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義忍+風花】對話的對象

陰鬱的一天,又雪上加霜地多了雨後的腐朽味。 在埋葬隊士的墓地裡我循著記憶,尋找於在當年今日殞落的少女下葬之處。 胡蝶香奈惠,在我同意她加入鬼殺隊的那一刻起,這就是有可能發生的結果之一。 縱使她展現出再過人的天份,身為人類與鬼的差距依然是一堵無法跨越的高牆。 鏖戰至黎明之時留一口氣向妹妹道別,就已經是她能盡到的最大努力。 她過世的頭兩年,忌日充滿了景仰她的隊士前來掃墓。 但那些人也隨著日復一日的死鬥而殉職,如今有能力前來問候她的人已寥寥無幾。 一年比一年冷清的忌日,還是有少數持續不懈讓她不感到孤單的人。 「不管是什麼鬼,我都會全部殺光的……」 恰巧與我同一時間前來的不死川,便是其中一人。 他對著亡故的香奈惠振振有詞,就向許下必定會達成的承諾。 「妳妹妹現在也過得不算太差,妳像過去笑著面對大家就好。」 才剛說完,他便不再多加逗留。 迅速起身並果決離去時,也沒有留下任何的寒暄之辭。 他強韌的意志早已明白什麼是他值得去花時間做的,除此之外他不會浪費任何心神在不必要的事情上。 不死川對香奈惠的思慕之情隱藏得極深,也不會有任何人敢相信他會有戀慕的對象。 在香奈惠的葬禮上,他並沒有落下任何一滴眼淚,但在場的柱都能感受到他的無助與憤怒。 或許對他來說,為這個不講理的世界落下眼淚,身為他師兄的夈野過世時便已經是最後一次了。 將世上的鬼全部剷除,並化為惡鬼守護自己僅剩的最後一名家人,就是他餘生最大的志業。 但在這無情的現實裡,仍然還能感受到他內心深處的率直。 那便是他對於香奈惠的妹妹,有意識的些微關懷。 「不死川先生,謝謝你來看姊姊。」 「沒什麼……打個招呼而已。」 「我想姊姊一定會感到開心的。」 「……倒是妳,帶著這個男人去見她,她會難過的。」 「哎呀,我只是跟冨岡先生碰巧一起前來而已,你這是多慮了。」 「哼……」 不死川留下意義深遠的不滿哼聲,就像是要強調自己的存在感,逐漸遠離的腳步聲比往常還要沉重。 他與冨岡很不合,偏偏兩人跟胡蝶家姊妹的關係與常人比都更加深遠。 即使在工作以外的場合盡量減少交流,也無可避免在人際關係上產生齟齬。 「悲鳴嶼先生……您已經先來了嗎。」 「南無……在下正在替香奈惠誦經。」 「那我們會打擾到您嗎?」 「不……妳自便即可。」 「我明白了,謝謝您。」 在我將剩餘的經文覆誦完畢之前,忍先一步將香奈惠的墓整理完畢,並開始與香奈惠對話。 「姊姊,今天冨岡先生也來看妳了。」 「嗯。」 「冨岡先生也跟姊姊說些什麼吧?」 「胡蝶……妳的妹妹過得很好。」 當冨岡不帶猶豫地講出這番話時,忍的情緒卻產生了一些動搖。 突然的心律加速,一瞬間將低迷氛圍稍微升溫了起來。 「為什麼要對姊姊講我的事情啊?」 「……因為我覺得胡蝶會比較關心妳的事情。」 「但也不用你來說……這樣很奇怪,就好像……」 「好像?」 「沒、沒事啦,總之你說自己的事情就好,我的事情我會自己跟姊姊聊!」 雖然忍的聲音聽起來充滿了埋怨,但比起她在香奈惠過世到成為柱之前那強顏歡笑的模樣,現在更加地率真。 即使表情不像香奈惠在世時這麼豐富,仍然能感受到她在逐漸重拾過去的情感。 而這樣的情緒即使是在鬼殺隊裡面與她相識最久的我,都難以見到。 現在大家眼中的忍,總是滿臉優雅而高貴的笑容,好似不會露出笑容以外的表情。 就連我也是她在背負蝶屋的重責大任後,拒絕展露自己內心的對象之一。 冨岡則是例外中的例外,忍與所有人的對話總是充滿了虛假的笑意,唯獨對冨岡會展現出更為複雜的情緒。 然而對冨岡來說,忍也是特別的對象…… 「……我明白了。」 冨岡在短暫的停頓之後,才發出像是了解什麼的首肯。 忍依舊散出有些困惑的情緒,但似乎也相信冨岡的確明白了自己的意思,變得沒這麼緊張。 「妳認識的大家都過得很好,希望妳可以放心下來。」 本應該是沉悶的掃墓,冨岡身上的氣息卻像是充滿春意的午後。 他的聲音比往常更加沉穩,就像是在用盡自己的信用在說服眼前的亡者。 「平常也承蒙妳妹妹……忍的照顧,必須向妳說一聲謝謝。」 忍這一次並沒有打斷冨岡的話,不發一語地聆聽每一句冨岡留給香奈惠的話。 但稍微變得急促的呼吸跟焦慮的情緒隨著冨岡的話再一次迸發出來,身旁的富岡卻對此毫無知覺。 而理所當然地,忍也完全沒有察覺冨岡在說這些話的欣喜之情。 「那麼,在下先行離開了……」 「啊,好的,今天很謝謝您了,悲鳴嶼先生。」 「不,這也是念在舊日之情……南無……」 在冨岡對香奈惠說完話的同時,我也將今日準備的助念覆誦完畢,便打算直接離去。 留下來的冨岡跟忍似乎仍舊在說著一些如同打鬧的對話,但我認為內容為何已經不重要了。 因為他們的聲音裡頭帶有的,是香奈惠聽見也會露出燦爛笑容的情緒。 只要忍尋找到了一個能夠開心對話的對象,並且那個對象也對於跟忍對話這件事感到開心…… 如果香奈惠地下有知,那麼她肯定能含笑九泉。 至少自己留下來的親生妹妹……在鬼殺隊充滿血腥跟殺戮的生活裡,能有一個露出歡笑的庇護所。

