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義忍】燃焰餘燼※


※R15、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煉獄過世了。


縱使再努力讓自己接受這就是鬼殺隊的日常,內心還是出現了不少漣漪。

從後續的報告中得知,他與炭治郎等人前往列車上調查大量失蹤的案件,在眾人奮戰下成功地擊退了現任下弦壹。

然而卻在臨近日出之時被上弦參所襲擊,煉獄以性命作為代價善盡了職責,讓除了自己以外的所有人活了下來。


我一直認為他是個真正的柱,是能夠保護所有人並貫徹信念,帶領眾人前進的人。

然而如同他這樣的人,也避免不了遇上更強大的對手而殞落。

就像……錆兔那樣。


過了這麼多年我再一次體會到,比自己強大的人突然逝去的喪失感。

徒留在原地的自己,卻不知道為何需要苟活於此。

或許唯一的意義,就是將自身的位置交與能夠如同錆兔一般強大,見證能夠繼承這個名分的相應之人出現的時刻吧……


這一夜,天空下起了細雨。

我本來以為這會是一個讓人鬱悶,難以集中心神面對明天到來的一夜。

本也應該是如此的。


「義勇先生……」


但就寢時拜訪我宅邸的女性,就像在我心中的死水潭裡激起一道難以止歇的波紋。

她的髮絲滴落著雨水,臉上的表情既徬徨又無助。

她仍身穿著隊服,身上卻整潔地不像是剛結束任務。

無視於綿綿細雨打在身上的水珠,她就像是渴求著一些什麼一般深深凝望著我。


「忍……」


我們在玄關處緊緊擁在一起,任由她身上的雨水吸附到我的衣服上。

驅動我的是憐惜之情,驅使她的又會是什麼?

