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義忍】魔法少女的中毒


※點文、魔法少女、角色崩壞※


「妳這傢伙……難不成是……」


啊啊啊啊……又是這個我討厭的一瞬間。


「沒錯,我就是制裁的化身、惡鬼的剋星,讓你們下地獄的……」


不管幾次都習慣不了啊……


「魔法少女——小忍!」


穿著輕飄飄如同角色扮演般既花俏又短到不行的裙子,又在黑夜裡大吼這麼羞恥的台詞,要是一不小心有警察先生經過,我肯定會被徹徹底底盤問的。

他們一定會用哀憐的眼神問我住哪裡?要怎樣跟妳的家人連絡?之類的……想到就覺得好煩燥。


整件事情要追溯到我升上高中的時候,某天晚上一隻受傷的烏鴉掉到家裡的陽台,幫他治療完之後居然開口說話了……之後就太瑣碎不重要了,只知道我莫名地獲得超能力,並被迫協助他們解決這些被稱為"鬼"的東西。

起初我當然也是拒絕的呀,但那隻卑鄙的烏鴉居然用卑鄙的招數誘惑我。


『事成之後可以讓妳許一個願。』


如此簡單明快的套路,讓我一下子就變成替他們做牛做馬,在晚上化身為穿著角色扮演服狩獵鬼的……魔法少女小忍。

我實在很不喜歡這樣自稱,但只要不照著這固定的流程走,我手上的武器就無法發揮威力,真是有夠兩光的系統呢。


「果然是魔法少女嗎,不過很可惜妳要死在這裡了!」

「唷!」


眼前身上布滿紫霧貌似人形的生物對我張牙舞爪,充滿侵略性地往我這邊跳過來。

但變身成魔法少女後會變得很敏捷,低劣的鬼通常碰不到我一根寒毛,趁機逼近牠之後便用烏鴉交給我的武器輕輕戳了鼻頭一下。


「唔……唔喔喔喔喔喔……可惡啊啊啊!!!」


據他們說我手上這支華麗的小短杖叫做日輪杖,可以反映出少女們心中本質的力量。

除了我之外,聽說還有用精神控制讓鬼自戕的大姊……甚至是不需要日輪杖,直接用父親直傳的空手道痛扁惡鬼的少女。

而我的能力……


「喔喔喔喔……爛掉了……我的身體爛掉了啊啊啊啊……」


只要被日輪杖碰到的惡鬼,都會像中毒一樣七孔流血噴出一堆顏色混濁的液體,之後整具身體融化變成一攤血水……

說這種能力是我的本質,總覺得這烏鴉一定是搞錯了吧?


「嗄!嗄!幹得好,魔法少女小忍!」

「這場景果然看幾次都覺得很噁心耶……還有,請不要用這名字叫我。」


在惡鬼徹底死絕之後,烏鴉飛到了我的肩膀上,同時喊著那我很不喜歡的名諱。


「嗄!快點收尾!」

「……好啦。」


這個環節跟自稱魔法少女小忍的羞恥度不相上下,但經過多次經驗後,總覺得慢慢習慣了。


「哎呀!鬼先生就這樣死了嗎?真……」


磅!

我的秋波才送到一半,一個巨大的聲響從鬼的屍體上炸開,陣陣塵土消散之後出現的是一根巨大的白蘿蔔。


「我不容許,任何人決定鮭魚與蘿蔔的生殺大權。」

「嗄!嗄!你是鮭魚蘿……」

「冨岡學長。」


一名帶著白色面具綁著長馬尾的成年男子站在路燈的上方,手上還抱著一隻鮭魚……看起來挺新鮮的。

雖然打斷了兩人的對手戲有些無情,但這場景我真的看不下去了。


「我不是你學長,是鮭魚蘿蔔蒙面俠!」

「都可以啦……你每次都來晚了,鬼早就死了好嗎?」


聽我這麼一說,他才低頭望著黑色的血水處,隨後露出了就算隔著面具也感受得到的失望神情。


「反正今天沒你的事了,我也要回家了。」


我高舉著自己的日輪杖,一陣強光後我全身的衣物就變回了平常的外出服。


「學長你早點回去休息吧,明天早上的約會遲到了就滅掉你。」

「啊?喔……喔。」


我露出自認親切的笑容看著路燈上的他,並且好好提醒明天的預定行程,他便有點緊張地回應我消失地無影無蹤了。

我深深嘆了一口氣後便踏上歸途,看這時間我又要從陽台爬回房間了……


然而這就是我胡蝶忍,抑或是他們口中的『魔法少女小忍』既羞恥又不可理喻的日常。




標記:

59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義勇先生,你看……外頭的雲霞好美。」 「嗯。」 忍從窗戶望向富士山,被夕陽映照的晚霞襯著山峰的影子,在薄霧之中仍能看見明顯的輪廓。 婚後這幾年來一直都沒有好好讓她放鬆,身處在如此悠閒的旅遊中,至今的我仍難以想像。 而眼前忍的笑容,卻比任何事物都還要更加真實。 「抽到招待券真的太好了呢,義勇先生。」 「啊啊……」 身穿旅館提供的浴衣,忍的樣貌除了跟往常一般嬌美外,又比平時更增添了一絲嫵媚。 前陣子

「那麼,冨岡先生我們該往哪裡走呢?」 再一次遇上岔路,我刻意提出了疑問,讓手持地圖的人決定接下來的路徑。 他面無表情地看著手上的地圖,隨後抬頭望向前方的岔路口,遲遲沒有做出回應。 「冨岡先生?」 「走這邊……」 在我又一聲的催促後,他終於像是下定決心一般指了其中一個方向。 我下意識伸手掩住自己的嘴巴,深怕不小心發出的微笑會透露出情緒,並顯得還在邊走邊吃的自己更加不優雅。 「那麼,就照冨岡先生的指示

「痛……」 頭頂被鬆軟的雪球正中紅心,崩解的白雪一下子就從冨岡先生的頭上滑落下來。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襲擊,他低著頭發出像是在抱怨的感想。 「冨岡先生,破綻太多了喔。」 我開懷地笑著,望著他笨拙回頭的埋怨眼神,更是藏不住眼裡的笑意。 其實我一開始只是想欣賞皚皚的初雪美景,並沒有打算捉弄冨岡先生。 但看到他開啟難得的玩心,抓起一球白雪捏起來時,便趁著他全身都是破綻的時候偷襲他。 「冨岡先生有打過雪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