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櫻草報春】孟夏躑躅



我替自己下了一個決定。 今天一定要在百米賽跑裡拿下第一。


為了這個深藏心中的決定,前陣子開始我便做出不像自己會做的事情,拼了命為運動會練習。 一切的原因可以說是微不足道……卻對我意義重大。


『胡蝶同學!請妳跟我交往!』


經過走廊不小心目擊忍在眾目睽睽下被告白的瞬間,那畫面就像無法醒來的噩夢一般揮之不去。


『不用馬上給我答案,請妳好好考慮,運動會結束再回答我就可以了!』


一字一句像是重播般清晰,當時忍害羞的表情不刻意回想也會自然浮現在腦海裡。 周圍看熱鬧的同學也像是早已確定結果一般,歡欣鼓舞地對著忍起鬨。


後來才知道對方是田徑社的學長,跟我這個被點名參加項目的人不同,是抱著必勝的決心參加的。 彷彿要風風光光地拿下第一,並把同場較勁的其他人變成他告白的祭品。 雖然據說他形象良好又不分師生地受歡迎,但對我來說只有滿滿的不愉快。


莫名又無稽的競爭心便是在那時候徹底燃起,無處發洩的哀怨只能透過一次又一次的練習來發洩。 就這樣,自己默默帶著無謂的怨氣,偷偷地獨自練習到昨晚為止。


「義勇拿去,這是你今天的便當。」 「謝謝。」


與身為兒時玩伴的忍一同走在上學的路上,已經是第十個年頭了。 曾幾何時,這是我一直認為會永遠持續下去的生活。 隨著成長才發現很多事情不會如自己想像中的方式去發展,看似不會改變的日常,也會在潛移默化下慢慢產生齟齬。


縱使是日復一日的肩並肩通學,住在隔壁一起出發的慣例也沒有改變。 但有些互動只要一不刻意去注意,就會慢慢從兩人的日常之中消失。 我已無法細數與過去有何不同,只能知道我們的距離不斷跟曾經的自己相比,變得愈加遙遠。


「義勇,你是參加短跑對吧?」 「嗯。」 「可是我們不同組,我可不會幫你加油的。」 「……嗯。」


對於不同班級的我們來說,如此理所當然的事情卻令我失落不已。 而另一層讓我感到不安的,正是她與告白的學長同組這個事實。


「我會幫忍加油的。」 「啊?可是我們不同組……」 「沒關係。」 「……欸!真是的,這樣不就感覺我很小氣嗎?」


忍有些不滿地用肩膀撞了我一下,卻意外地又勾起我的私心。 果然……不想把這個互動分享給任何人。


握緊了拳頭,無論如何今天都要貫徹與自己的約定。 雖然我擅自覺得忍不會輕易答應,但還是無法遏止心中的恐懼。 如果能夠取得理想的成績,或許一切都會不一樣。 那個我一直不敢詢問,忍也沒有主動跟我提過的『答案』也可能會有我想要的結果。


「那麼,晚點見。」


到了鞋櫃分別去自己的班級前,這是忍留給我的最後一句話。 與往常無異的情景,反而更增添了一分我的不安。


班級不同,運動會的分組也不同。 從幼稚園開始到初中畢業,十幾年來我們都是同一個班級。 這宛如奇蹟般的緣分,我曾以為會一直持續下去。 但隨著一上高中就分開成不同班,我們的交際圈也慢慢變得稍有不同。 加入廣播社的忍,很快就透過幾次的午間廣播被大家所熟知,上高中短短幾個月就成為不少人口中「聲音很好聽,長得也很好看的新生」。


而徹底認知到自己與忍的關係已經不如過去,也是因為目擊了忍被告白的瞬間。 太習慣過去整天膩在一起的生活,我卻忘了遲早會有產生改變的一天。 我無法去干涉忍的選擇,只能努力在今天替自己爭一口氣。 但我也很清楚,這口氣有一部分是想讓忍看見,自己比那名學長更耀眼的一面。


忍總是向我抱怨很無趣、搞不清楚在想什麼、講話沒頭沒尾,有事沒事就對著我發脾氣。 或許一個風趣又受歡迎的對象在忍身邊,她會更開心一點也不一定。 但果然……不想輸給那個人。 綁緊運動鞋,繫上象徵隊伍的頭帶,從現在開始我就是白隊的選手了。 而我也只能接受與忍身處在不同隊伍的事實。


一開始的項目多半是比較輕鬆的團體項目,而忍參加了其中的丟球比賽。 快開賽時她一直繃著認真的表情,雖然以前就不喜歡主動去爭取名額,但只要參加就會露出不服輸的個性。 打電動的時候也是……一輸便鬧脾氣的個性至今都無法改善,我們也就變得很少玩對戰類的遊戲。


