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義忍】酩酊殘夢※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唔……」 睜開眼睛坐起身來,搔著自己凌亂的毛躁長髮。 乾澀的雙眼想盡力睜開,但早晨從門外射入的晨曦讓我只能瞇著眼睛環顧四周。 散落的衣物跟酒瓶、半開的門簾,還有根本稱不上整齊的床鋪。 以及……躺在我身旁,那平靜入睡的忍。 「……總之先收拾一下。」 我爬出床舖,並把棉被好好地舖回忍的身上。 看著她惹人憐愛的睡臉,我也不禁偷偷摸了她的側臉一把。 感受到我的手心拂過臉頰,她的睡顏也一瞬間露出了微笑並變得更加祥和。 繫上腰帶把睡衣穿上後,我開始整理可說是一片狼藉的現場。 我才在此時仔細地回想……究竟是發生了什麼才導致這樣的結果。 「……又做了一整晚。」 昨天用完晚餐之後,忍便提著酒壺跑來拜訪我。 並沒有事先約好,而是在月色特別美的日子裡她總是會出現。 抑或是,如果她沒有出現……我也會親自去找她,幾乎可以說是獨特的默契了。 我們也都清楚,私底下在各自的屋裡會面代表著什麼意思。 酒酣耳熱之際,在彼此的肉體讓尋求慰藉也是正常不過的事情。 我的酒量並不好,一點點酒精便可以讓我失去理智,卻又不至於讓我失去行為能力。 雖然我並不喜歡被醉意沖昏頭的感覺,但忍曾說過喜歡我那喝完酒之後不知分寸的行動力……我也就盡量配合她的喜好。 當下意識有些模糊,事後我仍然能記得很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 即使是現在,我仍然能記得昨天的我,有多麼賣力蹂躪眼前我深愛的女人。 她那看似哭著求饒,卻用肢體每一處在誘惑我的神情……仍然清晰地難以忘懷。 也或許就是事後這種無法自拔的餘韻,才讓我無法真心排斥恍惚到不能自己的微醺感。 稍微把四散的物品堆積到一處,並把彼此的羽織重新掛上後,也差不多該叫醒睡夢中的忍了。 她並不擅長早起,如果不提早喚醒意識並給她一點時間在床裡掙扎的話,事後被迫起床便會露出凶惡的眼神並遷怒他人。 或許也只有這時候才能看見她真摯的怒顏,但說實話我並不想特別去見識……畢竟比起來,還是真摯的笑臉可愛多了。 我跪伏在床上輕推了一下忍的額頭,感受到晃動後她露出了複雜的表情,皺起眉頭並在嘴裡喃喃自語。 但在反覆用額尖微微磨蹭我的手後,明白她枕邊的人是誰後又恢復成帶著微笑的安逸睡臉。 「忍,該起床了。」 似乎是知道我說完這句話之後,就必須要從被窩裡面出來,忍似乎下意識地抓住棉被想抵抗。 然而這種情況不知道見過多少次了,我明白這時不狠下心來不行…… 但真的要很強硬地對待忍,仍還是拿不出最後的一股氣魄。 「忍……妳要吃早餐嗎?」 家裡只有昨天剩下的冷飯跟一些醃菜,但讓兩個人吃得粗飽還是綽綽有餘。 雖然能猜到她多半會選擇在被窩裡再多睡一點,但姑且還是先開口詢問。 聽到我這麼問之後,忍露出有些迷濛的笑容,眼睛似乎已經稍稍睜開卻不曉得在望著哪。 她環顧了一下左右,終於在視線掃到我的臉上時展現了更明顯的笑意。 「吃早餐……?」 她有些恍惚地挪動身體把棉被從自己身上搬開,潔白的玉肌毫無掩蓋地呈現給我。 忍那纖細的胴體我再熟悉不過,但每一次映入眼簾仍會讓我感到一陣悸動。 然而想到這樣的姿態一直被我所獨享,莫名的優越感也會油然而生。 「嗯,會餓嗎?」 「唔欸……?我……還好……」 忍看起來一臉矇矓,還未搞清楚狀況的樣子。 但瞇起的眼角勾出一抹淺笑,像是領悟到什麼一般緩緩將自己的身軀變得更加沒有防備。 之後不明所以地,把手從自己的胸緣順著肌膚慢慢往腹部滑下,一直伸向了自己的大腿內側處。 「不過義勇先生要餵我的話……」 忍嘴裡含糊其辭地伸出兩指,用指尖輕輕地撥開如蜜桃般的緊緻肉縫。 而這樣的舉動,讓流淌彼此體液的蜜壺赤裸裸地暴露出來,昨天灌注進去的白漿也如泉水一樣湧出。 「那就……麻煩你了……」 眼前著這幕過於刺激,鎮定下來的情慾之火一瞬間被點燃。 