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我心難掩】我心難掩※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兩位大人有需要再告知我,老身先退下了。」 就在我用完餐去洗淨身體的這段時間內,藤屋的婆婆俐落地將我們用完的餐具收拾好,並且在不知不覺中把床單也舖好。 洗澡時留在澡堂的隊服也被整理好與行囊放置在一起,這些都是在我沒注意到的情況下完成的。 她的身手靈巧到讓人想探究她是何方神聖的地步,每次都讓我感到一陣驚嘆。 另一方面讓我很在意的是,她似乎總是搞錯我們的關係…… 「吶,冨岡先生。」「今天……又是只有一條棉被呢。」 不曉得是刻意為之還是誤解……那是我成為柱後,一次與冨岡義勇共事來到此地的事情。 回到這棟離根據地最近的藤屋靜養時,婆婆似乎誤以為我與他有夫妻名分。 從那之後只要我們一同前來,婆婆都是安排我們同房同床,一直到現在都還沒解開這個誤會。 不過冨岡先生並沒有不知廉恥到試圖與我共枕,一到就寢時間他就乖乖的到房間的角落去休息,把整張足夠兩人一起睡的床舖留給我。 說起來其實也沒有多少困擾,但他對於這樣的誤解完全沒有否認,我至今還是搞不懂箇中的原因。 起初我只是故意不挑明想看他有什麼反應,沒想到他卻超乎我想像的淡然,就這樣演變成如同現在的僵持局面。 我也不曉得為什麼要這麼做,不斷讓彼此被誤認為夫妻,讓小小的誤會隨著時間愈變愈牢固。 但數次經驗下來,縱使他總是刻意選在離我最遙遠的角落休息,但他在同一屋簷下所產生的安心感,讓我比平常獨自在藤屋睡得更安穩。 而且與他相處的時間也不短了,我多少也明白自己對他抱持著怎樣的想法。 如果冨岡先生選擇不戳破這件事情,那麼我也沒有必要去改變這個讓我感覺到安穩的現狀。 「沒關係……床一樣給妳睡。」 「……說的也是呢,謝謝。」 話語剛落,他便頭也不回地走到角落坐下,對整個環境熟悉地像是自己的家。 畢竟也來過幾次了嘛……被獨留在房中央的床鋪邊,我伸出手撫摸著既厚實又蓬鬆的棉被。 在真的進到被窩裡之前我偷偷瞄了他一眼,他在這裡總是依靠一件單薄的浴衣度過一整夜。 雖然他有時會拿一條備用的毛毯裹在身上,但我依舊不明白為什麼來藤屋要讓自己這麼克難。 而且……雖然有他陪在身邊的感覺讓人放心,躺在對自己來說太大的雙人床舖中,在入睡前不時會閃過一絲絲的孤寂感。 好幾次都想釐清這個孤寂感的根源,但每一次思考到最後都離不開一個理由…… 冨岡義勇。 與他相處的時間愈長,他的一顰一笑帶給我的挑動就愈明顯。 這是我不該擁有太多的感情,但這種時候我總是按捺不住想要擁抱他的心情。 早在這之前我就已經擅自想像過兩人穿著單薄的衣物,不需要任何理由地擁抱對方的景象。 愈像現在這樣近在咫尺卻無法更進一步時,這樣的想法就愈加強烈。 而今天的氣溫比前陣子都低,四處都是入冬的跡象。 洗過澡後好不容易溫暖的手腳,在來不及變暖的被子裡也逐漸冰冷了起來。 我搓著有些發麻的手指,想像著如何讓自己暖和起來時,終於說出了存在於理智之外的話語。 「冨岡先生……不覺得冷嗎?」 這是個近乎無風的夜晚,沒有任何的雜音阻隔我的聲音響徹在房內。 隨後來到的寧靜讓我無比尷尬,但不管多後悔於自己的衝動,我都已經把這句話說出口了。 「……沒關係。」 「……是『沒關係』,而不是『不會』嗎?」 「……」 他平時看似木訥,在應答的避重就輕上卻挺擅長的。 要不是跟他相處得夠久……要不是因為在意他,而比其他人更了解他…… 我想我永遠不會明白他話中的言下之意吧? 「但我覺得有點冷,我希望冨岡先生……可以陪著我。」 而我也明白,只要鍥而不捨的拜託他……他總是會順了我的請求。 或許有點卑鄙,但今日因嚴寒所帶來的寂寞,惟有如此才能緩解。 「麻煩你了。」 我對著他那一側掀開棉被,在他有所動作前保持著這個姿勢。 雖然他臉上佈滿了無法遮掩的訝異,終究還是起身往我這裡靠近。 但他沒有如我所願,僅僅在棉被外盤坐,並把我掀開的棉被一角壓回原處。 「我會在這陪妳……快睡吧。」 他這過度遵循禮節的舉動讓我有些徬徨,但也算是考量過的各種可能性之內。 如果是平常,我應該早就滿足於他如此克制的溫柔了…… 「……下一次,我們再請婆婆多準備一張床吧。」

