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義忍+炭香】柔水雕刀

「水之呼吸.第二式——」「水之呼吸.第一式——」 「水車!」「水面斬!」 啪嚓! 木劍劇烈撞擊產生的崩裂聲響徹在道場內,清脆的回音繚繞許久才逐漸散去。 雖然衝擊只是短短一瞬間的事情,但揚起的疾風已經宣告了彼此的勝負。 對練告一段落後,我跟炭治郎坐在道場外的屋簷下。 直到吐納結束之前仍然屬於訓練的一部分,即使是休息時間仍不可讓自己過度鬆懈。 持續維持謹慎的姿態打坐,呼吸也不能因閒聊而變得紊亂。警戒再如何放鬆,常中都必須融入在每一寸呼吸裡。 「今天還是贏不了義勇先生啊……」 「你表現得很不錯了。」 「明明都是一樣的木刀,為什麼只有我的折斷了呢?」 炭治郎望向自己身旁從中間一分為二,斷面上木材纖維雜亂四散的木刀。 雖說不上失落,但看得出來他為此感到困惑。 「因為我比你還熟悉這些招式,被我發現破綻在哪罷了。」 「原來如此,果然最重要的還是鍛鍊呢!」 炭治郎老實地露出開朗的笑容,毫無阻礙地吸納我給予的意見。 「你的斬擊很確實,每一次揮刀都在進步,假以時日你肯定會超越我,到時候……」 「……到時候?」 「不,沒什麼。」 到時候你必能取代我成為水柱。 但說這些都尚早,得先等他能夠獨當一面才行。 「但你今天的心情比上次對局還要迷惘,就算有煩惱也不能在對手面前展現出來。」 「……是!」 雖然不明白炭治郎心情為何浮動,看他的反應似乎也知道自己問題在哪我便沒繼續追問。 但被我點出來後,最後階段的呼吸卻顯得更為煩躁,到了常中也難以維持的程度。 在我主動開口詢問之前,炭治郎自己先一步道出自己的困惑。 「義勇先生,雖然跟訓練無關……我有些疑問想……」「義勇先生,我來了……哎呀?」 就在炭治郎準備說出口之前,忍突然出現的招呼聲卻中斷了一切。 發現道場有我以外的人,依舊披上羽織但身穿便服的忍知道自己打斷對話而稍稍摀住自己的嘴。 「炭治郎,午安呀。」 「忍小姐也是,午安。」 忍雖然露出微笑向炭治郎打招呼,但我明白她隨後用眼角的餘光偷偷瞪了我一眼。 「冨岡先生請我來宅邸一趟,我不曉得原來他有安排其他行程啊?」 「不、不是,胡蝶……應該還沒到我們約……」 「如果打擾到你們的話,我先在外面等冨岡先生吧?」 我跟忍約好的時間應該是午時三點,應該至少還有半小時以上的時間才對…… 比預定更早到來的狀況卻碰見炭治郎,或許正是她用眼神埋怨我的原因。 「不會,完全沒有被打擾!」 「……是這樣嗎?」 「倒不如說,我的疑問也想忍小姐聽聽……」 「咦?」 「如果不會打擾到的,我有件事情想請教兩位……」 「……嗯?」 我跟忍異口同聲地發出疑問,畢竟實在有點難想像,炭治郎會有什麼疑問需要請教到我們。 但看著他有些正式地向我們行禮,我們也就自然而然地進到道場內對坐著……慢慢等待炭治郎開口。 我與忍兩人有些面面相覷,看著炭治郎遲遲不敢開口的樣子忍終於忍不住先行安撫他。 「炭治郎……是什麼很難啟齒的事情嗎?」 「不!也不是……只是不曉得該從何開始……」 「哎呀……」 「而、而且也跟忍小姐有些關係……」 炭治郎原本不斷低頭琢磨,到此終於像是鼓起了勇氣深吸一口氣並抬起頭。 而他的聲量也如以往一般宏亮,一下子便讓整個道場充滿了他的聲音。 「義勇先生跟忍小姐,有去過百貨店嗎!」 「…………有呀?」「有。」 忍遲疑了許久才做出回應,在她開口前我一直不敢妄加回答。 直到忍攙扶著側臉邊回答邊揣摩這個疑問的意義,我也才跟著一起說出肯定的答案。 聽到我們都給出相同的答案,炭治郎似乎像鬆了一口氣一般,接著說出他的目的。 「其實是……前陣子我隨口邀了香奈乎去街上,事後才發現我完全沒有概念。」 「哎呀……哎呀哎呀?」 忍對於這件事情感到有些開心,雖然摀著嘴卻仍然難掩興奮之情。 欣慰的笑容一直掛在臉上,看起來極為期待炭治郎接下來要說出的話語。 「約定的日子就快到了……但我除了照顧妹妹們之外,並沒有跟女孩子單獨出門的經驗……」 炭治郎的笑容慢慢變得靦腆,並用手指搔著自己的臉相當害臊的模樣。 看見這一幕之後,我跟忍不自覺地互相看了對方一眼,也不自覺地展現微笑。 「所以!一方面我覺得應該跟忍小姐說……另一方面也想請教關於……約、約會的知識!」 講到約會這個關鍵字的時候,炭治郎的羞怯完全勃發出來,比起提問更像是在告解心中的罪惡感。 看見他煩惱到如此程度,作為他信任的長輩也不給予最真誠的意見可不行。 「是這樣子啊……那炭治郎你有什麼想知道的嗎?」 