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義忍】蟬鳴※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哈啊……唔……咕!」


久違的幽會,只有我們獨處的房間裡又一次傳出歡愉的喘息。

要不是戶外有唧唧不斷的蟬鳴,在這風和日麗的午後早就被不小心經過的人聽得一清二楚了吧?


「胡、胡蝶……等等……唔!」


沒錯,只有我們的房間裡,響著讓我無法按捺情慾的喘息。

只是往常止不住淚吟的人是我,如今卻是冨岡先生用他誘人的嗓音在微微求饒。


「嗚……不行……」

「呼哈……這麼舒服嗎?」


為了回答冨岡先生的請求,我稍微把嘴離開了陽根一下子,並自然地深吸了一口氣。

在舌尖與鈴口之間牽起的黏稠細絲,已經無法辨認是我的唾液還是冨岡先生的淫汁。


「呵呵……我要繼續享用了。」


給予冨岡先生小小的預告,我再一次含住那昂揚的淫慾。

同一時間我的舌根早已在他的溝冠附近蠢動,劃過鈴口時帶著微微鹹味的汁液讓我更欲罷不能。

「唔……哈啊!」


能讓我如此專心品嚐的原因,除了本來就覺得冨岡先生的身體很美味之外。

另一方面,也是我喜歡這個樣子的冨岡先生。


這個時候的他,比任何時候都還要老實。


比起欣賞我的身體被他玩弄的樣子,利用每一次深入到最裡面來觀察我反應的冨岡先生……

這個冨岡先生要可愛多了。


我偷偷抬高視線欣賞眼前的美景,即是雙手在後撐著地板,無法自拔地享受這個過程的冨岡先生。

看到這樣的他,讓我更加地陶醉在舔弄他的分身上。


隨著我愈來愈熟練,我也愈來愈容易見到如此景況。

而當冨岡先生忍不住開始撫摸我的後頸,嘴裡的他也像快要撐破的葫蘆一般傳出陣陣脈動時……

我便明白他已經快要無法忍耐快感,想將全部的慾望吐露給我。


而每每到這個時候,我也會更賣力地挑逗他敏感的地帶。

經過好幾次的嘗試,就算是最不明顯的弱點我也早已一清二楚。


「胡蝶……我要……嗚……」


冨岡先生有些無助的宣示才喊完不久,濃稠的湧流便毫無預警地襲來。

他下意識地稍稍按住我的後腦勺,我也順著他的勁道盡其所能地含住更多。

我也總會趁著這個冨岡先生最沒有防備的時候,捧著他的囊袋不讓他有所保留,吸吮任何一滴流出的慾望。

喉嚨深深被抵住的不適感讓我眼眶裡的淚珠緩緩掉落,我卻沉迷在吞服那陣陣噴出的濃郁白漿上。


這時候只要在細細品味的過程中,稍加撥出一點餘裕去舔弄他的馬眼……冨岡先生便會發出明顯的顫動,喘息也會變得色情無比。

看著他無法抵抗快感,只能任由我擺布的模樣……比任何時候都還要讓我欲罷不能。


「冨岡先生……」


就算冨岡先生皺著眉頭還未完全恢復,我還是整個人騎到了他盤坐的大腿上。

雖然從他的反應能看出來,剛剛一口一口吞下他體液的小嘴向他索吻,並不是完全能接受的事情。

但他從未拒絕過我,只會帶著一絲絲的困擾承受我想與他交換唾液的請求。


「唔嗯……冨岡先生……」


趁著在深吻中短暫分開的時間,我淫靡地喊著他的名字。

將他的手引導到我的腰帶上,請求他幫我寬衣解帶。


因為我們彼此都明白……在這麼風和日麗的午後,只有這個樣子是遠遠不夠的。


「接下來……輪到冨岡先生了。」


而這也是夏日唧唧的蟬鳴聲……努力幫我們隱藏的秘密。

標記:

935 次瀏覽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義忍】願念

「這裡就是……冨岡先生的老家嗎?」 看著老朽的屋瓦,可以感受到許久沒有人居住了。 久久未經保養的梁柱,也漸漸出現了蛀蝕的痕跡…… 要是再這樣下去不管,遲早有一天會承受不住自己的重量而垮掉吧。 「嗯。」 冨岡先生難得穿著隊服以外的衣服,看著他羽織底下的褶裙樣貌讓我感到有些新鮮。 只是他並沒有因為難得的休假,就變得比較善於溝通,用詞還是一樣精簡。 自從八重的事情之後,我們又一次在工作場合巧遇。 不過這

【義忍】引蝶

「這些應該夠了……」 為了籌措鬼殺隊日常的消耗品,我帶著竹簍在藤襲山外圍採收紫藤花。 此處一年四季皆盛開的奇特現象,對於有大量需求的我們來說是極為重要的資產。 平常都是拜託隱來幫忙這些工作,這次卻心血來潮想自行前往…… 或許有一部分是想暫時放下就任柱之後突然變得繁重的責任,藉此讓浮動的情緒冷靜下來。 把玩著手中精緻無瑕的紫藤花朵,一個我已下定決心卻不知該從何開始的計畫,一直繚繞在我的腦海裡。

【義忍+風花】對話的對象

陰鬱的一天,又雪上加霜地多了雨後的腐朽味。 在埋葬隊士的墓地裡我循著記憶,尋找於在當年今日殞落的少女下葬之處。 胡蝶香奈惠,在我同意她加入鬼殺隊的那一刻起,這就是有可能發生的結果之一。 縱使她展現出再過人的天份,身為人類與鬼的差距依然是一堵無法跨越的高牆。 鏖戰至黎明之時留一口氣向妹妹道別,就已經是她能盡到的最大努力。 她過世的頭兩年,忌日充滿了景仰她的隊士前來掃墓。 但那些人也隨著日復一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