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義忍】我才是真的啊

「哈啊……冨岡先生沒想到這麼笨拙啊……」 站在我眼前的忍用手扶著稍微側傾的臉,臉上泛著皮笑肉不笑的微笑也遲遲不把出鞘的日輪刀收好。 不斷揮舞著手上的日輪刀,並用一副到底該怎麼料理我的神色打量我。 然而我們都穿著單薄的睡衣,躺在床上的我不斷被威嚇而顯得極為狼狽,連好好整理衣衫的機會都沒有。 「胡、胡蝶……妳先把刀放下,妳讓我拿日輪刀就能知道誰是真的了。」 與我完全一致的嗓音從我身旁響起,其主人卻不是我。 然而這就是我陷入如此困境的元凶——能夠化身成其他人樣貌的鬼。 「我不管這位冨岡先生是真的還是假的,都不准給我亂動。」 「是……」 只見他失落地將手收好在自己膝蓋上並擺出標準的正坐姿勢,這狡猾的鬼想居然想靠好表現爭取忍的好感……太陰險了。 「身為柱的冨岡先生居然會栽在無名的鬼身上,未免太不像話了吧。」 忍嘆了一口讓我尊嚴全失的大氣,語氣跟眼神都充滿了埋怨。 「『抱歉……』」 聽見仿冒我的鬼發出跟我相同語氣的道歉,我馬上用忿恨的眼神盯向他,沒想到他也用著一樣的態度面對我……太可恨了。 事先我們只得到他會化成他人身影的情報,加上受害者數量逐漸變得龐大,無法確認他的階級下才派了兩名柱前來處理。 由於搜索的範圍龐大無法確保能在一日內處理完,我與一同被派遣的忍選擇了某間旅館借宿了一天。 但我真的太大意了……居然一直到他化成我的身影想偷取日輪刀時才被我察覺,為了攔下他而發出明顯的打鬥聲,才因此讓共處一室的忍醒來。 也才……變成現在這樣難以形容的狀況。 「唉……到底該怎麼辦啊?」 「不、不如妳就問我只有我才知道的事情吧?這樣就知道誰是真的了!」 「你……!?」 身旁的傢伙又先一步想博得忍的信任,而且在這種情況下依然維持正座的態勢也太諂媚了……忍的話一定能夠分辨出來,那傢伙才是假的。 「這聽起來不錯……看來你是真貨的可能性高了一些呢。」 「什……什麼?」 「哎呀,旁邊這位失去一分的冨岡先生有什麼意見嗎?」 「不……沒什麼。」 自從醒來之後第一次看到忍的笑意變得更加真誠一些,我卻在內心不斷暗自感到悔恨。 被鬼偷襲已經非常沒面子,要是連真身都被錯認就更可恥了。 但他能夠這麼有自信地提出要求卻讓我感到非常不安……當他說出日輪刀這個詞語的時候我便懷疑這個鬼是否連記憶都能夠複製下來。 「那麼……咳咳,冨岡先生唯一的同門師弟是?」 「是炭……」「竈門炭治郎!」 雖然已經有心理準備,但他大聲又迅速地打斷我的回答並準確回答出炭治郎的全名時,還是讓我難掩其訝異。 想到這裡我便猛然地冒出冷汗,要是讓他把我腦袋裡的情報成功帶走,後果絕對不堪設想……不只是我跟忍,甚至連主公大人都可能因此蒙受其害。 無論如何,都得在這邊成功取得忍的信任才可以……不管是為了我的小命還是主公大人的安危。 「冨岡先生的師父是?」 「鱗……」「鱗滝左近次!」 「我的身份是?」 「胡……」「胡蝶忍!鬼殺隊的蟲柱!」 「唔……也不能保證這是不是能被調查到的情報,容我再想想……」 連續幾次提問我都被搶先一步,沒有任何一題來得及反應過來。 當忍陷入沉思的途中,我注意到他趁著忍沒把視線放在我們身上對我露出了嘲諷的笑容。 看著用自己的臉嘲諷,心中某個掌管理智的神經也在這個時候斷了弦,我發誓無論如何下一題我都一定要掌握先機。 「啊……我最喜歡吃的東西是?」 「生薑的佃煮!妳最喜歡生薑佃煮了!」 「哎呀,這倒是……沒想到你居然知道啊……」 「……我們一同用餐的時候,有機會妳都會點這道。」 「唔……沒想到這比想像中還讓人感到害羞……」 這一次我終於搶先一步回答正確的答案,看見忍也因此擺出有些害臊的神情頓時讓我放鬆不少。 但我轉頭望向化身成我的鬼,他仍然一副游刃有餘的樣子,或許他認為陷入持久戰的話自己佔有絕對的優勢吧……因為他似乎不必思考就能回答出準確的答案,相較之下我的確充滿了劣勢。 「那麼……咳咳,接下來問一個決定生死的問題好了……」 忍故作咳嗽地清了一下嗓子,我也屏息以待接下來的提問,深怕自己錯過了回答的時機。 但不確定是否是錯覺,忍似乎對於接下來要發出的疑問也感到有些緊張。 「冨岡義勇最後一次的性行為是……」 「是兩天前跟妳……咕哇!」 這個我聽起來也會感到羞恥的提問,正當我還在猶豫要如何回答的時候他便再次搶先於我高聲地道出答案。 但僅僅只回答了幾個字,就被忍的日輪刀給刺進胸口而發出痛苦的叫喊。 如果我沒有看錯,她應該是用如迅雷般的態勢使出了蜂牙之舞。 「為、為什麼!?啊啊啊……好熱!咕啊啊啊啊……咕噗!」 「鬼先生你安靜一點,會吵到其他房客的。」 在鬼慢慢失去我的樣貌變回原本的樣子並慘叫時,忍無情地踩柱他的臉頰使其無法再劇烈地出聲。 「咕嗚……嘎啊啊……我明明……說出正確……」 很快地毒素迅速發作,沒有掙扎多久便僵直了身體不再有任何反應。 忍看見他確實地死亡後,便也將日輪刀收進了左手持握的刀鞘內。 「那麼,冨岡先生你有受到任何傷害嗎?」 「沒有……謝謝妳。」 她跪坐在我面前笑著望著我,並簡單地確認我是否有其他外傷。 雖然事情順利地解決了,但我依舊不明白她如何發現真相的。 「妳是怎麼發覺到他是假的?」 「咦?我沒察覺到啊……」 「……啊!?」 「因為像冨岡先生這麼難以捉摸的人,說不定還真的會說出這麼惹人厭的答案。」 「那為什麼……」 忍捧著我的臉,像是目空一切地露出讓我有些背脊發寒的笑容。 「我剛剛不是在確認誰才是真的,而是想知道鬼是否有複製記憶的能力。」 接著,她輕輕吻了一下我的嘴角。 「確認鬼能夠複製記憶之後,我就確定他是個噁心的傢伙了……無論如何我都想他快點死掉。」 「該不會妳……」 「還好戳第一次就中獎了,要是沒中我可還要花時間治療你呢。」 本來就知道這女人不是省油的燈,但看起來她的器量可是遠遠超乎我的想像。 「好啦,不要生氣了……我會好好賠償你的。」 「唔……」 她再一次吻了我,但不僅僅只是嘴角,連同嘴裡的深處都被她好好品嚐了一番。 「雖然房間多了一具煞風景的屍體……但既然任務順利解決了,離日出又還有大把的時間……」 此時她露出的笑容,可以說是天下無敵。 「你有很多機會可以好好原諒我的無情喔,冨岡先生。」 也是足以讓我忘卻一切,投身在她賦予我溫柔中的無敵笑容。