「是、是的!其實我跟香奈乎約好中午在淺草碰面,這樣可以嗎?」 「雖然約在中午有點不好,但現在氣候還算溫和……應該是沒什麼問題吧?」 「嗯,我也覺得沒有問題。」 忍稍微分析了炭治郎的選擇,我也認為沒問題便充滿自信對他給予肯定。 「因為我沒有約在外面碰面的經歷,提早多久等會比較好呢?」 「確保能夠準時到達就好,不用……」「冨岡先生。」 當我準備分析箇中原因時,忍馬上用帶有一些憤怒的聲音打斷我。 雖然不解忍為何生氣,但她散發出來的怒意迫使我閉上了嘴。 「炭治郎,聽好了……我想不只是你,香奈乎一定也很期待這一次約會的。」 忍伸出手指,雖然對著炭治郎說話,聲音卻響亮地像是說給在場的所有人一般。 「所以她可能會期待到提早很多到碰面的地點,你應該不想讓她久等吧?」 「是的!」 「那麼你就用同等的心情去思考,有多期待這場約會就提早多久到達吧。」 忍故作咳嗽清了一下嗓子,我也注意到她在接著開口前偷瞄了我一眼。 「舉個例來說……約好了要出門,卻選擇鍛鍊到接近約定時間才開始準備的人,肯定是會被討厭的。」 「……會被討厭嗎?」 「冨岡先生,你還真的是沒自覺啊……」 雖然無法理解忍所謂的被討厭是為何,但我認為這樣能好好運用時間的人應該會被尊敬才對…… 「那麼……用餐呢?我該選擇什麼才好?」 「選擇你自己喜歡即可。」 「真的嗎?可是在街上我喜歡吃的是立食蕎麥……真的沒問題嗎?」 「沒問……」「冨岡先生!」 再次被打斷後,我露出訝異的眼神看向忍,只見她微笑看著炭治郎似乎不願把多餘的視線投注在我身上。 「炭治郎覺得有疑問的話,你心裡其實有其他候選嗎?」 「是的!有聽到其他隊士曾經討論過一間果物鋪,說女孩子會喜歡……但我不確定香奈乎的喜好……」 「那麼就向那間店進行預約吧,並且要跟店主說明你們行程的目的喔。」 「是的!我明白了!」 炭治郎在忍的解惑下變得愈來愈有自信,與剛才有些扭捏的狀況截然不同。 至於果物鋪……之前好像有聽忍說過,到時候再調查一下好了。 「謝謝你們,我只剩下最後一個疑問了!」 「嗯,是什麼呢?」 「我應該穿什麼衣服比較好?因為我只有隊服……」 「直接去請教宇髓先生吧,冨岡先生絕對……絕對、絕對幫不上任何忙的!」 這一次我還沒把任何話說出口,忍便搶先一步把我排除在外。 正當我想做出抗議的時候,忍的忿恨似乎已經變得濃烈到可見的程度,我便把已經要從喉嚨中冒出的話語趕緊收回去。 「太好了……還好有鼓起勇氣問兩位。」 炭治郎在離開前再次向我們行禮,一舉一動都透露出他由衷的感謝。 「可是……為什麼會想要問冨岡先生,還有我呢?」 「啊……這是因為,從鍛鍊開始時義勇先生身上的味道,就跟那時香奈乎一模一樣!」 「……咦?」 「還有忍小姐也是!妳一開始跟我打招呼時也是一模一樣的味道!」 「等、等等……」 「所以我覺得你們應該知道答案,果然有提問真的太好了!那們我就告辭了!」 「炭、炭治郎!」 忍伸出手好像想做出辯解,但炭治郎絲毫沒有停留下來的意思,在最後一次行禮後便一溜煙不見蹤影。 終於只剩下我跟忍之後,她先是吐出了一口不甚明顯的嘆息。 「義勇先生還記得我們的約定嗎?」 「嗯……」 「那麼準備一下,我們準備出門吧……雖然你也沒什麼需要準備的就是了。」 今天是我們久違的私人約會,但還沒出發忍就看起來格外地疲憊。 即使我再怎麼笨拙,我還是明白她在意著些什麼。 「忍,等一下先陪我買些衣服吧。」 「……為什麼?」 「……因為忍一直都沒說,我以為穿隊服就可以了。」 「太晚發現了啦。」 「抱歉。」 但無論如何,今天出門還是只能先穿簡單的便服。 我也才在這時發現,約會時忍身上穿的和服一直都是既典雅又華麗的款式,跟我那粗鄙簡陋的便服完全是兩回事。 不過當我換好衣服出來,忍迎接我時卻露出了有些得意的笑容並牽起我的手,隨後也就維持這樣的姿勢與我並行。 「炭治郎說我們身上有一樣的氣息呢,義勇先生也很期待今天的約會?」 「嗯。」 「不過也多虧他了,沒想到義勇先生能發現自己問題出在哪。」 「嗯……」 說到這,我感覺到忍的手心開始慢慢發燙,同時也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那義勇先生,知道為什麼我一直都不說嗎?」 「不……我不知道。」 「哈哈……那看來還有一些問題,等著你慢慢解開呢。」 明明才下午三點,忍的笑容卻艷紅地向是被夕陽映照一般。 「這一次,我不會再主動跟你說了。」 吐出來的小舌頭,也充斥著她這個年齡該有的樣貌。 既純粹……又無暇的少女樣貌。