「唯有今天……別受凍了。」 我從被窩中伸出自己的手,將掌心覆蓋在他的掌背上。 他的手仍然殘留一股暖意,但與我印象中他熾熱的手溫有些差距。 除了希望他就近陪伴在我身邊之外,內心也有一部份是真的希望他不要著涼。 當然,這股名為擔心的心情,也不過是諸多讓自己心安的藉口之一罷了。 當然他並沒有因此更進一步去主動做些什麼,身體的重心毫無變化地僵持在原地。 事到如今我也不認為他是個冷淡到毫無反應的人,我想他也有意識到我的企圖。 我稍微抬頭看著他泛紅的側臉,將原本放鬆的手施加了一些力道往自己身邊輕輕地拉。 如同在邀請他……所做出最極力的渴求般。 我也相信在冨岡義勇付諸任何行動以前,我不會再放鬆自己的手。 而這樣的對峙沒有持續太久,他吐了又長又重的一口氣後,將另一隻空出來的手交疊在我緊握他的手上。 他緩緩施力將我的手移開,彷彿是為了下定什麼決心般看著我幫他留下的床位。 「那麼……失禮了。」 看見他跪坐起來,我也主動地再往反方向挪了一些位置。 他用極為精簡且細巧的動作,沒有掀開太多棉被便進到被窩裡。 比我壯碩許多的身體極力減少他佔據的空間,除了呼吸起伏外也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就這麼靜靜地背對著我。 彷彿處在同一條被子裡,仍然想極力避免與我接觸。 在我的記憶中,他明明有數度不懂分寸地與我過度觸碰的經歷。 不管是扛著我也好還是緊握我的手也好……當時根本就像一個無禮的莽夫。 是什麼時候……或是什麼事情讓他明白,身邊的胡蝶忍是一名女性的呢? 雖然不明白當中的契機為何,眼前寬闊的背影讓我難以壓抑撫摸他的意念。 並且知曉他不僅僅把自己當成普通的同事後,違背自己身份及責任的想法便不斷從心中湧出。 而我的身體拋下一切交錯的煩惱,手掌早已在他的背上感受隔著衣服透過的體溫。 「……胡蝶。」 「怎麼了?」 我故意裝作不明白而提問,手上的動作也不願意停下來。 今天並不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只是剛好在今天……我想要做一點什麼。 而這一點什麼,我想我……沒辦法在今天生出任何多餘的想法去阻止它了。 「冨岡先生……」 就算只有手掌接觸到他,慢慢加速的血液跟升高的體溫依舊使我發出細柔的喘氣聲。 再度游移到他肩膀後,按照剛剛的輕撫我應該再將手緩慢移回他背部的腰間,但此時我已不只滿足於此。 我就這樣鑽過他的腋窩,將手伸到衣服的開襟處撫摸起他結實隆起的胸口。 胸口也因此緊貼在他後背,感受到不斷傳遞給我的溫度,同時也用著雙手跟胸口感受他突然極促起來的呼吸節奏。 「……唔。」 很快地,我探究到從未接觸過的地帶……冨岡先生也發出我未曾聽聞的呻吟聲。 那是觸診時,也不可能去仔細撫摸的地帶。 我用指尖輕輕挑逗著他的乳尖,或許是我略低的體溫讓他格外敏感,乳頭在輕輕觸碰後迅速挺立起來。 「……胡蝶,夠了。」 他終於無法接受我的放肆,將我在他衣物內搗亂的手拉開。 即使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也聽得出語氣中帶有強烈的埋怨。 「冨岡先生……我想,我再怎樣也是有慾望的。」「冨岡先生也是吧?」 「……別這樣問。」 我不理會試圖讓我停下的他,甚至湊到他的耳邊讓他聽見我細小的喘氣聲。 他施加在我手上的力道也因此變得貧弱不堪,讓我能夠更肆無忌憚地撫摸。 「……如果冨岡先生真的不想的話,就甩開我的手吧。」

