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義忍】特別的日子與特別的人

「以上,便是此行的報告。」 「辛苦你了,義勇,今日便好好休息吧。」 「是。」 雖然依舊無法完全避免死傷,此次還是勉強完成了任務,並成功討伐目標的鬼。 按照往例,出遠門歸來後都會想立刻回到宅邸洗淨累積在心裡的苦悶感。 不過今天是有點難得的日子,便在回程時繞道前往自己中意的屋台小店。 「老闆,蕎麥麵跟鮭魚蘿蔔。」 「好唷!」 又一次迎來自己的誕辰,不知不覺間我已經愈來愈比蔦子姊姊還年長。 但兒時她帶著我前往喜愛的餐館,偶一為之隨意讓我點喜愛的食物來吃的記憶,也隨著時間變得淡薄。 能一起慶賀這特別日子的理由跟對象都已經不復存在,記得我生日的人也僅剩我自己。 「老闆,請給我蕎麥麵跟鮭魚蘿蔔。」 「好唷!兩位一起的嗎?」 「是的,再麻煩您了。」 就在我獨自沉浸在回憶時,身旁的空席位被一名身材嬌小的女性毫無預警坐下。 她既沒有向我打招呼,也並沒有做出任何能否並席而座的詢問,就這樣自顧自地讓老闆將我們視為同一組客人。 「胡蝶?」 「冨岡先生,午安啊。」 「妳怎麼……」 「你從任務歸來怎麼沒跟我說一聲?還好我有請艷(忍的鎹鴉)去詢問寬三郎爺爺。」 她嘴裡充滿著責備的語氣,似乎在怪罪我並沒有提前告知歸來的日期。 往外一看,胡蝶的鎹鴉的確跟寬三郎一同停在對面的屋簷上……她是這樣才知道我在哪裡的嗎? 自從有與胡蝶通信的習慣後,我的確會在即將歸隊時告訴她,一方面也是為了安排之後的例行診察確保沒有在任務中留下任何後遺症。 但今天的特殊情緒,讓我試圖去減少任何不必要的會面,並默默地度過這一天。 「冨岡先生,此行還順利嗎?」 「勉勉強強。」 「是嗎?看你沒什麼外傷,姑且放心了。」 「嗯。」 隨著蕎麥麵上桌,我們埋頭吃著眼前的料理並維持基本的對話。 「冨岡先生真的很喜歡這間店呢。」 「沒什麼……這家店很方便罷了。」 「明明需要繞遠路過來?」 「嗯。」 胡蝶聽到我的回應之後,似乎有點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她手持著筷子,難得地擺出不得體的舉動,像是在指責我一般揮舞手指。 「冨岡先生真不老實,要是你說喜歡這間店老闆肯定會很高興的。」 「是啊,小哥,明明滿常見到你的。」 「是吧?你看老闆都這麼說了。」 看著眼前的兩人一搭一唱地在挖苦我,我愈來愈不明白胡蝶究竟是為了什麼而來。 想獨自一個人度過這難熬日子的打算,也被她這突如其來的到訪而被打壞。 「來,這是兩位的鮭魚蘿蔔。」 「謝謝,今天的看起來還是一樣好吃呢。」 「哈哈,小姊姊您真會誇獎。」 才剛跟老闆說完話,胡蝶便轉頭看著我那逐漸無法控制的表情。 她總是說著我看見喜愛的食物時,那笑容燦爛得有點噁心。 但每回一同出來吃飯,她都會邊嫌棄邊直直盯著我的樣子。 「冨岡先生,真的很喜歡鮭魚蘿蔔耶。」 「……不行嗎?」 「不,才沒這回事。」 接著她邊撐著自己的臉蛋望向我,同時將自己眼前的那碗鮭魚蘿蔔推到我這一側。 「我想兩份你應該吃得下吧?」 「是沒有什麼問題……」 「那這份……就當做我請你吃的。」 胡蝶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就像在觀察我的反應一般,讓人覺得有些坐立難安。 「冨岡先生,生日快樂。」 「唔咕……!」 「啊……!小心,別噎著了。」 胡蝶將茶水遞給我,但我並不是因為狼吞虎嚥而噎住,而是被她突如其來的祝賀嚇到。 當作緩解自己打結的腦袋,我還是接過茶水一口氣飲盡。 靠這多出來的思考時間,我才明白自己應該做出什麼回應。 「妳為什麼會知道?」 「雖然有些違反個人隱私……但我是從你在蝶屋的病歷裡看到的。」 「是這樣嗎……」 我並沒有料想到這樣的可能性,看著眼前成為生日禮物的鮭魚蘿蔔,心裡萌生了一些複雜的情緒。 但如果要確實用一個詞語去定義這個情緒,我認為這就是欣喜。 「看你開心的……你如果想要受到祝賀,就老實跟大家說就好了。」 「不……我並沒這麼想。」 「其實你是擔心被討厭,說了也沒人會幫你祝福吧?」 「我才沒有被討厭。」 但我心裡明白,胡蝶說的有一部分是事實。 蔦子姊姊的身故讓我對於慶祝生日這件事感到有些害怕,也不敢去做多餘的期待。 「雖然只是一小碗簡單的料理,但冨岡先生還是會感到開心吧?」 「……」 「沒有人不會對誠心的祝福反感的,我想冨岡先生也是一樣的。」 胡蝶的笑意變得愈發明顯,我知道她此時的笑容並非調侃,而是我們兩人獨處時才偶爾會露出的自然笑靨。 「冨岡先生想收到更多人的祝福嗎?還是不想?」 「非得選的話……不會不想。」 「那麼……艷!」 胡蝶離席一聲疾呼,停留在屋簷上的鎹鴉迅速地飛落到她的肩上。 「就麻煩妳告訴大家,今天是水柱大人的生日了。」 「嘎!嘎!」 確認訊息並送走鎹鴉後,胡蝶再度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這樣會太自作主張嗎?」 「不……也不至於。」 「不知道冨岡先生會收到怎樣的禮物呢?」 「……不會有多少的。」 「這可不曉得,說不定冨岡先生比想像中受歡迎也不一定。」 胡蝶似乎直直望向我的雙瞳,但她的視線並不會讓我感到厭煩。 「不過就算沒人送你禮物或沒人進行祝賀……」 說到這,她轉為咧嘴而笑的艷麗容貌。 「至少你嘴巴裡已經吃著胡蝶忍送的禮物了,也不算太孤單吧?」