來不及思考這個問題,彼此的嘴唇已經重疊在一起。


這個吻沒有持續太久,她很快地埋到我的胸口裡不再說話。

我也逐漸從愈發深入的擁抱裡面,感受到忍的動作裡充滿了恐懼。

就像是害怕我突然消失一般,她的手緊緊地抓住了我的襟口。

我也從胸口上感受到異於雨水,逐漸蔓延開來的溫潤水氣。


「我那天……跟煉獄先生說了『路上小心』……」

「……是嗎?」

「我又目送了別人離開……就像姊姊一樣……」


她的聲音帶著哽咽,悶在喉嚨裡的是無法散發出來的悲愴。


「忍……」

「不只是這樣……還有我的繼子們、還有……」「忍。」


我打斷她的哀傷,無視於她的意願拉開再一次吻住她。

就像是要自願地窒息一般,即使快要無法呼吸也不願分開,逼得彼此不得不用鼻腔呼吸。


「我在這。」


當她眼裡的淚珠被擠出來落到的肩膀上時,情緒終於稍微冷靜下來。

她不安的眼神不斷打量著我,就像是在確認著眼前的我是不是真實存在的事物。


「我在這……」


我緊扶著忍的肩膀,讓她感受著我沉重的力道。

原本惶恐卻努力維繫的沉穩表情,都在這一刻逐漸崩落。

那泫然欲泣的臉龐變得愈來愈猙獰,最後仍然還是不敵哀傷的情緒落下兩行無法止歇的眼淚。


「哇…嗚哇啊啊啊……」


我們彼此都明白,要是煉獄這麼堅強的男人都可以走得這麼乾脆。

那如果是我們呢?我們都無法保證任何一次道別,不會是最後一次。

看著忍那毫無保留嚎啕大哭的模樣,我心中的不捨又增添了一分。


我知道即使再多的話語也無法安撫她的情緒,比起自己的離去更害怕的是張開眼睛時,身邊的人已經一個又一個離開。

我們都很明白失去至親的痛,也盡力將前人的遺志背負在身上。

我們有太多不能明說的共通點,卻也因此不斷吸引著彼此。


我們談情說愛、我們攜手前行,同時,我們也慰藉著對方。

正因為深知對方的脆弱之處,我們才有辦法互相舔舐傷口。

然而在浴血奮戰之後能維繫我們靈魂的,正是親友仍然活在世上的每一天。


煉獄的離去打破了這樣的平穩。


在前任炎柱退役之後,雖然煉獄比我們更晚達到柱的位置,但我們都認為煉獄總有一天會成為擊敗無慘的人。

雖然沒有根據……但我們都曾以為,煉獄會成為守護大家平穩生活的保護者。

然而這樣毫無根據的幻想,僅僅一封鎹鴉捎來的死訊便將其破壞殆盡。

他的死讓我們重新明白,我們在一個無論多努力鍛鍊心志與體能,都會悄然無息地逝去的世界。


「義勇先生……今晚我可以留下來嗎?」


被我緊擁在懷中的嬌小少女,她應該要有遮風避雨之處。

這個棲所無法被實體化,也無法用言語去架構。


「……我先燒個水,讓妳換個衣服……別著涼了。」


那是只能用行動去建立起來,用日復一日的信念去一磚一瓦推砌起來的關係。

要是我不願意去站在這個位置上,她就只能在幽暗的小徑裡獨自摸索,朝向未知的終點前行。


在彼此身上留下的每一個吻,抑或是簡單的撫摸甚至對視,全都成了我們獲得安慰的理由。

或者這也正是在這毫無常理可言的殺鬼生活裡,讓我們覺得自己還是一個人的手段。

也是為了讓我們在不得不面對的萬一情況時,能夠永遠用身體把對方記憶下來。


看著忍能輕易被我掌握在手心裡的憐愛模樣,縱使是在被褥裡那不堪的姿態,我仍然明白自己要作為怎樣的身分待在她身邊。

我不認為自己有資格當一名柱,我也曾經深信自己很快地就不再會站在這個不符資格的位置上。

但忍的出現,讓我明白無論多麼狼狽都要至少用與她相同的身分活著。


要是我不身為一個柱,便沒有資格成為她的避風港。

要是被她深愛的我,沒有展現得比她更加堅強,她便會對於我隨時會離去感到更加不安。


『有支撐的東西,柱才是柱。』

柱不會折斷,我也不再感到動搖。


「忍……放心吧……」


在裹著我們兩人的棉被裡,我捧起她那窩在我身軀下的臉龐。

這一次,我不會再輕易地放手,也明白了自己最重要的職責。


「我無論如何,都不會離開妳。」


所以……忍,妳就安心地躲在我的懷中,我會替妳點上明燈陪伴妳朝向想要的目標前進。

也不必再擔心這世界上最深愛妳的人,會比妳先一步離開。


「我保證。」




標記:

289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義勇先生,你看……外頭的雲霞好美。」 「嗯。」 忍從窗戶望向富士山,被夕陽映照的晚霞襯著山峰的影子,在薄霧之中仍能看見明顯的輪廓。 婚後這幾年來一直都沒有好好讓她放鬆,身處在如此悠閒的旅遊中,至今的我仍難以想像。 而眼前忍的笑容,卻比任何事物都還要更加真實。 「抽到招待券真的太好了呢,義勇先生。」 「啊啊……」 身穿旅館提供的浴衣,忍的樣貌除了跟往常一般嬌美外,又比平時更增添了一絲嫵媚。 前陣子

「那麼,冨岡先生我們該往哪裡走呢?」 再一次遇上岔路,我刻意提出了疑問,讓手持地圖的人決定接下來的路徑。 他面無表情地看著手上的地圖,隨後抬頭望向前方的岔路口,遲遲沒有做出回應。 「冨岡先生?」 「走這邊……」 在我又一聲的催促後,他終於像是下定決心一般指了其中一個方向。 我下意識伸手掩住自己的嘴巴,深怕不小心發出的微笑會透露出情緒,並顯得還在邊走邊吃的自己更加不優雅。 「那麼,就照冨岡先生的指示

「痛……」 頭頂被鬆軟的雪球正中紅心,崩解的白雪一下子就從冨岡先生的頭上滑落下來。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襲擊,他低著頭發出像是在抱怨的感想。 「冨岡先生,破綻太多了喔。」 我開懷地笑著,望著他笨拙回頭的埋怨眼神,更是藏不住眼裡的笑意。 其實我一開始只是想欣賞皚皚的初雪美景,並沒有打算捉弄冨岡先生。 但看到他開啟難得的玩心,抓起一球白雪捏起來時,便趁著他全身都是破綻的時候偷襲他。 「冨岡先生有打過雪杖嗎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