標記:

212 次瀏覽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義忍】願念

「這裡就是……冨岡先生的老家嗎?」 看著老朽的屋瓦,可以感受到許久沒有人居住了。 久久未經保養的梁柱,也漸漸出現了蛀蝕的痕跡…… 要是再這樣下去不管,遲早有一天會承受不住自己的重量而垮掉吧。 「嗯。」 冨岡先生難得穿著隊服以外的衣服,看著他羽織底下的褶裙樣貌讓我感到有些新鮮。 只是他並沒有因為難得的休假,就變得比較善於溝通,用詞還是一樣精簡。 自從八重的事情之後,我們又一次在工作場合巧遇。 不過這

【義忍】蟬鳴※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哈啊……唔……咕!」 久違的幽會,只有我們獨處的房間裡又一次傳出歡愉的喘息。 要不是戶外有唧唧不斷的蟬鳴,在這風和日麗的午後早就被不小心經過的人聽得一清二楚了吧? 「胡、胡蝶……等等……唔!」 沒錯,只有我們的房間裡,響著讓我無法按捺情慾的喘息。 只是往常止不住淚吟的人是我,如今卻是冨岡先生用他誘人的嗓音在微微求饒。 「嗚……不行…

【義忍】引蝶

「這些應該夠了……」 為了籌措鬼殺隊日常的消耗品,我帶著竹簍在藤襲山外圍採收紫藤花。 此處一年四季皆盛開的奇特現象,對於有大量需求的我們來說是極為重要的資產。 平常都是拜託隱來幫忙這些工作,這次卻心血來潮想自行前往…… 或許有一部分是想暫時放下就任柱之後突然變得繁重的責任,藉此讓浮動的情緒冷靜下來。 把玩著手中精緻無瑕的紫藤花朵,一個我已下定決心卻不知該從何開始的計畫,一直繚繞在我的腦海裡。