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義忍】風光明媚


※生子IF※

.

.

「哈哈哈,被詠月抓到了,比你爸敏捷多了。」 「這孩子比冨岡可愛多了,簡直不像他生的。」 眼前兩位邊講著沒禮貌的話邊跟孩子玩捉迷藏的,便是義勇先生的兩名同儕。 他們嚷嚷不喜歡義勇先生,現在卻開心地跟詠月在一起打鬧,還不斷放低視線用孩子氣的語氣逗弄他。 一直以來都有隱們幫忙照顧小孩,直到詠月跟小春懂事為止並沒有給我帶來太大的負擔。 雖然有些過度關切到,孩子一夜啼就會從不知道何處冒出一堆人,讓我感到有點壓迫感就是…… 但感念於大家的關心,我還是努力地適應稍微沒有隱私的生活。 在段時間裡,曾經是柱的同事們有空也會來探望我們,我可以說是過著再舒適不過的生活了。 而詠月跟小春也不負眾望地安心成長,已經是足以讓大家喜愛的孩子了。 今天趁著義勇先生早上有任務而離家,剛好不死川先生跟伊黑先生休假,便跑來找孩子們。 或許只是我自己的錯覺,但他們倆位最近跟義勇先生錯開的機會愈來愈高,高到我懷疑他們是否刻意調開工作來看詠月。 詠月就像他父親的反面,被兩位「討厭義勇先生」的同事深深喜愛著。 「媽媽……我也要去……」 「好啊,小心別跌倒了。」 原本坐在我懷裡暫時休息的小春,看著兩個大人開心地跟自己雙胞胎的哥哥玩鬧,似乎也激起了玩樂心。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稍微做一些叮嚀便放心地讓她去玩了。 畢竟有兩位可靠的大人在,也實在沒什麼好擔心的,小孩子就是得盡情地玩啊。 自從卸下柱的職責之後,人生也因此有了新的風景。 我放下了復仇之心,並將它寄託給了我的丈夫,深信他有朝一日會替我完成這個目標。 而現在身為甲級隊士的我,除了偶爾陪同義勇先生進行較為困難的任務之外,現在大多數都待在蝶屋裡替大家看診,並在有需要的時候陪同隱前往戰場進行善後。 這樣的生活我以前從未能想像,但現在每一天都在證實它的真實感。 我從未想像過,在姊姊過世之後……我居然會願意過上如此安逸的生活。 即使尚存一些罪惡感,我仍然能由衷地感到幸福,而這一切都要感謝義勇先生的那席話:「我會讓妳幸福的。」 直至現在,他一直都很努力地在不耽誤鬼殺隊的職責下,努力地實踐他的諾言。 「你們兩個居然夾擊我,太狡猾了!」 「啊,這樣不死川叔叔就死掉了,接下來就讓伊黑叔叔來跟你們一戰吧!」 看著這兩人露出如此颯爽的笑容,還真是挺讓人不習慣。 雖然覺得他們的樣子有點噁心,但我心底還是很感謝他們願意陪孩子玩的。 「忍,我回來了。」 「義勇先生,今天這麼早……?」 比預計時間還要早得多歸來的義勇先生,一下便坐到了我的身旁讓彼此的肩膀緊緊相依。 「今天的事件是誤報,警察已經逮到兇手了。」 「是這樣啊……那真是萬幸了。」 在庭院陪孩子玩耍的兩個大人看見義勇先生回來,一瞬間露出了厭惡的表情。 但很快就用沒辦法讓孩子們察覺的速度,一下子變回了和藹可親的大人。 「不死川跟伊黑又來陪孩子玩了嗎?」 「是啊,他們真的很喜歡詠月……跟他爸爸的待遇差多了,沒有被討厭呢。」 「……我沒有被討厭。」 「你遲疑了一下,看來也不是這麼肯定了吧?」 「唔……」 就算是遲鈍如義勇先生,過了這麼多年也該發覺了吧? 雖然他處事已經比過去圓滑多了,但磁場不合這件事情沒有這麼容易改善的。 直到現在三個人還是經常在工作上起衝突,永遠讓人搞不清楚他們關係到底是好是壞。 畢竟……偶爾還是能看見義勇先生跟不死川先生在外面用餐,吃個萩餅什麼的…… 「啊……爸爸!」 「爸爸!」 注意到自己的父親回家之後,玩到一半的詠月跟小春突然放棄了兩位親切的叔叔,往我們這裡直奔而來。 雖然有點替他們難過,但孩子們似乎比想像中更喜歡自己的父親啊…… 面對這有點尷尬的景象,不死川先生跟伊黑先生互相看了一眼,接著將視線轉向我這裡。 「那麼,胡蝶,我們就先告辭了。」 不死川有禮貌地向我點頭行禮,雖然我已經不是胡蝶了,但他仍然沒有改變這個習慣。 曾經詢問過他的原因是:「我不想用冨岡這名字叫他以外的人。」真是意外地有執念啊…… 本來我想要出聲挽留,義勇先生卻先了一步向他打了招呼。 「不死川,不嫌棄的話就一起坐下來吃吧。」 「欸……義勇先生?」 他從懷裡掏出了一小袋的萩餅,應該是歸途時順便買的。 面對如此精明的義勇先生,連我都不小心發出了訝異的讚嘆聲。 對此不死川先生露出些許為難的神情,眼見如此大好機會我可不能放過。 「不死川先生就留下來吧,我去泡個茶。」 「那不死川就留下,我……」 「伊黑先生也是,我今天請蜜璃小姐一起來享用家裡珍藏的點心,她應該快來了。」 「是嗎!?在下就留下來吧。」 如此風和日麗的好日子,不趁著陽光明媚之日一起休息就太可惜了。 畢竟到了夜晚,永遠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啊…… 而我能如此盡情地享受當下,都是義勇先生帶給我的改變。 「那麼我去泡茶,義勇先生就在這陪兩位吧。」 「等等,胡蝶……」 「喂……喂!」 有詠月跟小春在,我想應該不至於起衝突吧? 當然也有一部分的盤算是,想要稍微教訓一下兩位總是對我丈夫口出惡言的同儕。 讓他們感到尷尬,這樣的處罰應該就夠他們受了。