標記:

121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義勇先生,你看……外頭的雲霞好美。」 「嗯。」 忍從窗戶望向富士山,被夕陽映照的晚霞襯著山峰的影子,在薄霧之中仍能看見明顯的輪廓。 婚後這幾年來一直都沒有好好讓她放鬆,身處在如此悠閒的旅遊中,至今的我仍難以想像。 而眼前忍的笑容,卻比任何事物都還要更加真實。 「抽到招待券真的太好了呢,義勇先生。」 「啊啊……」 身穿旅館提供的浴衣,忍的樣貌除了跟往常一般嬌美外,又比平時更增添了一絲嫵媚。 前陣子

「那麼,冨岡先生我們該往哪裡走呢?」 再一次遇上岔路,我刻意提出了疑問,讓手持地圖的人決定接下來的路徑。 他面無表情地看著手上的地圖,隨後抬頭望向前方的岔路口,遲遲沒有做出回應。 「冨岡先生?」 「走這邊……」 在我又一聲的催促後,他終於像是下定決心一般指了其中一個方向。 我下意識伸手掩住自己的嘴巴,深怕不小心發出的微笑會透露出情緒,並顯得還在邊走邊吃的自己更加不優雅。 「那麼,就照冨岡先生的指示

「痛……」 頭頂被鬆軟的雪球正中紅心,崩解的白雪一下子就從冨岡先生的頭上滑落下來。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襲擊,他低著頭發出像是在抱怨的感想。 「冨岡先生,破綻太多了喔。」 我開懷地笑著,望著他笨拙回頭的埋怨眼神,更是藏不住眼裡的笑意。 其實我一開始只是想欣賞皚皚的初雪美景,並沒有打算捉弄冨岡先生。 但看到他開啟難得的玩心,抓起一球白雪捏起來時,便趁著他全身都是破綻的時候偷襲他。 「冨岡先生有打過雪杖嗎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