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義忍】願念

「這裡就是……冨岡先生的老家嗎?」


看著老朽的屋瓦,可以感受到許久沒有人居住了。

久久未經保養的梁柱,也漸漸出現了蛀蝕的痕跡……

要是再這樣下去不管,遲早有一天會承受不住自己的重量而垮掉吧。


「嗯。」


冨岡先生難得穿著隊服以外的衣服,看著他羽織底下的褶裙樣貌讓我感到有些新鮮。

只是他並沒有因為難得的休假,就變得比較善於溝通,用詞還是一樣精簡。


自從八重的事情之後,我們又一次在工作場合巧遇。

不過這一次休假的人變成了冨岡先生,而我則是在調查疑似鬼犯下的殺人案。

但整天下來沒什麼進展,各項證據也漸漸導向其實兇手是一般的人類,我便也放緩了調查的速度。

而遭遇了便服裝扮的冨岡先生,在好奇心驅使下我也撥了一些時間看看休假時的他都在做些什麼。


「沒想到冨岡先生的老家跟我還滿接近的呢。」

「是嗎……」

「嗯,我想步行一至兩個小時就到了……應該算近吧?」

「但也不是隨便就能到的距離。」


對我的套近乎,冨岡先生並沒有領情。

也沒有接續我拋出的話題,對話沒幾句就一下子再次陷入了沉默。


『真的……溝通能力太差勁了吧……』


但我也說不上來,我就是可以明白冨岡先生想表達的意思。

就像他想說「一起好好努力吧!」這樣簡單的話,偏偏要選擇說出「我們都是柱」這種奇怪的鼓勵方式。

這麼複雜的表達方式我卻能理解,或許是因為我們骨子裡都是固執又彆扭的人也說不定吧?


「所以冨岡先生的意思是——不必耽誤工作的時間跟著過來嗎?」

「……」

「那我就當作是這樣了……但身為同事,花一點時間互相理解也對未來合作有所幫助。」


冨岡先生繼續保持著沉默,走到了老舊房屋的後院。

以外牆的用料跟腹地的大小來看,冨岡先生應該是身在還算優渥的家庭裡。

而破敗的紙門跟留下來的打鬥痕跡……種種跡象看來應該是鬼所留下的。


我不願多加揣測,但或許冨岡先生的經歷跟我類似。

本來幸福無憂的人生,全部被鬼所破壞掉,最終也走上了殺鬼的修羅之道。


「姊姊,我來看您了。」


他將一直帶在身上的包裹拆開,裡頭是祭祀用的供品。

看著冨岡先生神情認真地跪坐在簡易的墳前,我也跟著他身旁做出一樣的事情。


冨岡先生原本看起來有點訝異,但很快就放任我的自作主張。

我在內心好好地跟冨岡先生的姊姊打了招呼,並且做了基本的自我介紹。


『您的弟弟內心很溫柔,雖然需要比較多的時間去理解他……但一直以來我都受到他的照顧了。』


就這樣,在誠懇的參拜後,我跟冨岡先生坐在腐朽的緣側上那僅剩的可供歇息之處。

等待線香慢慢燒完的時間,我又再一次主動向冨岡先生搭話。


「冨岡先生的姊姊,是個怎麼樣的人呢?」

「很溫柔……我從未看過她發怒的樣貌。」

「聽起來跟姊姊很像嘛。」

「她們兩人的確有很多相似之處。」


冨岡先生的視線飄到了遙遠的彼方,或許他看到的並不是眼前的事物,而是好幾年前的景象。


「姊姊她為了保護我……才因此犧牲了自己的性命。」

「是這樣子嗎?」

「如果……」「等等,冨岡先生。」


冨岡先生突然流露出難堪的表情,某些不好的直覺讓我阻止他繼續說下去。

就算這樣的想法出現在腦海裡面多少次,都要忍著把它吞回去。


「冨岡先生的姊姊,只是完成她的願望而已。」

「願望……?」

「嗯,不論冨岡先生你怎麼想,她一定是希望你好好活著。」


只要身為姊姊,不會有人不這麼想的。

就算我再怎麼固執,我也明白姊姊一定也是這麼想的。


正因為自己目睹著姊姊離開前的最後一幕,我更清楚她希望我怎麼做。

冨岡先生的姊姊,肯定也是抱持著一樣的想法在守護著他。


「倒不如說……在意你的人們,肯定都會如此期盼的。」


這個道理,我想總有一天……冨岡先生會能夠明白的。

而現在的我,並沒有資格去提醒他。

畢竟我就是一個完全不聽姊姊的話……可說是壞得徹底的妹妹。


「所以冨岡先生,別隨便糟蹋自己的生命……到時候後悔可來不及喔。」


現在的我,也就只能帶著虛假的笑容對他提出自己辦不到的要求了。

因為我想……希望冨岡義勇好好活下去的人,我應該也算是其中的一份子吧?

標記:

311 次瀏覽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義忍】蟬鳴※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哈啊……唔……咕!」 久違的幽會,只有我們獨處的房間裡又一次傳出歡愉的喘息。 要不是戶外有唧唧不斷的蟬鳴,在這風和日麗的午後早就被不小心經過的人聽得一清二楚了吧? 「胡、胡蝶……等等……唔!」 沒錯,只有我們的房間裡,響著讓我無法按捺情慾的喘息。 只是往常止不住淚吟的人是我,如今卻是冨岡先生用他誘人的嗓音在微微求饒。 「嗚……不行…

【義忍】引蝶

「這些應該夠了……」 為了籌措鬼殺隊日常的消耗品,我帶著竹簍在藤襲山外圍採收紫藤花。 此處一年四季皆盛開的奇特現象,對於有大量需求的我們來說是極為重要的資產。 平常都是拜託隱來幫忙這些工作,這次卻心血來潮想自行前往…… 或許有一部分是想暫時放下就任柱之後突然變得繁重的責任,藉此讓浮動的情緒冷靜下來。 把玩著手中精緻無瑕的紫藤花朵,一個我已下定決心卻不知該從何開始的計畫,一直繚繞在我的腦海裡。

【義忍+風花】對話的對象

陰鬱的一天,又雪上加霜地多了雨後的腐朽味。 在埋葬隊士的墓地裡我循著記憶,尋找於在當年今日殞落的少女下葬之處。 胡蝶香奈惠,在我同意她加入鬼殺隊的那一刻起,這就是有可能發生的結果之一。 縱使她展現出再過人的天份,身為人類與鬼的差距依然是一堵無法跨越的高牆。 鏖戰至黎明之時留一口氣向妹妹道別,就已經是她能盡到的最大努力。 她過世的頭兩年,忌日充滿了景仰她的隊士前來掃墓。 但那些人也隨著日復一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