標記:

58 次瀏覽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義忍】願念

「這裡就是……冨岡先生的老家嗎?」 看著老朽的屋瓦,可以感受到許久沒有人居住了。 久久未經保養的梁柱,也漸漸出現了蛀蝕的痕跡…… 要是再這樣下去不管,遲早有一天會承受不住自己的重量而垮掉吧。 「嗯。」 冨岡先生難得穿著隊服以外的衣服,看著他羽織底下的褶裙樣貌讓我感到有些新鮮。 只是他並沒有因為難得的休假,就變得比較善於溝通,用詞還是一樣精簡。 自從八重的事情之後,我們又一次在工作場合巧遇。 不過這

【義忍】蟬鳴※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哈啊……唔……咕!」 久違的幽會,只有我們獨處的房間裡又一次傳出歡愉的喘息。 要不是戶外有唧唧不斷的蟬鳴,在這風和日麗的午後早就被不小心經過的人聽得一清二楚了吧? 「胡、胡蝶……等等……唔!」 沒錯,只有我們的房間裡,響著讓我無法按捺情慾的喘息。 只是往常止不住淚吟的人是我,如今卻是冨岡先生用他誘人的嗓音在微微求饒。 「嗚……不行…

【義忍】引蝶

「這些應該夠了……」 為了籌措鬼殺隊日常的消耗品,我帶著竹簍在藤襲山外圍採收紫藤花。 此處一年四季皆盛開的奇特現象,對於有大量需求的我們來說是極為重要的資產。 平常都是拜託隱來幫忙這些工作,這次卻心血來潮想自行前往…… 或許有一部分是想暫時放下就任柱之後突然變得繁重的責任,藉此讓浮動的情緒冷靜下來。 把玩著手中精緻無瑕的紫藤花朵,一個我已下定決心卻不知該從何開始的計畫,一直繚繞在我的腦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