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義忍】浮瓜沉李




「義勇先生,你看……外頭的雲霞好美。」

「嗯。」


忍從窗戶望向富士山,被夕陽映照的晚霞襯著山峰的影子,在薄霧之中仍能看見明顯的輪廓。

婚後這幾年來一直都沒有好好讓她放鬆,身處在如此悠閒的旅遊中,至今的我仍難以想像。

而眼前忍的笑容,卻比任何事物都還要更加真實。


「抽到招待券真的太好了呢,義勇先生。」

「啊啊……」


身穿旅館提供的浴衣,忍的樣貌除了跟往常一般嬌美外,又比平時更增添了一絲嫵媚。

前陣子忍從商店街的滾筒抽獎中,抽中了特獎的溫泉旅館招待券,這難以置信的禮物也造就了這趟旅行。

也幸虧現在是暑假期間,孩子們也都懂事能偶爾拜託爸媽照顧幾天。

我們也因此從育兒的疲勞中暫時解脫,用抽到的禮物進行了一次遲來的蜜月。


這裡並不是高級得難以想像的旅館,但要負擔起旅費也並非容易的事。

我們珍惜著這珍貴的兩天一夜,就算這只是我們到這裡的初日,仍然不願放過任何獨處的機會。

雖然浴場的溫泉沁人心脾,我跟忍卻像有共識……並沒有在溫泉裡待得太久,明明已經是朝夕相處的夫妻卻寂寞地想快點與對方重逢。


泡完溫泉後牽著彼此的手,毫不掩飾無名指上的婚戒,我們漫步在渡假勝地之中。

但才閒逛了一下,忍展現出了一絲我能明瞭的心思,偷偷扯了一下我的衣物。

而也因為如此,我們在路燈都還沒點亮的時刻,就回到了下榻的旅館裡。


「義勇先生……鬢角慢慢有白髮了。」


意識回到當下,忍毫無防備的姿態撫摸著我的頭髮……一頭她說很適合,所以讓我留著的長髮。

平常綁起的髮束已經鬆開,忍用她的指縫玩弄著頭髮的同時,露出了一股疼惜的目光。


「義勇先生,撐起這個家辛苦你了。」

「……忍才是最辛苦的。」


我輕揉她小巧的手,與過去那毫無瑕疵的纖纖玉手相比,雖然不減柔軟卻多了不少粗糙的繭跟歲月的痕跡。

那曾經稚嫩的臉蛋,如今也充滿了成熟的韻味。

雖然還不見任何皺紋……卻充滿了一家之主的威嚴。


「能跟義勇先生在一起,就沒有什麼是辛苦的。」

「……忍。」

「義勇先生……」


忍不等我摟住她,先一步跨坐到我的懷裡將整個人放到我盤腿的空間裡。

她托住我的下頷,在我的嘴角抹上輕盈的一吻。


「義勇先生的身體,很熱呢……」

「妳也是。」


出浴已經一陣子的我們,要說是因為是泡澡才讓體溫升高有點勉強。

忍那從認識她至今都沒有改變的美麗殷紫眼眸,像是要勾走我的魂一般露出迷人的彎月貌。

她輕輕卸去我的外衣,但脫到腰際露出胸口的時候就把動作停了下來。


「義勇先生……」

「嗯。」


忍輕輕喊了一聲,我很快就明白她的企圖心。

輪到我卸開她的腰帶,讓原本緊貼她身段的浴衣變得寬鬆無比。

我伸到她的腰窩輕輕作勢搔癢,忍稍稍扭動了一下身子並發出誘人的喘息。


「哈啊……義勇先生……」

「我抱妳上床。」

「不用了,在這裡就好……」


當我想使勁抱住她起身的時候,忍用力地摟住我不讓我移動半分。

我也順著她的意思,就這麼在原地扯開她的浴衣,讓胸口到大腿的肌膚一口氣顯露出來。

雖然她的肌膚與過往一般緊緻白皙,卻不免因為產生了一些歲月痕跡。


「唔……有點癢……」


我撫摸起三度懷胎的肚腩,雖然連最小的孩子都已經長大了,忍過去大腹便便的模樣仍然讓我記憶猶新。

那充滿母性卻惹人憐愛的樣貌,回憶中的樣貌足以讓我想得出神。

即使隨著時光流逝讓我們一天一天老去,現在的忍依舊使我如癡如醉。

不……更正確的說法應該是,我對她的愛意與日俱增。