望著或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卻仍然用極為魅惑的姿態在誘惑我的忍,我無法克制地解開腰上的繫帶。 「忍,我確認一下……」 「咦……?」 「妳是想……我餵妳什麼?」 「唔……義勇先生的……種子……?」 我難以按捺慾望而撐在她身上,還做著可有可無的最後確認。 但忍依然露出一臉無邪的笑容也沒有加以防備的意思,甚至在做出連自己都不肯定的回答時,把原本撐在自己穴口的手向上一撥,輕輕地挑逗了我那已經蓄勢待發的分身。 「……是嗎?」 「唔……哈啊……」 最後一道有可能阻止我的防線潰堤後,我便沒有再多加猶豫。 順著昨晚留下來的溫潤體液,我毫無阻礙地直接挺進到忍的蜜壺深處。 裡頭濕潤得不像話,進入過程中伴隨忍的一陣嬌聲,我也感受到一股強而有力的壓迫感。 而沒有更多空間能容納的幽徑被這麼一擠,忍的股間下那原本早就潤溽不堪的床單,又被擠出來的體液弄得更濕。 「哈、哈啊……唔嗯……!」 「唔……忍……」 即使昨天已經做了一整天,我仍然在渴求著忍的肉體。 昨晚並非久違的重逢,上一次私會也不過是數天前的事情。 但隨著相處的時間愈久,就愈沒辦法承受分離帶來的寂寞。 看著眼前在半睡半醒之間享受歡愉的女性,我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已經變成沒有她就不行的身體了。 「呼嗚……」 我吐了一口大氣,裡頭充滿愉悅的感嘆。 看著那小巧精緻儼如藝術品,卻貪欲地吸吮我直到根部的秘陰。 沒有明確意識卻仍然陶醉地喘出甜美的吐息,我不得不懷疑忍也與我一樣,無可救藥地沉溺在肉慾之中。 「啊、哈、嗯啊……!」 忍的嬌聲從一夜未闔上的門廊逸出,在蝶屋裡再怎麼激烈都不可能讓她發出這樣的聲音。 就像是身體還記得自己睡在我的宅邸裡,反手抓著床鋪縱情地嬌吟著,眼神則模糊地像望向遙不可及的遠處。 「唔、嗯嗯!好裡面……舒服……哈啊……好大……」 「忍……」 忍帶著一些哽咽的泣鳴,發出像是幼貓在乞食一般的嬌聲。 我已經盡量比以往更放輕自己的動作,但仍然每一下都像鈴口跟芯蕊在激烈擁吻。 而促發如此結果的,正是那開始擺弄腰肢,自己翹起下臀不斷頂著我的忍。 「義勇……先……唔哈……!好色……」 我開始懷疑忍是否已從睡夢中醒來,但她那從未直視我的視線依舊飄往遠方。 也有幾度認為趁機襲擊她不妥而想要停下,看著她那已經用身體記住我的一切來沉溺愛慾的樣貌,又頓時讓我理智全失。 「唔嗯、啊啊!不……不可以……!哈啊啊……!」 忍嘴巴裡喊著像是拒絕的詞彙,但腰鼓仍然在努力地扭動。 原本反手緊抓床單的手,也伸出來輕巧地摟住我的脖子。 隨著愈來愈高昂的肉慾,我也漸漸遺忘如何手下留情。 「唔、哈啊……呀啊啊!」 「唔……呼……」 忍的四肢顫動得愈來愈厲害,洩出了歡喜的嬌喘,環繞我的手也突然施力讓指甲深深地嵌入我的後頸中。 原本就緊實的裡頭也驟然一縮,突如其來的快感讓我被逼出了一絲愉悅的喘息。 這已經體會過無數次的觸感,我知道這是忍被產生的快感所逼出的自然反應。 隨著她的呼吸而不斷一放一收的蜜壺,就像是在發出催促我加快速度的訊號。 然而此時我尚未停下的動作,卻引來了今天初次見識的反應。 「唔咦……義勇先生……咦!?」 忍突然睜大了自己的眼睛,一臉不可置信地伸起脖子盯著我們彼此的接合處。 她像是極力想搞清楚狀況一般,卻又露出埋怨的表情看著我的臉。 但隨著每一次的律動,身體的反應卻又老老實實地傳遞給我,無論是顫抖的身體還是喉嚨裡發出的嬌喘。 「我不是……在做夢嗎?」 「忍……妳醒了……」 「等、呀……義勇先生……為什麼……哈啊……」 她趕緊放開緊抓著我的手,有些想反抗一般推擠著我的胸口。 比起剛剛忘我地享受而露出微笑的樣子,此時幾乎都是困惑與不解。 雖然她身體的欲求老實得讓我想無視這一切,看見這讓人憐惜的樣貌我還是把動作停了下來。 「義勇先生好變態……為什麼要襲擊我?」 「不……我沒有……」 「唔……?