平常不離身的蝴蝶髮飾也已經取下,綁起少見的馬尾並全神貫注。 只要進入這個狀態後,就沒有任何事情能打擾她。 但就在宣布集合之後,她突然開始環顧著四周。


我不確定她在尋找什麼,但當視線掃過遠處的我時,便瞬間戛然停佇。 四目交會一陣子後,忍似乎在等待著我做些什麼回應,我便舉起緊握的拳頭期盼她能夠明白我的意思。 看見我的反應,忍露出了有些自信的笑容,把心神又重新集中在她的賽場上。


哨聲響起,忍屬於的紅隊一開始還居於下風。 但忍精巧地穿梭在人群中撿起許多沒命中籃框的沙包,遞給了其他更擅長拋投的隊友,短時間內就整理出了小小的體系。 最後紅隊也在他們的努力下,以些微的差距險勝。


賽後她很快地用視線找到我的所在之處,對我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我偷偷伸出了勝利的手勢放在自己胸前,忍似乎滿意我的回應,開心地也對我擺出相同的手勢。


但我沒有太多時間能夠享受這只屬於兒時玩伴的默契,午休前的最後一個項目便是我原本只是抽籤抽中……如今卻得認真面對的百米賽跑。 也如同賽程表的安排,我跟那名學長分配在同一批選手裡,可以說是最直接的對決局面。


而他的人氣也不同凡響,僅僅只是站上起跑區就有不少人替他歡呼。 或許替他加油的人裡面,也有跟他同組的忍也不一定。 一想到這點,加上早上忍對我說的話,又讓我覺得更加不愉快。


雖然沒有正式訓練的經驗,但我對體能並非沒有信心,還是會期盼自己能扮演黑馬撂倒他。 任何一場正式的比賽,都沒有比現在更讓我心跳劇烈。


「預備!」


站在起跑架上擺出蹲踞的姿勢時,身旁跑者的細微呼吸聲甚至能蓋過嘈雜的助威。 我沒想過自己能夠專注到這種程度,彷彿能夠完美抓住槍響的瞬間。


「白隊,加油啊!」 「冨岡同學!加油!」 「冨岡,別輸了啊!」


熟悉的聲音一一開始出現在耳邊,這是班上同學們的吆喝聲。 其中也不乏幾個比較熟識的人,我只能對他們的支持表達感謝。 就算理所當然地沒有聽見忍的聲音,也沒有餘力去感傷了。


砰!


清脆而刺耳的發炮聲,在終點的煙硝出現後傳到耳際。 我自認起跑的推蹬已經是自己最完美的表現,一開始依然落後了心中的假想敵。 比賽過程的短短十幾秒,身歷其境時總會覺得時間過得很漫長。


跨出的每一步都試圖追上眼前的背影,但不管手如何劇烈擺動、腳又動得多快,距離都沒有絲毫縮短。 僅僅只是一個身距,卻是如此絕望的差距,也讓我感到灰心喪志。 一想到他等等就會在眾人擁簇之下要求忍的答案,就讓我感到極為不甘。


「義勇!加油!」


然而就在跑完一半距離的瞬間,在全校雜亂無章的吼聲裡我聽見那熟悉不過的聲音。


「加油啊!不可以輸!」


無暇去管這個加油聲是從何而來,但我認得這個聲音……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認錯。 我湧出了莫名的爆發力,步伐開始變得更有力量也更迅速。 最後半程我慢慢縮短與第一名的差距,感覺在終點前有機會能夠超越他。


然而就在我覺得能夠超前的前一刻,無情地迎來宣告勝負的終點線。 我不甘心地喘著大氣,手撐在膝蓋上維持自己的體勢,想著如果再多十公尺……或許能夠贏下來。 現實是沒有這種如果,我只能目送著他拿起寫著第一名的旗子,回到自己隊上接受大家的祝賀。


「冨岡,幹得不錯呀!你這麼好的身手加什麼將棋同好會太可惜了吧!」 「原本只是抽籤決定的,沒想到你差點贏過田徑社!」 「第二名也很不錯了,別這麼難過嘛!」


對比我如喪考妣的神情,同班同學卻大肆慶祝著比想像中更好的成績。 扣除掉自己預設的目標,這結果的確是值得大家開心的事情。


「謝謝……」


究竟應該開心還是難過的兩難情緒交扯後,我擠出了唯一說得出口的字詞。 其他組的百米賽跑也緊接在後陸續進行,我便回到班級團體中,與大家一起替接下來的同隊選手加油。 然而就在廣播提到上午的賽程結束,準備進行午間休息的時候,稍遠處的紅隊集合處產生了一些騷動。


