻還是在渴求義勇。

或許是神經的密度比原本更集中,平常已經很敏感的身體,現在對一切刺激的反應又更為靈敏。


光是愛撫就已經這麼舒服,不禁去開始期待做到最後會有什麼體驗。

啊啊……身體要是沒有毒素,今天明明是不可以這麼做的日子的……

但就是因為身體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才止不住對義勇的索求吧?


我自己將衣服脫去,把身體的控制權交給義勇,放鬆地讓他抱起比平常更輕盈的自己。

如今,則演變成才進入一半,我就快被體內仍在膨脹的陰莖撐到快感跟痛感的爆發極限,神智都快變得不清楚了。


「忍,先不要好了…」

「不要…還想要……嗚…果然還是不行啦……」


哽咽著說出毫無邏輯的話語,每一次微幅的擺動都讓我的靈魂快要被愉悅給撕裂。


「果然…還是想要義勇先生……還要…還要!」


最終我還是抵抗不住襲來的灼熱浪潮,開始正視快被其溺斃的自己。

即使如此,義勇還是比往常手下留情不少,但緩慢的進出便足以讓我被撐得很滿很滿,被深深抵住而有些變形的子宮也不斷告訴我它有多舒服。

或許是我從頭到尾都把義勇咬得死死的,平常都要把我玩弄到快失去意識的他,在短暫穿梭後便一陣劇顫把濃烈的濁液染滿我蜜壺的所有角落。


依依不捨地蹭了我的深處後,義勇終於把使不上力的我抱起,抽出時那黏糊糊而摩娑的觸感從大腿內側傳來,我知道他射了不少。

被放倒在床上後下身還是又痠又麻,這種快要忘記自己是誰的快感簡直會讓人上癮……

注意到義勇還在注視著比他認識的忍更嬌小的自己,我便趁這個機會伸手打開那個仍不斷湧出穢液的穴口。


「忍的這裡……已經差不多習慣義勇先生了……」「再來一次的話,我可以做得更好的。」


雖然看不見自己的表情,但肯定是我今生露出最淫靡的微笑。


「義勇先生…這一次,再進得更裡面好嗎?」


當義勇忍不住抬起我的腿時,我內心又一次感嘆著。

啊啊……再這麼做,真的會變得很糟糕呀……

但我已止不住那股,想用這具嬌小的身體懷上義勇孩子的邪惡慾念了。





標記:

408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義勇先生,你看……外頭的雲霞好美。」 「嗯。」 忍從窗戶望向富士山,被夕陽映照的晚霞襯著山峰的影子,在薄霧之中仍能看見明顯的輪廓。 婚後這幾年來一直都沒有好好讓她放鬆,身處在如此悠閒的旅遊中,至今的我仍難以想像。 而眼前忍的笑容,卻比任何事物都還要更加真實。 「抽到招待券真的太好了呢,義勇先生。」 「啊啊……」 身穿旅館提供的浴衣,忍的樣貌除了跟往常一般嬌美外,又比平時更增添了一絲嫵媚。 前陣子

「那麼,冨岡先生我們該往哪裡走呢?」 再一次遇上岔路,我刻意提出了疑問,讓手持地圖的人決定接下來的路徑。 他面無表情地看著手上的地圖,隨後抬頭望向前方的岔路口,遲遲沒有做出回應。 「冨岡先生?」 「走這邊……」 在我又一聲的催促後,他終於像是下定決心一般指了其中一個方向。 我下意識伸手掩住自己的嘴巴,深怕不小心發出的微笑會透露出情緒,並顯得還在邊走邊吃的自己更加不優雅。 「那麼,就照冨岡先生的指示

「痛……」 頭頂被鬆軟的雪球正中紅心,崩解的白雪一下子就從冨岡先生的頭上滑落下來。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襲擊,他低著頭發出像是在抱怨的感想。 「冨岡先生,破綻太多了喔。」 我開懷地笑著,望著他笨拙回頭的埋怨眼神,更是藏不住眼裡的笑意。 其實我一開始只是想欣賞皚皚的初雪美景,並沒有打算捉弄冨岡先生。 但看到他開啟難得的玩心,抓起一球白雪捏起來時,便趁著他全身都是破綻的時候偷襲他。 「冨岡先生有打過雪杖嗎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