義勇先生……哈啊……」 為了把嘴巴湊到忍的耳邊,我將自己的重量壓往了她身上,但這個動作又讓已經停下的我更深入一些。 還很敏感的忍,即使只是如此細微的變化仍因此發出了一絲低吟。 「是妳邀請我的……」 「……咦?」 我輕聲地把事實傳達到她的耳裡,就算是半夢半醒之間,我想仍然會留下一些記憶。 當下我並無法肯定忍是否記得,但聽我說完後突然變得急促的呼吸,還有那抹上潮紅的雙頰都透露了一切。 「想起來了?」 「嗯……是我……」 「那妳……想要我做什麼?」 我明知故問地開口詢問,即使我已經知道會聽到怎樣的答案。 因為在無數次的纏綿記憶裡,我們從未有半途而廢的經驗。 她用有些低姿態的視線,加上撒嬌的聲調來回應,我明白一切就如同我們往常的互動般。 「麻煩義勇先生,繼續……餵我?」 「我明白了。」 「嗯唔……!太、太激烈……哈啊……義、義勇先……呀!?」 而忍也明白,我沒有一次能拒絕她這樣的邀請。 忍發出足以響徹庭院的嬌聲,我也肆無忌憚地喘出大氣。 雖然無法填飽肚子,但我還是把忍所指定的事物全部交給了她……也終於讓我們的睡意因此全消。 *** 「義勇先生真是的……昨天不是射一整天了嗎?怎麼還有這麼多啊……」 躺在床鋪上享受著餘韻的忍,趁著我先一步更衣時伸手玩弄著還在流出淫液的穴口。 嘴巴裡雖然抱怨著,卻露出一臉能夠讓我無法自拔地渴求她的滿足表情。 「那是因為妳的裡面……一直在榨著我。」 乍聽之下是把問題怪罪給她,但久而久之便能明白這是我們彼此之間的某種暗號。 「是這樣嗎?那還真是不好意思……」 忍勾起一些汁液在手中把玩,似乎在強調著我有多麼好色,臉上的笑容也無比嫵媚。 「嗯,只要忍想要……我還可以繼續。」 「呵呵,不用了啦……」 說罷,忍也起身開始更換起自己的衣服。 雖然背對著我,但我似乎能猜到她現在的表情如何。 「要是沉溺在義勇先生身上,今天又要沒了一整天了。」 她的話語中帶著清脆的笑聲,就像明白不選擇克制,就會一直想要待在對方身邊一樣。 然而這也是我們最深沉的默契……不能過度依賴對方的撫慰,但只要任何一方有那個渴求,便會全心全意地滿足對方。 這樣的默契,我想我們會一直持續到沒有能力再去完成它為止。


標記:

523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義勇先生,你看……外頭的雲霞好美。」 「嗯。」 忍從窗戶望向富士山,被夕陽映照的晚霞襯著山峰的影子,在薄霧之中仍能看見明顯的輪廓。 婚後這幾年來一直都沒有好好讓她放鬆,身處在如此悠閒的旅遊中,至今的我仍難以想像。 而眼前忍的笑容,卻比任何事物都還要更加真實。 「抽到招待券真的太好了呢,義勇先生。」 「啊啊……」 身穿旅館提供的浴衣,忍的樣貌除了跟往常一般嬌美外,又比平時更增添了一絲嫵媚。 前陣子

「那麼,冨岡先生我們該往哪裡走呢?」 再一次遇上岔路,我刻意提出了疑問,讓手持地圖的人決定接下來的路徑。 他面無表情地看著手上的地圖,隨後抬頭望向前方的岔路口,遲遲沒有做出回應。 「冨岡先生?」 「走這邊……」 在我又一聲的催促後,他終於像是下定決心一般指了其中一個方向。 我下意識伸手掩住自己的嘴巴,深怕不小心發出的微笑會透露出情緒,並顯得還在邊走邊吃的自己更加不優雅。 「那麼,就照冨岡先生的指示

「痛……」 頭頂被鬆軟的雪球正中紅心,崩解的白雪一下子就從冨岡先生的頭上滑落下來。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襲擊,他低著頭發出像是在抱怨的感想。 「冨岡先生,破綻太多了喔。」 我開懷地笑著,望著他笨拙回頭的埋怨眼神,更是藏不住眼裡的笑意。 其實我一開始只是想欣賞皚皚的初雪美景,並沒有打算捉弄冨岡先生。 但看到他開啟難得的玩心,抓起一球白雪捏起來時,便趁著他全身都是破綻的時候偷襲他。 「冨岡先生有打過雪杖嗎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