標記:

142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義勇先生,你看……外頭的雲霞好美。」 「嗯。」 忍從窗戶望向富士山,被夕陽映照的晚霞襯著山峰的影子,在薄霧之中仍能看見明顯的輪廓。 婚後這幾年來一直都沒有好好讓她放鬆,身處在如此悠閒的旅遊中,至今的我仍難以想像。 而眼前忍的笑容,卻比任何事物都還要更加真實。 「抽到招待券真的太好了呢,義勇先生。」 「啊啊……」 身穿旅館提供的浴衣,忍的樣貌除了跟往常一般嬌美外,又比平時更增添了一絲嫵媚。 前陣子

「那麼,冨岡先生我們該往哪裡走呢?」 再一次遇上岔路,我刻意提出了疑問,讓手持地圖的人決定接下來的路徑。 他面無表情地看著手上的地圖,隨後抬頭望向前方的岔路口,遲遲沒有做出回應。 「冨岡先生?」 「走這邊……」 在我又一聲的催促後,他終於像是下定決心一般指了其中一個方向。 我下意識伸手掩住自己的嘴巴,深怕不小心發出的微笑會透露出情緒,並顯得還在邊走邊吃的自己更加不優雅。 「那麼,就照冨岡先生的指示

「痛……」 頭頂被鬆軟的雪球正中紅心,崩解的白雪一下子就從冨岡先生的頭上滑落下來。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襲擊,他低著頭發出像是在抱怨的感想。 「冨岡先生,破綻太多了喔。」 我開懷地笑著,望著他笨拙回頭的埋怨眼神,更是藏不住眼裡的笑意。 其實我一開始只是想欣賞皚皚的初雪美景,並沒有打算捉弄冨岡先生。 但看到他開啟難得的玩心,抓起一球白雪捏起來時,便趁著他全身都是破綻的時候偷襲他。 「冨岡先生有打過雪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