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義忍】生產前的產前憂鬱

※點文、懷孕生子設定,OOC※

忍最近常常睡不好。


睡不好時會在深夜中痛苦呻吟,需要不斷輕輕地搖晃才能把她從睡夢裡拉回現實。

好不容易將她喚醒後,額頭也都會充滿冰冷的汗珠。

待意識稍加恢復,她也總會向我索求深沉的吻,如同怕我突然消失一般不斷喊著名字並品嘗屬於我的一切。


愈接近她臨盆的日子,這樣的狀況就愈頻繁。

縱使想問她有沒有什麼自己能幫上忙的,但她的回答總是千篇一律。


「大概只是產前憂鬱吧…我想生完這孩子倆就沒事了。」


孩子倆…前陣子判斷出來,忍的肚子裡面寄宿著兩個孩子。

本來體質比較虛弱的忍懷有身孕,就讓大家足夠緊張了,發現是雙子之後大家甚至開始不分晝夜地給予她最大的協助。

就連現在就寢的時間,除了我之外也隨時有蝶屋的女孩子在待命著。


本來我任務不在場時也是拜託她們照顧忍,如今主公大人則讓我暫時休假到忍生產完。

另一方面忍因為產假而空懸出來的工作,栗花落跟神崎也都盡她們所能補上,理論上來說我們毫無後顧之憂。

但忍的狀況,總是讓我感到強烈的不安……


應該說,我可以明白忍害怕的事物。

那是懷疑眼前的幸福,是不是在一覺醒來之後都會變成虛幻的夢境——

如同繚繞在眼前的迷霧般,如何掙扎都揮散不去的恐懼。


「義勇先生…嗯唔……」


醒來後就一直黏在我唇上的忍,也不顧吸吮了我多少唾液,至今仍然貪心地在我的嘴裡舔弄著。

交纏的舌頭因為分開而牽成的一絲銀線,又會馬上因為我們的糾纏而融為我們體內的一部份。

對於無法交合的現況來說,這已經是忍用來滿足慾望的極限形式了。


「忍……又做噩夢了嗎?」

「嗯。」


趁著忍親到喘不過氣必須稍微離開時,我開口詢問還有些惺忪的她。

而聽到她伴隨稍微點頭的回答後,我忍不住拭去她臉上的汗水跟泛出的淚珠。

如果沒有頂著大肚子,我會想用全身的力氣把她抱在懷裡。


「……今天一樣無法對我說夢到什麼嗎?」

「對不起,我說不出口……」


忍的缺點,硬要說就是太溫柔跟太善良了。

凡事可以的話都往自己身上扛,就算對方是自己的姊妹或丈夫也一樣。


「忍,我希望妳還記得。」

「…嗯?」

「如果妳願意的話,我來替妳承擔。」


聽到我這麼說,忍的身體微微顫了一下,我認為她沒有忘記這句話對我們的意義。


「這時候說這種話……義勇先生真的,好狡猾喔。」


此時她好不容易露出了燦爛的笑容,眼睛瞇起來如同明夜的彎月一般美麗。

我對著她額頭輕輕吻了一下,她才終於如釋重負一般娓娓道來自己的夢境。


「我最近總是會夢見,我在面對殺死姊姊的仇人時戰死了。」「好奇怪,明明我連他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


她鉅細靡遺地訴說著夢裡的過程,並告訴我最近的惡夢都是如出一轍的場景。

面對比自己強大太多的對手,用盡手段仍舊束手無策,只能用滿是毒素的自身作為誘餌,嘗試與對方同歸於盡。


「一切都太過真實,裡頭刺骨的惡寒就算醒來還是消不去…」

「沒事的,我在這。」

「而且…這是我原本會選擇的未來,如果沒有懷上他們的話。」


她摸著自己即將臨盆的大肚子,眼裡充滿了欣慰與感激。


「在那個夢裡,我總是在死前想起義勇先生的臉,但你卻不在我身邊……」

「嗯。」

「真的是……讓人感到很害怕的噩夢呢。」


說到這裡時,她又趁機吻了我一下,像在確認我是否存在一般。


「醒來的一瞬間總有意識被抽離的感覺,很害怕去確認哪一邊才是現實。」

「……這裡就是,有我在的地方。」

「嗯……我相信義勇先生。」


在她重新閉上眼睛準備進入夢鄉前,又再度深深吻了我一次。


「所以,就當作這是產前憂鬱吧。」「我想,只要義勇先生一直待在我身邊,遲早會沒事的。」


她這麼說,閉上眼的臉龐充滿了笑容。


在這之後她還是不斷地在夜半驚醒,這一天的對話並沒有明顯改善她的狀況。

但就如同她所說的,在詠月跟小春誕生後再也沒有夢到這些讓她感到恐懼的一切了。


或許是因為…她夢中所呈現出來的未來,最後的一絲可能性被他們倆的誕生給斷絕了。

如今忍能選擇的——只剩下一家四口共享天倫之樂的未來這條路。

而隨著這兩個不太黏我卻令我自豪的兒女出生,我內心的懼怕也從此煙消雲散。



標記:

161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義勇先生,你看……外頭的雲霞好美。」 「嗯。」 忍從窗戶望向富士山,被夕陽映照的晚霞襯著山峰的影子,在薄霧之中仍能看見明顯的輪廓。 婚後這幾年來一直都沒有好好讓她放鬆,身處在如此悠閒的旅遊中,至今的我仍難以想像。 而眼前忍的笑容,卻比任何事物都還要更加真實。 「抽到招待券真的太好了呢,義勇先生。」 「啊啊……」 身穿旅館提供的浴衣,忍的樣貌除了跟往常一般嬌美外,又比平時更增添了一絲嫵媚。 前陣子

「那麼,冨岡先生我們該往哪裡走呢?」 再一次遇上岔路,我刻意提出了疑問,讓手持地圖的人決定接下來的路徑。 他面無表情地看著手上的地圖,隨後抬頭望向前方的岔路口,遲遲沒有做出回應。 「冨岡先生?」 「走這邊……」 在我又一聲的催促後,他終於像是下定決心一般指了其中一個方向。 我下意識伸手掩住自己的嘴巴,深怕不小心發出的微笑會透露出情緒,並顯得還在邊走邊吃的自己更加不優雅。 「那麼,就照冨岡先生的指示

「痛……」 頭頂被鬆軟的雪球正中紅心,崩解的白雪一下子就從冨岡先生的頭上滑落下來。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襲擊,他低著頭發出像是在抱怨的感想。 「冨岡先生,破綻太多了喔。」 我開懷地笑著,望著他笨拙回頭的埋怨眼神,更是藏不住眼裡的笑意。 其實我一開始只是想欣賞皚皚的初雪美景,並沒有打算捉弄冨岡先生。 但看到他開啟難得的玩心,抓起一球白雪捏起來時,便趁著他全身都是破綻的時候偷襲他。 「冨岡先生有打過雪杖嗎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