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義忍】男友襯衫※



※成人向、有性描寫※

※點文、超級無敵OOC,現paro※



外頭下著毫無預警的滂沱大雨,但無論驟雨如何嘈雜,我都很難不去注意浴室內潺潺的排水聲及洗衣機扭動的機械聲。

我已經將全身溼透的衣物換成乾爽的新衣,同時不斷拿著毛巾擦拭著因雨水而蜷曲的頭髮。

如今的我靠在洗衣場的門外,以防正在沐浴的忍有任何需求。


蓮蓬頭的水聲戛然而止,屋內迎來了短暫的寂靜。

但很快地,開門聲徹底劃破了屋內凝結的空氣。


「義勇,你是不是故意的啊?」


忍身上穿著我借給她的襯衫,手裡卻拿著我的褲子並沒有穿上,清晰可見大腿以下那冒著熱氣的肌膚。


「這褲子沒有鬆緊帶,我根本不可能穿得上去啊…」


她有些抱怨地將褲子砸到我胸前,但少了原本提著褲子阻擋在胸前的手,忍的曲線隨著貼身的白襯衫被勾勒出來。


「而且,我的內衣明明都濕了沒得穿,你…你還拿襯衫……」


說到這,原本提起的眉頭緊縮了起來,臉蛋也突然像燒紅的煤炭般。


「…抱歉!我沒注意到…等我一下……」


我低下頭轉身,開始思索起衣櫃裡其他更好的選擇。

但衣角在幾乎同一時間被用力拽住,準備踏出的腳步也硬生生被收了回來。


「算…算了啦!先在客廳等衣服烘乾吧…」


那被過大的袖口幾乎遮住的小手,其伸出的指尖像螯一般緊抓著我不放。

最後也就用這樣的態勢,緩緩地移動到沙發上等待著時間過去。


毫無目的地打開電視後,我們無法把注意力放在螢幕上,眼角的餘光都在注意著她放下頭髮的側臉。

平常她都喜歡縮在我懷裡,這時候卻乖乖地待在身旁,彼此的身體接觸僅止於在沙發上交疊的手掌。


身為青梅竹馬,我一直都沒有意識到她身為女性的那一部分。

一直到升上高中,她身邊的充滿了巨大的變化,才發現我並不只把忍視為青梅竹馬。

我也才在那時明白,忍從以前到現在都一直是這麼想的……駑鈍的我,卻把她在我身邊當成理所當然。


曾幾何時,我也再也無法忽視她的魅力,獨處時我早已無法克制身為男性的慾望。

也早就不只一次讓情感完全駕馭在理智之上,擅自索求著身為「女友」的她。


「…義勇!?」


我將她拉到自己的胸前,並看著她驚慌失措的神情。


「忍平常…不是都在我懷裡?」

「我現在沒穿內衣,會曝光的啦……」

「……所以忍其實也想嗎?」


而漸漸地,我也學會了怎樣利用言語讓她更焦急、如何輕易地勾起彼此的情慾。

這並非是我從任何經驗中學到的溝通,就像是跟她待在一起就自然而然學會的本能反應。


「義勇,你又用這麼狡…啊……」


我稍稍撥開她為未束緊的領口鈕扣處,輕輕地在她如同小鹿般的頸前一吻。

每當我的嘴唇接觸到她的肌膚時,她總是會發出幼獸一般嬌嗔的喘息聲……是個令人欲罷不能的聲音。


「等等,你又想在客廳……唔……」


當我摟住她開始接吻的同時,她的下半身也像是被感官所觸動,不自然地扭動了起來。


「忍,可以嗎?」

「…不要啦……」


忍將眼神別開,但還在享受餘韻的嘴,仍舊微微開著並伸出細嫩的舌尖抵在下唇。

一開始想要推開我的雙手,如今也緊緊地抓住我胸前的衣服布料。


「抱歉,忍…我又要惹妳生氣了……」


看見她欲拒還迎的反應時,我縱容自己的任性開始解開她的釦子。

每個扣子被解開的瞬間,忍的身體都會不自覺地顫抖一下,腰部的扭動跟喘息聲也慢慢變得更加明顯。


「等…果然還是等等!」


而就在我準備慢慢探索她大腿內側那濕潤的蜜徑時,忍還是恢復了理智將我推開。


「被發現會很丟臉的,我不要……」


忍緩緩地拉開距離後,伸出手稍稍遮住自己的臉,並在一瞬間的沉默後繼續說道:

「…義勇你先去洗澡,我在房間等你……」


說罷,她便急促地站起身來背對我,並朝著樓上的房間慢步前進。

在轉角處離開我的視線前,她用快被雨聲蓋住的聲量,留下了一句話。


「不要…洗太久……」


在那之後,我洗了人生中最確實又迅速的一次澡。





標記:

306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義勇先生,你看……外頭的雲霞好美。」 「嗯。」 忍從窗戶望向富士山,被夕陽映照的晚霞襯著山峰的影子,在薄霧之中仍能看見明顯的輪廓。 婚後這幾年來一直都沒有好好讓她放鬆,身處在如此悠閒的旅遊中,至今的我仍難以想像。 而眼前忍的笑容,卻比任何事物都還要更加真實。 「抽到招待券真的太好了呢,義勇先生。」 「啊啊……」 身穿旅館提供的浴衣,忍的樣貌除了跟往常一般嬌美外,又比平時更增添了一絲嫵媚。 前陣子

「那麼,冨岡先生我們該往哪裡走呢?」 再一次遇上岔路,我刻意提出了疑問,讓手持地圖的人決定接下來的路徑。 他面無表情地看著手上的地圖,隨後抬頭望向前方的岔路口,遲遲沒有做出回應。 「冨岡先生?」 「走這邊……」 在我又一聲的催促後,他終於像是下定決心一般指了其中一個方向。 我下意識伸手掩住自己的嘴巴,深怕不小心發出的微笑會透露出情緒,並顯得還在邊走邊吃的自己更加不優雅。 「那麼,就照冨岡先生的指示

「痛……」 頭頂被鬆軟的雪球正中紅心,崩解的白雪一下子就從冨岡先生的頭上滑落下來。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襲擊,他低著頭發出像是在抱怨的感想。 「冨岡先生,破綻太多了喔。」 我開懷地笑著,望著他笨拙回頭的埋怨眼神,更是藏不住眼裡的笑意。 其實我一開始只是想欣賞皚皚的初雪美景,並沒有打算捉弄冨岡先生。 但看到他開啟難得的玩心,抓起一球白雪捏起來時,便趁著他全身都是破綻的時候偷襲他。 「冨岡先生有打過雪杖嗎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