「那麼……我就會當作這是冨岡先生,從未對我有任何遐想的表示。」 當我提到可以甩開我的手時,我可以感受到他的確準備好這麼做了。 但說到最後時,他累積好的決心再度決堤,拒絕之意也隨之消散。 「哪怕一次也好……冨岡先生,可以用你想像過的方式……來撫摸我嗎?」 我明白這是個非常卑鄙的說法,但我早已把誠懇信實拋諸腦後。 我只希望冨岡義勇……把他的慾望付諸給我,如同我現在對他的所作所為。 「胡蝶……我不能讓妳看見我現在的樣子。」 他的聲音中帶著怯懦,像是深怕自己原始的樣貌不被我接納。 非必要時總是維持著最低限度的接觸,但這段時間以來他被我牽動思緒的樣貌早已映在我眼中。 「我覺得……我可以想像冨岡先生現在的樣子……」

「所以請你轉過來看著我,對我做出……你想對我做的事情。」 突然間,我止不住聲音中的顫抖。 我不明白這個顫抖來自恐懼還是期待,只明白我已無法停止對他的想像,呼吸也開始紊亂無比。 連呼吸都無法好好控制的自己,像是怕他遠離自己一般,無法自拔地緊抓他胸前的衣襟。 與我相對的,冨岡義勇的呼吸在我懇求後逐漸趨緩。 最後甚至感受不到他呼吸所產生的浮動,直到他吸了一口大氣,吐出毫無自信的回應。 「我無法肯定自己……是否正確。」 話語一落,他撥開我的手轉過來面對我。 他沒有給我太多能觀察他神色的機會,我只能在他將我擁入懷中的轉瞬之間掃過他那困惑的表情。 浴衣的下擺跟腰帶也因為這個動作而不整,除了胸前有衣物遮蔽之外,腰部以下的肌膚早就已經接觸在一起。 除了大腿彼此交纏之外,我同時也能感受到他下腹的尖挺早已緊貼著我。 而他的熱切情慾也隨著脈搏跳動,一顫一顫地……透過我的腹部傳達給我。 「這種事情……沒有對錯的,唯一的答案是我們彼此想不想要。」 我將自己的唇輕輕點綴他的鎖骨,隨後將額頭貼在胸口上去感受他沉重又迅速的心臟鼓動。 「……冨岡義勇,不想要胡蝶忍嗎?」 我將手伸到彼此的下腹部,將指腹劃過夾在我們之間的慾望實體。 在大概確認輪廓之後,我仔細地開始用指尖撫摸起每一處突起的筋跟血管。 明明只是男性身體的一部份,卻彷彿能透過這樣的撫摸感受到更多。 冨岡義勇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但是他在我開始有動作之後,很快地也將手伸進我的下擺。 即使沒有隻字片語,包覆著我臀部的偌大手掌,就是他的答案了吧。 雖然早就想像過他撫摸自己,但此時彷彿有一股綿密的電流蔓延到腦門。 遠比自己預期還強烈的感官刺激,讓我發出了自己都未曾聽聞的高揚嬌喘。 「冨岡先生……」 他的雙手不斷搓揉我的背跟臀,我陶醉地喊出他的名字。 此刻的痠軟已經讓我難以招架,但我知道我所渴望的……是更加直接的東西。 我稍稍推開他的胸膛,讓彼此空出一些距離。 原本不斷吸取對方溫熱的下半身也隨之分開,但他仍舊不願讓我看清表情,在距離展開之際他還是將我的頭埋在胸口裡。 但他不表露自己的情緒給我看,也不會對我的請託有任何阻礙。 我輕扶其中一隻擁抱我的手,將其緩緩移動到我的大腿外側。 就這樣讓他的手掌一直前進到我另一側的大腿,將掌心貼著我的兩腿之間。 「冨岡先生……摸我……」 在引導完他的手後,我將自己的雙手同時包覆著他的男根,將全身集中在上面去感受他的形狀。 我開始任性地搓動,玩弄著那兩隻手才能勉強掌握的凶器,並等待他對我更進一步的回應。 「胡蝶……」 愛撫後第一次接收的呼喚,簡短的音節卻讓我耳根子一陣酥麻。 像是被下了暗示般,我反射性地微幅側身,讓他的手在我的股間得到更多的空間。 而他也立刻做出了反應,慢慢地將手移到我也鮮少觸摸的私密地帶。 當指腹觸碰到陰戶外圍,我便已經無法專心去撫摸他,原本蠢動的雙手隨之停下。 我可以感受到他的動作如此笨拙,隔著唇瓣的撫摸並不是總碰到對的地方。 雖然並沒有直接觸碰到陰蒂,但施力產生的壓迫還是讓我萌發出一陣又一陣的快感。 原本的喘聲也隨著無法預測的快感,漸漸轉變成一時的呻吟。 「還要……」 為了不讓自己悶在喉嚨中的聲音迸發出來,我將原本緊握男根的手放開,用手背抵住自己的唇。 但隨著他愈來愈熟悉力道的拿捏,也慢慢摸透我敏感的位置,如同幼貓般的呢喃還是從我的手背中流瀉出來。 毫不停歇的細心搓揉,讓我的媚肉愈來愈不懂含蓄。 因亢奮而半盛開的雙瓣將飽滿的蓓蕾逐漸顯露,滿盈而出的淫水也讓他的手指變得潤溽。 「冨岡先生……等等……」 他的雙指再度放置到陰唇上時,我輕輕用大腿夾住他。 當動作因我而停下來之後,我才再度放鬆讓他恢復原本擁有的空間。 「我想要你剝開……摸裡面……凸起的地方。」

