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義忍】男友襯衫※



※成人向、有性描寫※

※點文、超級無敵OOC,現paro※



外頭下著毫無預警的滂沱大雨,但無論驟雨如何嘈雜,我都很難不去注意浴室內潺潺的排水聲及洗衣機扭動的機械聲。

我已經將全身溼透的衣物換成乾爽的新衣,同時不斷拿著毛巾擦拭著因雨水而蜷曲的頭髮。

如今的我靠在洗衣場的門外,以防正在沐浴的忍有任何需求。


蓮蓬頭的水聲戛然而止,屋內迎來了短暫的寂靜。

但很快地,開門聲徹底劃破了屋內凝結的空氣。


「義勇,你是不是故意的啊?」


忍身上穿著我借給她的襯衫,手裡卻拿著我的褲子並沒有穿上,清晰可見大腿以下那冒著熱氣的肌膚。


「這褲子沒有鬆緊帶,我根本不可能穿得上去啊…」


她有些抱怨地將褲子砸到我胸前,但少了原本提著褲子阻擋在胸前的手,忍的曲線隨著貼身的白襯衫被勾勒出來。


「而且,我的內衣明明都濕了沒得穿,你…你還拿襯衫……」


說到這,原本提起的眉頭緊縮了起來,臉蛋也突然像燒紅的煤炭般。


「…抱歉!我沒注意到…等我一下……」


我低下頭轉身,開始思索起衣櫃裡其他更好的選擇。

但衣角在幾乎同一時間被用力拽住,準備踏出的腳步也硬生生被收了回來。


「算…算了啦!先在客廳等衣服烘乾吧…」


那被過大的袖口幾乎遮住的小手,其伸出的指尖像螯一般緊抓著我不放。

最後也就用這樣的態勢,緩緩地移動到沙發上等待著時間過去。


毫無目的地打開電視後,我們無法把注意力放在螢幕上,眼角的餘光都在注意著她放下頭髮的側臉。

平常她都喜歡縮在我懷裡,這時候卻乖乖地待在身旁,彼此的身體接觸僅止於在沙發上交疊的手掌。


身為青梅竹馬,我一直都沒有意識到她身為女性的那一部分。

一直到升上高中,她身邊的充滿了巨大的變化,才發現我並不只把忍視為青梅竹馬。

我也才在那時明白,忍從以前到現在都一直是這麼想的……駑鈍的我,卻把她在我身邊當成理所當然。


曾幾何時,我也再也無法忽視她的魅力,獨處時我早已無法克制身為男性的慾望。

也早就不只一次讓情感完全駕馭在理智之上,擅自索求著身為「女友」的她。


「…義勇!?」


我將她拉到自己的胸前,並看著她驚慌失措的神情。


「忍平常…不是都在我懷裡?」

「我現在沒穿內衣,會曝光的啦……」

「……所以忍其實也想嗎?」


而漸漸地,我也學會了怎樣利用言語讓她更焦急、如何輕易地勾起彼此的情慾。

這並非是我從任何經驗中學到的溝通,就像是跟她待在一起就自然而然學會的本能反應。


「義勇,你又用這麼狡…啊……」


我稍稍撥開她為未束緊的領口鈕扣處,輕輕地在她如同小鹿般的頸前一吻。

每當我的嘴唇接觸到她的肌膚時,她總是會發出幼獸一般嬌嗔的喘息聲……是個令人欲罷不能的聲音。


「等等,你又想在客廳……唔……」


當我摟住她開始接吻的同時,她的下半身也像是被感官所觸動,不自然地扭動了起來。


「忍,可以嗎?」

「…不要啦……」


忍將眼神別開,但還在享受餘韻的嘴,仍舊微微開著並伸出細嫩的舌尖抵在下唇。

一開始想要推開我的雙手,如今也緊緊地抓住我胸前的衣服布料。


「抱歉,忍…我又要惹妳生氣了……」


看見她欲拒還迎的反應時,我縱容自己的任性開始解開她的釦子。

每個扣子被解開的瞬間,忍的身體都會不自覺地顫抖一下,腰部的扭動跟喘息聲也慢慢變得更加明顯。


「等…果然還是等等!」


而就在我準備慢慢探索她大腿內側那濕潤的蜜徑時,忍還是恢復了理智將我推開。


「被發現會很丟臉的,我不要……」


忍緩緩地拉開距離後,伸出手稍稍遮住自己的臉,並在一瞬間的沉默後繼續說道:

「…義勇你先去洗澡,我在房間等你……」


說罷,她便急促地站起身來背對我,並朝著樓上的房間慢步前進。

在轉角處離開我的視線前,她用快被雨聲蓋住的聲量,留下了一句話。


「不要…洗太久……」


在那之後,我洗了人生中最確實又迅速的一次澡。





標記:

90 次瀏覽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義忍】願念

「這裡就是……冨岡先生的老家嗎?」 看著老朽的屋瓦,可以感受到許久沒有人居住了。 久久未經保養的梁柱,也漸漸出現了蛀蝕的痕跡…… 要是再這樣下去不管,遲早有一天會承受不住自己的重量而垮掉吧。 「嗯。」 冨岡先生難得穿著隊服以外的衣服,看著他羽織底下的褶裙樣貌讓我感到有些新鮮。 只是他並沒有因為難得的休假,就變得比較善於溝通,用詞還是一樣精簡。 自從八重的事情之後,我們又一次在工作場合巧遇。 不過這

【義忍】蟬鳴※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哈啊……唔……咕!」 久違的幽會,只有我們獨處的房間裡又一次傳出歡愉的喘息。 要不是戶外有唧唧不斷的蟬鳴,在這風和日麗的午後早就被不小心經過的人聽得一清二楚了吧? 「胡、胡蝶……等等……唔!」 沒錯,只有我們的房間裡,響著讓我無法按捺情慾的喘息。 只是往常止不住淚吟的人是我,如今卻是冨岡先生用他誘人的嗓音在微微求饒。 「嗚……不行…

【義忍】引蝶

「這些應該夠了……」 為了籌措鬼殺隊日常的消耗品,我帶著竹簍在藤襲山外圍採收紫藤花。 此處一年四季皆盛開的奇特現象,對於有大量需求的我們來說是極為重要的資產。 平常都是拜託隱來幫忙這些工作,這次卻心血來潮想自行前往…… 或許有一部分是想暫時放下就任柱之後突然變得繁重的責任,藉此讓浮動的情緒冷靜下來。 把玩著手中精緻無瑕的紫藤花朵,一個我已下定決心卻不知該從何開始的計畫,一直繚繞在我的腦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