標記:

33 次瀏覽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義忍】願念

「這裡就是……冨岡先生的老家嗎?」 看著老朽的屋瓦,可以感受到許久沒有人居住了。 久久未經保養的梁柱,也漸漸出現了蛀蝕的痕跡…… 要是再這樣下去不管,遲早有一天會承受不住自己的重量而垮掉吧。 「嗯。」 冨岡先生難得穿著隊服以外的衣服,看著他羽織底下的褶裙樣貌讓我感到有些新鮮。 只是他並沒有因為難得的休假,就變得比較善於溝通,用詞還是一樣精簡。 自從八重的事情之後,我們又一次在工作場合巧遇。 不過這

【義忍】蟬鳴※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哈啊……唔……咕!」 久違的幽會,只有我們獨處的房間裡又一次傳出歡愉的喘息。 要不是戶外有唧唧不斷的蟬鳴,在這風和日麗的午後早就被不小心經過的人聽得一清二楚了吧? 「胡、胡蝶……等等……唔!」 沒錯,只有我們的房間裡,響著讓我無法按捺情慾的喘息。 只是往常止不住淚吟的人是我,如今卻是冨岡先生用他誘人的嗓音在微微求饒。 「嗚……不行…

【義忍】引蝶

「這些應該夠了……」 為了籌措鬼殺隊日常的消耗品,我帶著竹簍在藤襲山外圍採收紫藤花。 此處一年四季皆盛開的奇特現象,對於有大量需求的我們來說是極為重要的資產。 平常都是拜託隱來幫忙這些工作,這次卻心血來潮想自行前往…… 或許有一部分是想暫時放下就任柱之後突然變得繁重的責任,藉此讓浮動的情緒冷靜下來。 把玩著手中精緻無瑕的紫藤花朵,一個我已下定決心卻不知該從何開始的計畫,一直繚繞在我的腦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