他不斷搔刮我的快感邊緣,讓我忍不住提出最直接的請求。 此次他沒有猶豫太久,很快便讓我腫脹的芯蕊變成毫無防備的狀態。 「啊……呀……」 他粗糙而充滿厚繭的指腹才輕輕接觸,我便劇烈顫抖起來並發出蕩漾的媚叫。 透過自己蜜液的潤滑多少讓這個刺激變得緩和,但直接撫揉陰蒂的快感仍舊讓我被淫慾給支配,不受控地享受從下體暈開的麻痺感。 一片空白的腦袋讓我沒辦法再多花心思放低音量,整個房間繚繞著我的嬌聲。 強烈的刺激不斷衝擊意識,跨越高峰之後一股宛如失禁般難受的快感向全身襲來。 我用盡力氣不讓它從身體裡潰堤而出,無法再承受更多的搓捻而夾緊自己的雙腿。 與此同時,我察覺到自己的穴口像發出咕啾般的聲音,流瀉出少許溫熱的春液。 慢慢從頭昏腦脹中冷卻下來,才發現他的衣服上沾滿了我恣意的淚水跟唾液。 也在此時明白,我已經準備好接納他那個我一直渴求的事物。 我將保留彼此溫熱的被子掀開,讓自己軟膩在淫慾裡的軀殼袒露在他眼前。 我再度攙扶起他的碩物,另一隻手撫摸著自己肚臍以下……內部延伸進去就藏著性器的位置。 平躺在床上轉頭望向他時,終於讓我看見埋藏已久的表情。 他那完全被性慾所支配……冒著汗氣喘吁吁而通紅的臉龐,果然不能隨便讓我看見。 不只是為了遮掩他的羞澀,看見這樣的表情我會在準備好之前就失去理智吧? 「胡蝶……我……」 「……冨岡先生,真的很努力讓自己心如止水呢。」 我用眼神不斷確認著他的思緒,如今也不需要太多語言了。 透過眼神的交流,我想他已經明白我想要什麼了。 「但今天就把那些都拋下吧,我們之間……不需要那些東西。」 我此時應該是露出了微笑吧……可能是很尷尬的笑容也說不定。 「今天的胡蝶忍……也想要冨岡義勇。」 這一次,冨岡義勇在我的注視之下不再隱藏自己了。 他起身壓在我上方,雙手則撐在我肩膀的兩側。 他專注地望著我,深邃的眼眸像是在確認我的決心。 而事到如今,還有什麼好懷疑的呢…… 我緩緩地張開腿並弓起膝蓋,讓他能夠將身體抵在我的雙腿間。 同時一隻手扶著他的男根,另一隻手則撥開自己的穴口慢慢引導他。 當他吐露黏稠汁液的龜頭觸碰到入口時,我還是不由自主地深吸了一口氣。 「還是希望冨岡先生能慢慢來……」「因為我不知道自己會產生什麼變化……」

