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義忍】醉翁之意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看著在柱限定的酒會裡面緊抱著我的腰部不放的義勇先生,我發出了又深又長的嘆息。 這人也真是的……原來平常滴酒不沾的原因是因為酒量很差嗎? 不小心錯喝到我的一杯酒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也難怪平常都不願意跟大家敬酒。 「哈哈,你們還真甜蜜啊。」 「宇髓先生,請不要開這種玩笑。」 「事到如今就別再逞強了,我們早就知道了啦。」 「……你在說什麼,我可聽不懂。」 我當然早就知道曝光了啦,但要是口頭上承認了跟義勇先生的關係,感覺就真的徹底輸了。 至於輸給什麼……其實我也說不上來,或許就是不想讓他覺得我們是被大家祝福又公認的一對吧。 一想到他那自豪的笑容,就會覺得莫名其妙地不愉快。 「小忍,其實妳不用顧慮我們的……」 「甘、甘露寺小姐,妳又是在說些什麼呀!?」 「就、就是那個呀……啊……太害羞了啦,我說不出口!」 「等等!不管妳想到的是什麼,我覺得妳都誤會了一些什麼!?」 蜜璃整個用關愛的眼神望著我跟義勇先生,說著一些不知所云的話之後突然遮住自己的臉,邊別過頭邊露出靦腆卻又難掩興奮的笑容。 「平常冨岡醒著不好指出來,看你們也挺介意曝光我就不發表意見了……」 「煉獄先生……」 「但隔壁有空房,我會裝作你們不在這的!」 「煉獄先生!」 連煉獄先生也這樣……每一個人都用著看笑話的態度對著我們,義勇先生你就不能振作一點嗎? 「南無……」 啊……還有悲鳴嶼先生,如果是他的話一定會好好阻止大家的。 「在下有一種……送女兒出嫁的心情。」 「哦哦,我明白的!你現在的神情,跟雛鶴嫁給我時他老爸一模一樣。」 「哈哈哈,不要難過,悲鳴嶼!」 「呀~小忍出嫁的時候一定會很可愛!」 結果不說話還好,悲鳴嶼先生的一席話反而讓現場的氣氛變得更為熱絡了。 「胡蝶啊……」 「不死川先生?」 就在大家超熱絡地討論我跟義勇先生的關係時,不死川先生突然渾身酒意地找我搭了話。 「妳的眼光很爛啊。」 「我同意。」 「唔……兩位這時總是意見很一致呢。」 不死川先生先是露出嫌惡的表情看著愈發軟爛的義勇先生,原本一語不發躲在角落默默觀察著蜜璃的伊黑先生也馬上在一瞬間附和著。 「我知道了啦,不死川先生你去旁邊喝,不要理我。」 稍微揮了揮手把不死川先生趕走之後,我趕緊把注意力移回依舊死抓著我不放的義勇先生。 「冨岡先生,不要再耍賴了,可以麻煩你先放開我嗎?」 「……我不要。」 或許是醉意有點消退了,他終於在喝完酒後第一次回應了我。 「……啊?你在說……」 「我不要。」 「你也差不多一點,作為一個大男人這樣太難看了。」 「在忍原諒我之前,我不會放開的。」 「……什麼?我不記得你有做了什麼需要被原諒的事情啊?」 說到這裡,義勇才把他埋在我衣服裡那醉醺醺的臉蛋抬起來。 用著有些可憐但依舊不減他姿色的神情,有些委屈地對我說著苦衷。 「今天早上忍在抱怨……被我聽見了……」 「今天……早上……?」 我努力回想著今天早上發生了什麼事情,一時間想不太到有什麼特別值得一提的事。 但從脊椎冒出來的寒意,直覺告訴了我絕對不會有好事。 因為昨晚我在義勇先生家留宿,所謂的今天早上只能是我們在獨處時發生。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了,我知道都不能讓他繼續說下去。 「忍說……胸口變緊了……衣服變得不合身了……」 「啊……啊啊啊啊啊!!!」 我一邊摀著義勇先生的嘴,一邊用力地大叫想蓋過他的聲音。 明明剛剛還在熱烈討論的眾人突然都停下對話,專心地聽義勇先生接下來要說些什麼。 「妳說……都是義勇先生的錯……」 「不、不要再說了啊!」 「對不起……我以後會少揉一點……原諒我好嗎?忍……」 「我原諒你啦!不要再說了啦!」 抬頭看著大家的臉,每個人都露出了複雜的表情,尤其是宇髓先生的神情特別猥褻。 「原來這是你們的情趣啊……」 「宇髓先生,你再多說一句就別想再踏進蝶屋,然後我也順便把你前陣子跟我要的偏方跟大家說。」 「抱歉!胡蝶,原諒我!」 稍微威脅他一下之後,馬上就從得意的笑容變成五體投地的下跪,這人真的有夠沒節操的。 等到大家都安分下來,看著依舊用水汪汪的大眼望著我的義勇先生,我再次嘆了一口大氣。 「那個……隔壁有空房對吧?」 事到如今,我決定選擇從兩個羞恥中選擇一個自己比較能接受的。 「我跟冨岡先生,先去隔壁休息了……大家盡量喝,不用管我們。」 就在我失落地想把義勇先生牽到空房時,宇髓先生又再一次出聲打斷我的動作。 「胡蝶。」 「……怎麼了?」 「聲音要控制一下喔。」 「不會有聲音啦!也不用勞您費心!」

標記:

120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義勇先生,你看……外頭的雲霞好美。」 「嗯。」 忍從窗戶望向富士山,被夕陽映照的晚霞襯著山峰的影子,在薄霧之中仍能看見明顯的輪廓。 婚後這幾年來一直都沒有好好讓她放鬆,身處在如此悠閒的旅遊中,至今的我仍難以想像。 而眼前忍的笑容,卻比任何事物都還要更加真實。 「抽到招待券真的太好了呢,義勇先生。」 「啊啊……」 身穿旅館提供的浴衣,忍的樣貌除了跟往常一般嬌美外,又比平時更增添了一絲嫵媚。 前陣子

「那麼,冨岡先生我們該往哪裡走呢?」 再一次遇上岔路,我刻意提出了疑問,讓手持地圖的人決定接下來的路徑。 他面無表情地看著手上的地圖,隨後抬頭望向前方的岔路口,遲遲沒有做出回應。 「冨岡先生?」 「走這邊……」 在我又一聲的催促後,他終於像是下定決心一般指了其中一個方向。 我下意識伸手掩住自己的嘴巴,深怕不小心發出的微笑會透露出情緒,並顯得還在邊走邊吃的自己更加不優雅。 「那麼,就照冨岡先生的指示

「痛……」 頭頂被鬆軟的雪球正中紅心,崩解的白雪一下子就從冨岡先生的頭上滑落下來。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襲擊,他低著頭發出像是在抱怨的感想。 「冨岡先生,破綻太多了喔。」 我開懷地笑著,望著他笨拙回頭的埋怨眼神,更是藏不住眼裡的笑意。 其實我一開始只是想欣賞皚皚的初雪美景,並沒有打算捉弄冨岡先生。 但看到他開啟難得的玩心,抓起一球白雪捏起來時,便趁著他全身都是破綻的時候偷襲他。 「冨岡先生有打過雪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