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義忍】月夜

「胡蝶。」 「冨岡先生,晚安呀。」 澄澈的星空下,明月灑落如薄暮的銀輝。 在抱膝靜坐在屋頂上欣賞著月色時,我有些驚喜地看向那被夜色所映照的臉龐。 不需要太多的言語,在我做出邀請之前他便選擇了離我極近的身旁就座,我稍微傾倒身子便能夠倚靠在其臂膀之上。 能夠在沒相約的情況下見到他,我由衷地感到欣喜。 「我們應該沒約好今天碰面……你怎麼會知道我在這?」 「直覺……因為妳不在屋內。」 「呵呵……平常要是有這麼機靈就好了。」 「……沒有嗎?」 抬頭望向他認真質問的模樣,讓我不由得笑出了出來。 雖然他有不少優點,但就是機靈這點很難沾得上邊。 「當然沒有,你怎麼會有這種自信?」 「……這樣的話,我會盡量改正的。」 「也不用啦……冨岡先生這樣就很好了。」 看著他笨拙地面對所有調侃,太過拼命既是優點也是缺點。 但全心全意地付出一切這點,總是能輕易討得我的歡心。 「……妳今天心情不錯。」 「嗯,或許有那麼一點。」 他擺出有些摸不著頭腦的表情,那討喜的蠢樣逼得我露出笑容去輕摸他的臉。 在失去了許多珍視之物後,他的出現不斷填補了我心中留下的空缺。 每當我開始懷疑自己的時候,他總是能讓我掃去心中的疑惑。 「昨天我跟炭治郎聊了一下……熟習水之呼吸的人都有一種獨特的氣質呢。」 「聊了什麼?」 「沒什麼……只是把我心中的一部分負擔託付給他了,他們兄妹的存在似乎讓我找到了一些救贖。」 「唔……」 他似乎有一瞬間露出了困惑而難受的樣貌,但很快就用一貫的神情掩蓋下去。 我明白他顯現如此情緒的原因,便更加緊靠在他身上,以增加彼此接觸的面積。 「我把跟鬼好好相處的希望交給他……我本來覺得這樣的自己選擇了逃避,有些狡猾又卑鄙。」 「……是嗎?」 「嗯……但剛剛看到冨岡先生毫無預警地出現,那一瞬間我就突然能釋懷了。」 聽完我這麼說,他伸出了手用近乎憐惜的態勢把我摟至懷中。 挽住我的胳臂充滿了他的體溫,讓我安心地閉上雙眼。 「放下自己不可能辦到的遺願後,我明白自己還有一些可以辦到的事。」 我將手掌貼在他的胸口上,感受著他平穩卻充滿存在感的心跳。 韻律的脈動鳴奏和諧的曲調,我們的呼吸也近乎融為了一體。 「去花費更多心思跟冨岡先生相處,或許這正是我放下無法負荷的重擔後最想做的事情。」 「……嗯。」 「不管平常多辛苦多難受,只要跟冨岡先生待在一起,都會讓我想起姊姊託付給我的另一個遺願。」 我張開雙眼,正好是高掛的明月。 作為每次幽會的見證者,這次也不例外地守護著我們。 「冨岡先……不,義勇先生。」 「怎麼了?忍。」 做為另一個彼此才能明白的暗號,我們輕聲喊了對方的名字。 但我並沒有馬上回答他,而是先閉上自己的雙眼稍稍抬起了下巴。 當佈滿我唇尖的柔軟觸感緩慢消逝之後,我才再度張開了雙眼,目睹他有些深情的凝視。 「感覺秋風有點微涼……可以送我回房間嗎?」 回到自己房間可以說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了,但在如此獨特的氛圍下,不靠自己的雙腳入室也是醞釀情緒的一種方式。 當一個幸福的人直到白髮有點困難,但至少沉浸在愛戀之中暫時遺忘痛苦,是我現在能辦到的事情。 即使再怎樣出生入死而危險的每一日,有他在身邊的日子就是會特別不同。 我也希望這樣的日子總有一天,在惡鬼都消失之後能成為一種永恆……一直持續下去。

標記:

88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義勇先生,你看……外頭的雲霞好美。」 「嗯。」 忍從窗戶望向富士山,被夕陽映照的晚霞襯著山峰的影子,在薄霧之中仍能看見明顯的輪廓。 婚後這幾年來一直都沒有好好讓她放鬆,身處在如此悠閒的旅遊中,至今的我仍難以想像。 而眼前忍的笑容,卻比任何事物都還要更加真實。 「抽到招待券真的太好了呢,義勇先生。」 「啊啊……」 身穿旅館提供的浴衣,忍的樣貌除了跟往常一般嬌美外,又比平時更增添了一絲嫵媚。 前陣子

「那麼,冨岡先生我們該往哪裡走呢?」 再一次遇上岔路,我刻意提出了疑問,讓手持地圖的人決定接下來的路徑。 他面無表情地看著手上的地圖,隨後抬頭望向前方的岔路口,遲遲沒有做出回應。 「冨岡先生?」 「走這邊……」 在我又一聲的催促後,他終於像是下定決心一般指了其中一個方向。 我下意識伸手掩住自己的嘴巴,深怕不小心發出的微笑會透露出情緒,並顯得還在邊走邊吃的自己更加不優雅。 「那麼,就照冨岡先生的指示

「痛……」 頭頂被鬆軟的雪球正中紅心,崩解的白雪一下子就從冨岡先生的頭上滑落下來。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襲擊,他低著頭發出像是在抱怨的感想。 「冨岡先生,破綻太多了喔。」 我開懷地笑著,望著他笨拙回頭的埋怨眼神,更是藏不住眼裡的笑意。 其實我一開始只是想欣賞皚皚的初雪美景,並沒有打算捉弄冨岡先生。 但看到他開啟難得的玩心,抓起一球白雪捏起來時,便趁著他全身都是破綻的時候偷襲他。 「冨岡先生有打過雪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