即使已經做好充分的心理準備,看著他粗大筆挺的性器,還是讓我有些不安。 對他的渴望與未知的恐懼兩方在拉扯後,我終究還是望向他的雙瞳,點頭示意他繼續完成我的願望。 「唔……啊啊……」 當他的前端慢慢侵入我的體內時,先是傳來一股身體被拉開的輕微撕裂感。 隨著他愈來愈深入,肺部感受到的壓迫也愈來愈強,甚至讓我忘了呼吸。 來不及吞嚥的唾液隨著呻吟從嘴角滑落,內壁所傳來的緊繃也讓我眼眶裡充滿淚水。 一直到他抵住我最深處的地方,這一刻的刺激讓我失控地將他的性器狠狠地絞緊。 那是連我自己都不曾觸碰到,如今只有冨岡義勇才明白其觸感的位置。 我感受到自己用盡力氣包覆著他,並全心去體會他填滿我陰道的一切。 即使他停下動作,陰莖所傳來的顫動,還是讓我被如同海潮的痠麻感沖刷。 從內而外散發的灼熱感,讓我變得難受又難耐。 我稍微扭動了自己的臀部,祈求他開始擺動自己的腰肢。 我的反應似乎讓他感到愧疚,與在我身體裡還在變得更興奮的膨大凶器比起來,動作顯得既緩慢又溫柔。 伴隨著輕微的痛感與異常強烈的快感,我身體開始被感官給支配。 最終我已經弄不清自己身上的究竟是什麼感覺,只知道我已經肆無忌憚地喊著他的名字,不斷叫出高亢的迷濛喊聲。 「冨岡先生……冨…岡先生……」 「咕……胡蝶……」 我的快感堆疊到高點時,他的動作也變得急促,一頭黑色長髮在我視線裡快速飄動。 為了讓自己更加深入、更加肆虐,他抬高我的腿一併帶起我的臀部,導致我下腹一陣刺激而把他含得更緊。 每次被撞擊到最深處,渾身都像是被快感扭轉得更為緊繃,彷彿快被溺斃一般無法思考。 動作變得比心跳更快之後,他不斷敲擊我的錘頭也變得更加臃腫。 我明白有什麼東西要來了,將原本緊抓著床鋪的手轉而環繞住他的背。 另一方面我也不自覺用臀部去頂著他,讓自己更充分地感受他的全部。 最後他猛然停下並深深地埋入我體內,伴隨著痙攣將全部的白漿注入給我。 但他不安分地對我的花心又擠又磨,我的身體也不受控地擅自回應他,一滴不剩地擠壓他淌出的精液。 「冨岡先生……」 我依舊環抱他,不讓他在釋放完全後輕易地退出。 趴在我身上喘氣的他,面部埋在床單裡面不願看著我。 開始明白他內心的無地自容,我靠過去磨蹭著他的側髮並輕拍他的後腦勺。 利用他的性慾來滿足我想擁有冨岡義勇的自私想法,他還是幫我實現了。 在這之後,我沒有刻意擁抱他或推開他。 就這麼讓逐漸癱軟下來的陰莖自然地退出體外,也無意阻隔隨之傾瀉出來的精液。 我們在同一條濕溽的被窩中入睡,他也像是背負著多餘的責任抱著我不許我隨意離開。 