「欸欸欸!好像是有人要告白耶。」 「哦哦,之前聽說的那個嗎?」


渾身不好的預感迫使我去關注這起騷動,而果不其然映入眼簾的正是被大家包圍的忍。 在她幾步距離的面前,是一手拿著象徵贏家旗幟,擺出誠懇鞠躬並伸出握手姿勢的男生。 雖然感到恐懼,我還是無法克制自己的好奇心,明知道有可能看到讓我感到毀天滅地的場面。


跟著起鬨的人們,我也站到了能聽見對話聲的距離,準備接受忍對他、對我來說都很重要的宣判。 只見忍玩弄著自己的手指,猶豫很久仍不敢有所回應。


「我……」 「請多指教!胡蝶同學!」


宏亮的告白再度響徹雲霄,眾人的鼓譟也變得愈來愈激烈。 這一瞬間我開始擔心起了忍的回答,彷彿要宣示我的死刑一般。


「等…等等……」


像是掙扎一般的聲音從我喉嚨裡冒出,彷彿想讓這一瞬間晚點到來。 但微弱的氣音完全無法傳達出去,很快就被眾人的呼喊給淹沒。 眼看忍顫動的嘴角就要準備說出話來,我難過地伸出手像要阻止些什麼。


「對不起,我不能接受。」


然而忍短短一句回應,便瞬間讓場上的氣氛冷卻下來。 所有人都覺得應該是好事一樁的氛圍,現在只剩無盡的尷尬。


「我沒辦法跟一個我不熟悉的人交往。」


說罷,忍便無情地向對方深深致歉並轉身退開。 徒留在場僵立在地的對方,以及支持他的所有人。 而湊熱鬧的人們雖然一開始有些失望,但畢竟事不關己很快便陸續散去。


拒絕完告白的忍,像是知道我會在附近一般,開始用視線尋找我的身影。 隨著人群散去,她很快就發現了仍舊佇立在原地的我。


「義勇,你果然在這裡。」 「嗯……」 「……一起吃午餐嗎?」 「好。」 「那我去拿便當,我們約在後院吃吧。」


忍離去後,我終於難掩自己心中的喜悅。 緊握著拳頭像是慶賀著什麼天大的好消息般,回去自己班上拿著與忍裝著相同菜色的便當。 心中的沉重大石已經放下,原本因勝負落敗產生的悔恨也早已從我心中消失。


到了人煙稀少的後院時,忍已經坐在有陰影遮蔽的階梯上等著我。 她揮揮手示意我過去,我沒有太多猶豫便選了她身旁的位置坐下。


「今天本來是姊姊要幫我們做便當,但最後我自己來做了。」 「……是嗎?」 「可能沒有姊姊做的好吃……就是了。」 「沒關係。」


平常總是兩家輪流做便當,今天是輪到忍她們家來處理。 上高中之後就很少吃到她的料理,我不由得感到有些興奮。 當著她的面打開飯盒時,裡頭的菜色馬上便讓我訝異地發出感嘆聲。


「這是……鮭魚蘿蔔……」 「算是犒賞你的努力吧。」


裡頭裝著我們喜愛的菜色,看得出來忍特別做了許多準備。 為了麻煩的料理她特別做了一層防水措施,只為了避免便當裡鮭魚蘿蔔的湯汁不小心漏出。


「可是裡面也有忍愛吃的……」 「唔,我做自己愛吃的有什麼不對!」 「不,沒有……」


當我迫不及待取出筷子想要開動時,才想到應該要先徵求忍的同意。


「我可以吃了嗎?」 「……可以啦,不要嫌棄味道就好。」 「我不會。」


稍稍夾了一口已經有些放涼的菜色,但入口依舊能感受到那股我喜愛的味道。 燉到鬆軟的白蘿蔔充分地吸收了湯汁,入味至極。


「好吃。」 「是嗎?那就好。」


我開始大口扒著難得的便當,忍也開始一口一口慢慢吃起來。


「最後你沒能第一,好可惜。」


她停下筷子,似乎有點遺憾地說著。


「明明你偷偷練習了這麼久。」 「妳……妳怎麼知道!?」


她露出有些調侃的笑意,彷彿一切都被她看透一般。


「虧我還幫你加油了。」 「……我有聽到,謝謝妳。」 「呵呵,不客氣。」


接下來我們沒有說太多的話,默默地將手中的便當吃完。 稍微喝了一口忍放在保溫瓶裡帶來的熱茶,彷彿一切又回到我們熟悉不過的日常生活裡。 被忍發現的羞恥,輸掉比賽的不甘,怕忍答應告白的不安,都在此時化為虛無。


