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義忍】雪仗




「痛……」


頭頂被鬆軟的雪球正中紅心,崩解的白雪一下子就從冨岡先生的頭上滑落下來。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襲擊,他低著頭發出像是在抱怨的感想。


「冨岡先生,破綻太多了喔。」


我開懷地笑著,望著他笨拙回頭的埋怨眼神,更是藏不住眼裡的笑意。

其實我一開始只是想欣賞皚皚的初雪美景,並沒有打算捉弄冨岡先生。

但看到他開啟難得的玩心,抓起一球白雪捏起來時,便趁著他全身都是破綻的時候偷襲他。


「冨岡先生有打過雪杖嗎?」

「小時候……」


冨岡先生低頭看著手上捏好的雪球,眼神裡面帶著一些寂寞的神情。

只要聊到以前的回憶時,冨岡先生總是會有意無意露出現在的表情。

同樣身為鬼殺隊的一員,又同樣身為柱,我不可能不明白他這時候在想些什麼。

畢竟……我也有類似的遺憾與執念。


「那冨岡先生,我們來打雪仗吧?」

「不,沒這個必要。」

「如果真心想要拒絕人的話,應該是說『我不想』才對吧?」

「唔……」


被我這麼一說,找不到辯駁方法又語拙的冨岡先生很快就陷入了沉默。

但我不給他繼續猶豫的時間,馬上蹲下來再撿了一球雪往他身上砸去。

而沒捏得很實的雪球,飛得不快也一下子就幾乎要在空中解體,冨岡先生只是往旁邊跨了一步就閃過了這次攻擊。


「妳在做什麼?」

「打雪仗啊,冨岡先生看不出來嗎?」


我就像平常戳戳他的時候一樣,不等他給予反應便連番丟出一顆又一顆的雪球。

以冨岡先生的身手來說,一一閃過所有的攻擊可以說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他面無表情地巧妙地閃避,手中的雪球都快要被手溫給融化卻遲遲不願丟出來。


「冨岡先生也太無趣了,虧我這麼認真陪你這個被大家討厭的傢伙玩。」

「我才沒有……」

「嘿!嘿!光是閃避可是贏不了雪仗的喔。」


而顧著閃避的冨岡先生,終於還是抵不過漫天而來的雪球,好不容易我終於再次砸中他的身體。


「哎呀,冨岡先生還是被砸中了呢。」

「……」

「既然冨岡先生一直都沒有幹勁,那麼我們就訂個小小規則吧?」


我的攻擊停了下來,冨岡先生也終於展現一些願意聽我說話的神情。

對於我這個新的提議,他果然還是提起了一些興趣。


「先砸中對方三次的人就算贏家,要是冨岡先生輸了,就得陪我去買藥材。」


聽到這個提議,冨岡先生那些微的興致馬上就被打消,似乎內容有點不太符合他的預期。

但我知道,他的想法很快就會有所不同。


「倘若冨岡先生贏了的話……或許今天的晚餐就能吃到鮭魚蘿蔔喔?」

「……來吧。」

「雖然知道你會產生幹勁,但反差這麼大有點噁心耶……」


我話都還沒有說完,冨岡先生就擺起了架式,一整個不贏下來就不會離開的氣勢。

但冨岡先生能提起興致,無論如何都是好事。


「那我已經砸中一次了,剛剛那個可不能不算喔。」

「不……不能這樣算……」

「呵呵,為了鮭魚蘿蔔,你也只能聽從這個規則才行。」


冨岡先生對於被占據先機展現出不悅,但我的堅持讓他不得不接受。

但要我說真實的想法……其實我只是單純想捉弄冨岡先生,看著他鬧彆扭的表情而已。

因為對我來說,不管這場雪仗是輸是贏,最後的結果都是一種獎勵。


「啊,用『凪』來打雪仗,冨岡先生太卑鄙了吧!」


不過就算還沒分出勝負,光是在過程中看見冨岡先生好勝的另一面……也足以算是另一種獎勵了。







標記:

408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義勇先生,你看……外頭的雲霞好美。」 「嗯。」 忍從窗戶望向富士山,被夕陽映照的晚霞襯著山峰的影子,在薄霧之中仍能看見明顯的輪廓。 婚後這幾年來一直都沒有好好讓她放鬆,身處在如此悠閒的旅遊中,至今的我仍難以想像。 而眼前忍的笑容,卻比任何事物都還要更加真實。 「抽到招待券真的太好了呢,義勇先生。」 「啊啊……」 身穿旅館提供的浴衣,忍的樣貌除了跟往常一般嬌美外,又比平時更增添了一絲嫵媚。 前陣子

「那麼,冨岡先生我們該往哪裡走呢?」 再一次遇上岔路,我刻意提出了疑問,讓手持地圖的人決定接下來的路徑。 他面無表情地看著手上的地圖,隨後抬頭望向前方的岔路口,遲遲沒有做出回應。 「冨岡先生?」 「走這邊……」 在我又一聲的催促後,他終於像是下定決心一般指了其中一個方向。 我下意識伸手掩住自己的嘴巴,深怕不小心發出的微笑會透露出情緒,並顯得還在邊走邊吃的自己更加不優雅。 「那麼,就照冨岡先生的指示

「這裡就是……冨岡先生的老家嗎?」 看著老朽的屋瓦,可以感受到許久沒有人居住了。 久久未經保養的梁柱,也漸漸出現了蛀蝕的痕跡…… 要是再這樣下去不管,遲早有一天會承受不住自己的重量而垮掉吧。 「嗯。」 冨岡先生難得穿著隊服以外的衣服,看著他羽織底下的褶裙樣貌讓我感到有些新鮮。 只是他並沒有因為難得的休假,就變得比較善於溝通,用詞還是一樣精簡。 自從八重的事情之後,我們又一次在工作場合巧遇。 不過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