直至天明前的深眠而放鬆力道,我才能脫身去洗淨自己的身軀。 在清洗身體時看見仍然流淌著兩人體液的私處,很容易就想起冨岡義勇在我體內宣洩的瞬間。 這是一個比我想像中深刻的一夜,我想我一輩子都忘不了…… 但我不能一直沉溺在對他的迷戀中,如同幻夢般的春宵,仍然會迎來夢醒的一刻。 最後,我換上隊服等待冨岡義勇醒來。 若無其事地向他道早安,就像我們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在他也換上隊服並攜好行囊後,便踏上前往主公宅邸回報任務進度的步伐。 至於他對我的迷戀遠超我的想像,使我們從一夜的肉體關係演變成摯愛的伴侶…… 就是讓我更加深刻的另一個故事了。


標記:

177 次瀏覽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我心難掩】於七的故事

即使是最緊急的任務,我都從未如此焦急過。 我從未想過自己會如此狼狽地趕路,僅是為了縮短到達忍所在之處所需的時間。 ……一秒也好,只想盡快到達她身邊。 一切的起因是一場巧遇。 最後一次跟忍有聯繫,是她三天前請鎹鴉燒信給我。 說明這幾天公務較為繁忙無法見面,也請我不用去打擾她,等完成手邊的工作會主動聯絡我。 而今天中午在街上尋找用餐處時,遭遇了前來採購的栗花落與神崎,便稍微問一下忍的狀況。 『

【我心難掩】致有點在意的你※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那麼胡蝶閣下,您的刀由老夫代為保管,這幾天就請您在此好好歇息吧。」 眼前這名戴著火男面具的矮小老男人,不僅面具上的吹火嘴誇張得近乎古怪,態度也總是隨興得難以捉摸。 但身為鐵匠村的村長,鐵地河原鐵珍大人的技術毫無疑問位於匠人中的頂端。 不僅按照我的需求製作出針對刺擊進行強化的特製日輪刀,甚至能在刀鞘中調製毒藥如此無理的要求都照單

【我心難掩】遠花火

燈火通明,熙來攘往…… 這是我對於鮮少接觸的市街抱有的第一印象。 雖說蔦子姊姊還在世時,她偶爾會趁祭典時帶我到街上體驗熱鬧的氣氛。 自從投身到鱗滝師父的教誨下,我就再也沒有為了娛樂身處如此環境之中了。 除了找不出參與其中的必要性之外,另外的原因也是覺得自己與這些事物非常格格不入。 不過最重要的因素或許是……在這種地方獨自待著,會比平常更容易感到失落。 看著那些擦身而過,與家人攜手歡笑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