「還要再一杯嗎?」 「不用了。」 「嗯……我們稍微坐一下,時間差不多再回去。」 「好。」


聽著遠處有些微弱的喧鬧聲,我們不受打擾地享受不必曬到太陽的午休時間。 稀疏的蟬聲不斷訴說著夏意,這也是我進入高中以來,第一次靜下心來觀察學校的環境吧。


「吶,義勇。」


忍放下手上的茶水,說出了明明是每日例行卻讓我欣慰不已的邀請。


「今天放學也一起回家吧?」


這也是對我來說絕對不能讓給其他人,只能屬於我的位置。


「好。」


***


為什麼可以如此若無其事地給別人造成困擾呢? 只靠著廣播社的取材而講了幾句話,在完全不瞭解對方的情況下就進行表白。 更何況,還是選擇了一個對彼此來說都很尷尬的公共空間做這種事情。


實在是……糟透了……


而且自從被學長告白後,那天便一直被詢問是否會答應對方。 我不懂這有什麼好起鬨的,如果是熟悉的對象也就算了,我根本一點都不明白他是怎樣的人。


『那個學長挺帥的呀!』 『聽說他曾經在都大賽拿過名次耶!』 『好羨慕胡蝶同學喔,超浪漫的。』


身邊的同學圍繞著我,一整天話題永遠偏離不開這件事。 然而我的選擇跟其他人一點關係都沒有,也沒有理由告訴他們我心中的答案。 就這樣,我含糊其辭的回應也漸漸讓他們失去興趣,很快地就沒有人再過問我這件事情。


原本只是覺得有趣才加入的廣播社,活動後獲得的關注比我想像中多太多了。 有時候會突然覺得,自己身處在令人感到陌生的環境而有些不安。 能跟義勇一起放學回家的瞬間,也就變得讓我心情更加平靜。


包含幼稚園的話,已經跟他同班十年以上了。 日復一日的一起上下學,我卻從未感到厭煩過。 倒不如說,我非常喜歡可以跟他待在一起的時光。


雖然身為住隔壁的兒時玩伴,從小就時常有機會玩在一起。 因為各種緣分,也常常在彼此家裡跟對方家人一起吃飯。 但如今用學生的身份一同踏上歸途,對我來說有格外的意義。


然而隨著年紀增長,也意識到自己對義勇的想法漸漸不再純粹。 小學之後,我再也說不出『最喜歡義勇』這樣的話,甚至快要遺忘了這種感覺。 接著上到初中,也突然不敢在他人面前牽起義勇的手,到最後連私底下都不這麼做了。


等到有所察覺時,我跟義勇的距離如果放在當年的我眼裡,就像是不熟悉的陌生人吧。 當年那個牽著義勇的手對他撒嬌、總是喊著喜歡的胡蝶忍,變成了只存在過去的記憶。 不過即使是變得如此不老實的自己,仍舊有一些沒有改變的事物。 那就是與他待在一起有多自在……這件事。


結束了一整天的運動會,換上了制服並肩走在放學的歸途上。 雖然我們以少數的差距輸給了義勇在的白組,討厭輸的我意外地並不在乎兩隊勝負。 腦海裡塞滿的,都是一些相對不起眼的小事情。


看到義勇偷偷伸出勝利手勢不想被大家發現的羞赧模樣,我不知不覺也老實地用發自內心的笑容去回應他。 我也沒有想到,他特地為自己加油,是會讓我這麼開心的事情。


或許是特別的日子所產生的魔力……抑或是觀察到義勇前陣子都會偷偷出去練習的結果。 自從混進白組的人群裡,摘掉自己的頭帶替義勇加油後,只要一想到當時的情景心臟就跳個不停。 比起希望他獲勝,也許當下我只是想要他聽見短暫的鼓舞,並把自己的想法傳達給他。


其實我一直沒有下定決心,到了義勇站在起跑線上時我都還不確定自己會怎麼做。 但看著他起跑落後那不甘心的臉,短短一瞬間莫大的勇氣從我的胸口迸出。 這輩子最強烈又最激動的嘶吼,就這麼從我的嘴裡竄出。 雖然義勇最後還是沒有贏下來這場勝負,但我至少已經把自己接收到的喜悅送還給他了。


不管是替他加油還是替他做午餐,甚至是預約一起回家,可能都只是出於一個單純的理由。 在害怕青梅竹馬的關係會隨著時間變得更加疏離時,卻又想告訴他……我在這裡。 也想作為一個簡單的暗示去告訴義勇……任何人的告白,都不如與他待在一起更讓我滿足。


我想要一直待在義勇身邊,比誰都還要接近的位置上。


然而自己愈明白這樣的事情,我就愈無法再用自然的態度面對他。 面對他的每一個舉動,都像是為了扮演一個普通的青梅竹馬。 另一方面,也是把自己裝作沒有這麼在意他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