「忍……」


我們用一個忘我的吻把彼此纏繞在一起,她鬆軟的小巧雙手早已緊緊扣住我的指縫。

一個沉醉的吻可以持續多久,那我們就吻了彼此多久。

就算無法順暢呼吸仍不願意輕易地放過對方,就這麼讓靈魂跟唾液一起徹底交融。


雖然我們總是會趁著小孩睡著之後溫存,卻好幾年沒有像這樣心無旁鶩地滿足對方。

忍無法聚焦的視線頻頻掃過我的臉龐,難耐的軀體在反覆的深吻中不斷扭動,似乎想發散身體裡的燥熱。

但幾乎像是被壓制住的她,在我進行下一步舉動前都只能任我擺布。

她央求般的眼神似乎在發出渴求,我也無法就這麼無視她的想法,便鬆開她的雙手轉而繼續撫摸她。


輕輕滑過她依舊嬌嫩的輪廓時,一股搔癢感讓她敏感的神經被輕易挑逗,微微顫抖的模樣無比迷人。

我知道自己很快就會無法忍耐,只能盡可能在尚存理智的時候愛護現在的忍。

但忍似乎不想給我這樣的機會,開始自己積極地主動湊上,用雙腳勾住了我的腰際限制住我們的距離。

而我也因為她這樣的舉動,不得不讓彼此緊貼在一起,直到兩股慾望徹底黏滯在一起。


「義勇先生,想要……」

「但我還沒……」


我望向放置行李的位置,由於覺得家庭成員已經足夠,這幾年我跟忍都好好地避免意外發生。

但此時的忍搖搖頭,夾住我的雙腳變得更加熱情,雙手也撥動我的臉頰強迫我注視著她的雙眼。


「義勇先生不覺得,家裡再熱鬧一點也很好嗎?」

「……嗯。」


「如果忍這麼認為的話就好」——雖然我心中有這股念頭卻沒有說出口,因為我認為這是一起要承擔的決定。

因為實際上我也希望在能夠負擔的程度下,跟忍組成一個愈大的家庭愈好。

所以我選擇吻了忍讓這股默契留在心中,告訴忍……我同意她的這個說法。


而這不過是我們兩天一夜的溫泉旅行裡,連第一天的夜色都還沒降臨時所發生的序幕而已。





標記:

501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那麼,冨岡先生我們該往哪裡走呢?」 再一次遇上岔路,我刻意提出了疑問,讓手持地圖的人決定接下來的路徑。 他面無表情地看著手上的地圖,隨後抬頭望向前方的岔路口,遲遲沒有做出回應。 「冨岡先生?」 「走這邊……」 在我又一聲的催促後,他終於像是下定決心一般指了其中一個方向。 我下意識伸手掩住自己的嘴巴,深怕不小心發出的微笑會透露出情緒,並顯得還在邊走邊吃的自己更加不優雅。 「那麼,就照冨岡先生的指示

「痛……」 頭頂被鬆軟的雪球正中紅心,崩解的白雪一下子就從冨岡先生的頭上滑落下來。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襲擊,他低著頭發出像是在抱怨的感想。 「冨岡先生,破綻太多了喔。」 我開懷地笑著,望著他笨拙回頭的埋怨眼神,更是藏不住眼裡的笑意。 其實我一開始只是想欣賞皚皚的初雪美景,並沒有打算捉弄冨岡先生。 但看到他開啟難得的玩心,抓起一球白雪捏起來時,便趁著他全身都是破綻的時候偷襲他。 「冨岡先生有打過雪杖嗎

「這裡就是……冨岡先生的老家嗎?」 看著老朽的屋瓦,可以感受到許久沒有人居住了。 久久未經保養的梁柱,也漸漸出現了蛀蝕的痕跡…… 要是再這樣下去不管,遲早有一天會承受不住自己的重量而垮掉吧。 「嗯。」 冨岡先生難得穿著隊服以外的衣服,看著他羽織底下的褶裙樣貌讓我感到有些新鮮。 只是他並沒有因為難得的休假,就變得比較善於溝通,用詞還是一樣精簡。 自從八重的事情之後,我們又一次在工作場合巧遇。 不過這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