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義忍】蟬鳴※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哈啊……唔……咕!」


久違的幽會,只有我們獨處的房間裡又一次傳出歡愉的喘息。

要不是戶外有唧唧不斷的蟬鳴,在這風和日麗的午後早就被不小心經過的人聽得一清二楚了吧?


「胡、胡蝶……等等……唔!」


沒錯,只有我們的房間裡,響著讓我無法按捺情慾的喘息。

只是往常止不住淚吟的人是我,如今卻是冨岡先生用他誘人的嗓音在微微求饒。


「嗚……不行……」

「呼哈……這麼舒服嗎?」


為了回答冨岡先生的請求,我稍微把嘴離開了陽根一下子,並自然地深吸了一口氣。

在舌尖與鈴口之間牽起的黏稠細絲,已經無法辨認是我的唾液還是冨岡先生的淫汁。


「呵呵……我要繼續享用了。」


給予冨岡先生小小的預告,我再一次含住那昂揚的淫慾。

同一時間我的舌根早已在他的溝冠附近蠢動,劃過鈴口時帶著微微鹹味的汁液讓我更欲罷不能。

「唔……哈啊!」


能讓我如此專心品嚐的原因,除了本來就覺得冨岡先生的身體很美味之外。

另一方面,也是我喜歡這個樣子的冨岡先生。


這個時候的他,比任何時候都還要老實。


比起欣賞我的身體被他玩弄的樣子,利用每一次深入到最裡面來觀察我反應的冨岡先生……

這個冨岡先生要可愛多了。


我偷偷抬高視線欣賞眼前的美景,即是雙手在後撐著地板,無法自拔地享受這個過程的冨岡先生。

看到這樣的他,讓我更加地陶醉在舔弄他的分身上。


隨著我愈來愈熟練,我也愈來愈容易見到如此景況。

而當冨岡先生忍不住開始撫摸我的後頸,嘴裡的他也像快要撐破的葫蘆一般傳出陣陣脈動時……

我便明白他已經快要無法忍耐快感,想將全部的慾望吐露給我。


而每每到這個時候,我也會更賣力地挑逗他敏感的地帶。

經過好幾次的嘗試,就算是最不明顯的弱點我也早已一清二楚。


「胡蝶……我要……嗚……」


冨岡先生有些無助的宣示才喊完不久,濃稠的湧流便毫無預警地襲來。

他下意識地稍稍按住我的後腦勺,我也順著他的勁道盡其所能地含住更多。

我也總會趁著這個冨岡先生最沒有防備的時候,捧著他的囊袋不讓他有所保留,吸吮任何一滴流出的慾望。

喉嚨深深被抵住的不適感讓我眼眶裡的淚珠緩緩掉落,我卻沉迷在吞服那陣陣噴出的濃郁白漿上。


這時候只要在細細品味的過程中,稍加撥出一點餘裕去舔弄他的馬眼……冨岡先生便會發出明顯的顫動,喘息也會變得色情無比。

看著他無法抵抗快感,只能任由我擺布的模樣……比任何時候都還要讓我欲罷不能。


「冨岡先生……」


就算冨岡先生皺著眉頭還未完全恢復,我還是整個人騎到了他盤坐的大腿上。

雖然從他的反應能看出來,剛剛一口一口吞下他體液的小嘴向他索吻,並不是完全能接受的事情。

但他從未拒絕過我,只會帶著一絲絲的困擾承受我想與他交換唾液的請求。


「唔嗯……冨岡先生……」


趁著在深吻中短暫分開的時間,我淫靡地喊著他的名字。

將他的手引導到我的腰帶上,請求他幫我寬衣解帶。


因為我們彼此都明白……在這麼風和日麗的午後,只有這個樣子是遠遠不夠的。


「接下來……輪到冨岡先生了。」


而這也是夏日唧唧的蟬鳴聲……努力幫我們隱藏的秘密。

標記:

1,669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義勇先生,你看……外頭的雲霞好美。」 「嗯。」 忍從窗戶望向富士山,被夕陽映照的晚霞襯著山峰的影子,在薄霧之中仍能看見明顯的輪廓。 婚後這幾年來一直都沒有好好讓她放鬆,身處在如此悠閒的旅遊中,至今的我仍難以想像。 而眼前忍的笑容,卻比任何事物都還要更加真實。 「抽到招待券真的太好了呢,義勇先生。」 「啊啊……」 身穿旅館提供的浴衣,忍的樣貌除了跟往常一般嬌美外,又比平時更增添了一絲嫵媚。 前陣子

「那麼,冨岡先生我們該往哪裡走呢?」 再一次遇上岔路,我刻意提出了疑問,讓手持地圖的人決定接下來的路徑。 他面無表情地看著手上的地圖,隨後抬頭望向前方的岔路口,遲遲沒有做出回應。 「冨岡先生?」 「走這邊……」 在我又一聲的催促後,他終於像是下定決心一般指了其中一個方向。 我下意識伸手掩住自己的嘴巴,深怕不小心發出的微笑會透露出情緒,並顯得還在邊走邊吃的自己更加不優雅。 「那麼,就照冨岡先生的指示

「痛……」 頭頂被鬆軟的雪球正中紅心,崩解的白雪一下子就從冨岡先生的頭上滑落下來。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襲擊,他低著頭發出像是在抱怨的感想。 「冨岡先生,破綻太多了喔。」 我開懷地笑著,望著他笨拙回頭的埋怨眼神,更是藏不住眼裡的笑意。 其實我一開始只是想欣賞皚皚的初雪美景,並沒有打算捉弄冨岡先生。 但看到他開啟難得的玩心,抓起一球白雪捏起來時,便趁著他全身都是破綻的時候偷襲他。 「冨岡先生有打過雪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