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義忍】靜電

「冨、岡、先、生……」 咻地一聲,平常都會乖乖給我戳的冨岡先生,如今卻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閃過了我的指尖。 原本想朝著他臉頰輕戳的手指,也因此撲了個空朝空無一物的位置伸去。 「真是的,為什麼你又閃過去了?」 「不……就算妳這麼說……」 「那天的事情你記這麼清楚,不就只是一個小意外嗎?」 「唔……」 冨岡先生露出了極為困擾的表情,體勢也充滿了警戒深怕我再次偷襲他。 要追根究柢的話……那是前幾天正處於金秋的天乾物燥,氣溫也突然異常地寒冷的事情。 在街上採買藥材的時候撞見了在外準備用餐的冨岡先生,想說給他一些驚喜便趁機偷襲了他。 但手指接觸到他臉頰的瞬間發出了劇烈的啪滋聲,遠在數尺外似乎都能夠聽見。 當下冨岡先生驚恐地退開,並用手掌搓揉著方才被我觸碰到的位置。 在那之後無論什麼場合,冨岡先生便再也沒有讓我用任何形式接觸到他的身體了。 而他那時露出像是落難幼獸般的可憐神情……其實還一點點可愛也說不定。 今天難得一同進行任務,過程中不管我偷襲他多少次都沒成功,彷彿感官全部留在防範我上面了。 雖然會躲躲閃閃的冨岡先生挺稀奇的,但他這麼有警戒心還是讓人有些難過。 「那天真的是意外……跟靜電什麼的賭氣,冨岡先生有夠小氣的。」 「我沒有跟靜電賭氣。」 他不滿地回應我,看得出來對於那天的事情仍舊心有餘悸。 冨岡先生一鬧起彆扭的話,要是不主動做些什麼都要花很長一段時間才會平復下來。 「那麼,你是在跟我賭氣嗎?」 「……」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應該怎麼補償你才行?」 我停下腳步,不願再配合他前進的步伐,很快地冨岡先生也在數步之遙的位置停下來回頭望向我。 看見他願意停下來等我之後,我便將雙手收到身後,湊上前去盯住他有些迷惘的雙眼。 「我讓冨岡先生戳我的臉戳到滿意為止的話,你能夠因此原諒我嗎?」 「不是這個問題……」 「反正冨岡先生是在氣我戳你的臉吧?來吧。」 「……」 冨岡先生並沒有給我肯定的回應,但我看得出來他進行了吞嚥的動作,像是做簡單的心理準備一樣。 沒有任何口頭上的預告,冨岡先生就這麼毫無禮儀可言地伸出兩指輕觸我的臉頰。 「唔……啊、啊唔……」 「……我覺得還是算了吧。」 「等、等等!突然被這樣摸我需要一點時間習慣而已。」 冨岡先生用併攏的中指跟食指小力地搓揉我的側臉,由於力道不大反而能感受到他粗糙的指腹在肌膚上滑動的觸感。 鮮少與他人有如此接觸,連我都對發出多餘嬌聲的自己感到意外。 但畢竟是自己許下的承諾,要是在這邊退讓的話不就顯得是自己感到畏怯了嗎? 重新整理好心情之後,深吸了一口氣我再度示意冨岡先生繼續。 他經過些許的猶豫之後,再一次將離開我臉頰的指尖湊了上來,這一次他輕碰我鬢角底下的側臉。 「……冨岡先生?」 「怎麼了……」 「不……沒事……」 他沿著我臉頰的輪廓慢慢往下,勾勒著我的側臉至頷部附近,像是輕輕想挑起我的下巴。 雖然到這裡已經有些超出我的預期,但先一步許下承諾的我,並沒有事先約好能夠觸碰的範圍。 比想像中還積極的冨岡先生,那露出深情眼神去仔細觀察我的樣貌,如今我想避開視線不觀察都沒有辦法。 本來想閉上雙眼去避免自己被他深邃的瞳孔所帶走,卻因為失去視線反而讓觸覺變得更加敏感。 才不過短短幾秒的時間,我便再一次壓抑不住自己的聲音,甚至比上一次更加地不檢點。 「啊唔……呀啊……」 幸好現在正處於林間小道,路上也沒有其他的行人。 要是自己這狼狽的樣貌被冨岡先生以外的人望見,我肯定會羞愧地無地自容。 「冨……岡先生……還不夠……嗎?」 我有些焦躁地發出懇求的疑問,希望他可以就此停手。 呼吸變得紊亂的同時,我也開始對於睜開眼睛這件事感到害怕。 要是再這樣下去,我覺得我會因為這近乎挑逗的動作而想到更深遠的方面去。 「不……足夠了。」 就在我急得認為難以堅持下去,下一波難以克制的嬌喘就快要發出來的同時,冨岡先生的動作也停了下來,臉頰上的觸感也隨之消散。 感受到他退開而由羽織產生的微風,我認為他已經跟我拉開了距離才敢慢慢將自己的雙眼睜開。 「趕緊前往目的地吧。」 「咦?好、好的。」 此時冨岡先生已經背對著我,在我來得及反應之前就發足向前狂奔。 雖然全力奔跑下我能比冨岡先生再更迅捷一點,但突然之間被拉開距離,要跟上他還是得花費不少力氣。 然而或許只是我的錯覺……總覺得在他背對我急著離開的一瞬間,我看見他的耳根子變得好紅。 而如果有鏡子可以觀察自己的話,說不定被冨岡先生觸碰過的側臉,也會像夕陽一般艷紅吧……

標記:

95 次瀏覽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義忍】願念

「這裡就是……冨岡先生的老家嗎?」 看著老朽的屋瓦,可以感受到許久沒有人居住了。 久久未經保養的梁柱,也漸漸出現了蛀蝕的痕跡…… 要是再這樣下去不管,遲早有一天會承受不住自己的重量而垮掉吧。 「嗯。」 冨岡先生難得穿著隊服以外的衣服,看著他羽織底下的褶裙樣貌讓我感到有些新鮮。 只是他並沒有因為難得的休假,就變得比較善於溝通,用詞還是一樣精簡。 自從八重的事情之後,我們又一次在工作場合巧遇。 不過這

【義忍】蟬鳴※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哈啊……唔……咕!」 久違的幽會,只有我們獨處的房間裡又一次傳出歡愉的喘息。 要不是戶外有唧唧不斷的蟬鳴,在這風和日麗的午後早就被不小心經過的人聽得一清二楚了吧? 「胡、胡蝶……等等……唔!」 沒錯,只有我們的房間裡,響著讓我無法按捺情慾的喘息。 只是往常止不住淚吟的人是我,如今卻是冨岡先生用他誘人的嗓音在微微求饒。 「嗚……不行…

【義忍】引蝶

「這些應該夠了……」 為了籌措鬼殺隊日常的消耗品,我帶著竹簍在藤襲山外圍採收紫藤花。 此處一年四季皆盛開的奇特現象,對於有大量需求的我們來說是極為重要的資產。 平常都是拜託隱來幫忙這些工作,這次卻心血來潮想自行前往…… 或許有一部分是想暫時放下就任柱之後突然變得繁重的責任,藉此讓浮動的情緒冷靜下來。 把玩著手中精緻無瑕的紫藤花朵,一個我已下定決心卻不知該從何開始的計畫,一直繚繞在我的腦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